t7hnt小說 諸天樊籠 陌西風-第48章 谷王與刀神看書-lkdsy

諸天樊籠
小說推薦諸天樊籠
“反应还真快啊,可惜了~”
看着迅速切断了与自己连接的修多罗千手丸,尘宇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胸口的饕餮图案。
“真是的,明明是一起分离出来的,怎么你就和剑差了这么多,剑那么勤快,你就这么懒……”
看着仿佛精神分裂一般和自己的铠甲以及长剑对话的尘宇,原本一脸警惕的麒麟寺天示郎也是呆在了原地。
刚才就是这么个精分的家伙,和自己强行打了个五五开?自己会被其他人笑死的吧……
罪惡之城
升級成神 今凡
嗿虚剑,饕餮铠,这是尘宇在意识到吞噬过多会给自己麻烦后借助完全觉醒的崩玉剥离了出来的。
和其他十刃不同,他们的归刃都是将自己分离出去的力量回归,而尘宇则是将自己的力量化作了剑铠两件装备。
近蓬萊 方外遊俠
不过虽然说是分离出去,但是和没分离没什么区别,因为借助剑铠吞噬后,尘宇还是能够自如的使用吞噬来的力量,双方的关系就好像是玄幻侧的本命法宝,相辅相成的那种。
许久,终于教训完饕餮铠的尘宇停了下来,在发现场上静静看着他的三人那诡异的目光之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抱歉啊,耽搁大家时间了,要不,我们继续?”
“不,你并没有耽误时间,‘栅栏’刚好赶上了啊~”
“轰!轰!轰!”
修多罗千手丸话音刚落,一根根粗壮的树干就刺破了地面,延伸向了天空,然后突然弯折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
“好了好了,让我赶上了。”一个提醒肥硕的女子从地下钻出,笑嘻嘻的说到:“好久没设下这么大的‘产褥’了,很行苦啊!”
“都是些熟悉的面孔呢,曳舟桐生阁下,你还是那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啊……”
看到又一位自己熟悉的人物出现,蓝染笑了笑,道:“怎么,难道你们打算依靠这个来困住我们吗?”
“哦~这不是小蓝染么,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看来尸魂界的伙食真的不行啊,要不来我这吃一点?”
曳舟桐生上下打量了下化身为蝶的蓝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惋惜,道:“等这里结束了,我一定要好好给你补补。”
“是吗,我想应该不需要了。”
蓝染轻笑一声,随后一剑挥出一道强大的灵压,直冲周围树木而去。
树木应声而断,但是却以很快的速度修补了起来,并且还长得更加茁壮了,就好像刚才的攻击只是在给其浇水一般。
“操纵食物就是操纵生命。”站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的曳舟桐生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继续道:“我为了使生命有形而制作料理,其材料也是我自己的身体产生。”
“这棵树会吸收灵压成长,你刚才那么富含灵压的一击,这颗生命之树可是不会放过的,就算被斩断也只会成长的更快而已。”
法本道
曳舟桐生依然保持着和煦的微笑,嘴里却是说着气氛完全不同的话,:“随便你们大闹吧,你们的能力是无法脱离这‘生命栅栏’的!”
熱血武神 悠悠帝皇
“YO——!!!”
就在曳舟桐生打算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穿着草绿色的衬衣和拖鞋,蓄著部份过颈长度的黑色庞克卷发的男子携着一个水缸出现在了场内。
“I am Number One 斩魄刀 creator!!”
这名男子高举左手,右手横在面前,嘴里快速的念叨:“十,九,八,七,六,五枚!四枚,三枚,二枚屋王——悦!!!”
聲聲嫚
本拉登傳
雙面攻略:姐姐有毒 煙花不開花
说着,名为二枚屋王悦的男子从水箱中拔出一柄外貌平平的武士刀,挡在了蓝染的跟前。
“杂鱼,没有过路的份!闭上嘴全部一起上YO,现在开始是零番队的战斗!”
“卡拉。”
就在二枚屋王悦一边唱着嘻哈一边对蓝染和尘宇举起手中的武士刀的时候,武士刀的根部却是突然摇晃了下,发出了卡拉卡拉的脆响。
“啊呀,太久没拔刀的关系吗,刀的根部有点摇晃。”
发现自己的武士刀出问题的二枚屋王悦旁若无人的开始修理了起来,仿佛根本不担心尘宇和蓝染会偷袭一样。
不过,一直到他摆弄完自己的武士刀,蓝染和尘宇两人就这么安静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真是没劲RO,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不偷袭,实在是我让我伤心啊,那么,就还我来吧!”
言罢,二枚屋王悦直接挥刀斩向了最近的蓝染,一改之前那副中二青年的模样。
“叮!”
二枚屋王悦的斩击被蓝染轻松防了下来,对方的攻击虽快,但是在如今的他眼中,还是差了一点。
“号称所有斩魄刀的创造者,结果就这么点水平吗?”
蓝染轻蔑的看着被自己轻松挡下的二枚屋王悦,道:“真是让人失望啊……”
唰!
蓝染的话音未落,那柄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武士刀突然将镜花水月劈成了两半,然后丝毫不减趋势,直接穿过了蓝染的身体。
“很意外?你以为我是谁!”二枚屋王悦竖起两根手指,快速道:“我可是十,九,八,七,六,五枚!四枚,三枚,二枚屋王悦,最受欢迎的零番队士。”
胸口处被斩出一道长长的伤口的蓝染猛地突出一口鲜血,有些恨恨的身后的二枚屋王悦。前两名零番队士的表现让他有些轻敌了,居然犯下了这种低级的错误。
透过宽大的太阳镜,二枚屋王悦看着有些身受重伤的蓝染,道:“既然知道我是所有战魄刀的创造者,你就不应该继续用这柄镜花水月来和我对战。”
二枚屋王悦捡起掉落在地的半截刀刃,右手一边悄悄地抚摸一边继续道:“镜花水月,这可不是一柄用来与敌人对斩的刀啊,跟别提对手是我手中这把了。”
“严格讲,这柄刀是一个失败作,因为它太锋利了,锋利到我造不出何时的刀鞘,所以我并没有让他流入尸魂界。”
将镜花水月的断刃扔到一旁,二枚屋王悦举起自己手中的武士刀,介绍道:“但是配合我的斩速,加上这柄‘鞘伏’的锋利,凭你的镜花水月是无法抵挡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