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ix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01632 行於深淵之上(八)看書-nrauo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时间2175年2月19日
由“鸦”小队护送的1号证人正在穿过白令海峡,他们原计划在威尔士3号避难所稍作休整然后直奔楚科奇1号避难所,计划通过时间是72小时。
护送人员均为非政府武装组织“鸦”的成员,领队是一个从不把面罩落下的神秘男人,他指挥着这一支十七人的队伍于漫漫长夜中前行。
“烽火”指引着他们前进的方向。
车外没什么可看的,但驾驶员依旧要保持全神贯注,因为他们家是的雪履车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撞上并冰封在白令海峡上的各种轮船。
想当年有多少新美联的人试图穿过白令海峡前往亚洲寻求庇护,可绝大多数人不是死于海难,就是死于后来的饥饿与严寒。
“队长,听说过了白令海峡我们就算安全了。”队伍里有个新人叫除少荣,今年才是十九岁,是“鸦”成立二十多年来最年轻的队员。
领队看了他一眼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除少荣也习惯了领队的少言寡语,他笑着坐到队伍里的老大哥身边道:“哎,欢哥,你说队长到底长啥样啊?”
除少荣口中的欢哥全名慕容庆欢,是个有着一张白净到令人嫉妒的瘦长脸男人,他有一对狭长的眸子,像极了昆曲里的书生。
慕容庆欢正在给武器重新校准数据,闻言道:“想知道队长长什么样啊?”
除少荣猛点头:“嗯嗯嗯,我可好奇了!”
慕容庆欢笑了:“简单啊,你只要向队长发起挑战,不管是什么,哪怕是和他比谁吃得多,只要能赢了他都可以要求他把面罩打开。”
除少荣愣了一下后惊讶道:“还有这么个规矩的?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啊?”
慕容庆欢耸耸肩:“这可是队长自己定的规矩,当然……最开始也不是的,主要是咱们那朵‘灾厄之花’开了先例,所以领队就给定了这么个规矩。”
说起灾厄之花凌可莉,那可是除少荣的偶像。
他两眼放光道:“哎对了!欢哥,咱们这次回国是不是直奔东盛那边啊?”
“计划是这么说的。”
“那岂不是意味着我能见到可莉姐了?”
慕容庆欢惊讶的瞧了瞧除少荣一眼:“你小子可以啊,什么时候和那女人套上近乎的?我可警告你啊,死在她手上的弟兄可不少,你可别犯浑。”
除少荣尴尬的挠头道:“欢哥你想啥呢,我就是可莉姐一小迷弟,我能想干嘛?”
慕容庆欢点点头:“那最好。”
除少荣靠着车厢看着明暗不定的灯光轻声一叹:“不知不觉竟然在离老家那么远的地方呆了一年了……”
慕容庆欢把武器收好问道:“比起你姐,你的待遇还算不错了吧,她现在到哪了?经过火星了吗?”
除少荣听到这话心里一紧,眸子似乎可以穿过车厢看到黑暗遮蔽下的星空。
除少荣的姐姐在三年前参与了“深空远望者”行动,并且成为了第一批尝试离开太阳系的勇者,他们基本上没可能再回到地球了,但他们的声音会始终存在,并在未来一个世纪里为人类世界提供最具权威性的深空远行数据。
……
车厢后方,由三人看守的一个独立房间内,戴着手铐脚镣的男人正在翻看一本书,书名是《群体性失忆》,作者是中国作家付慈新。
他在略显颠簸的车厢内整日与书为伴,基本上一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其他时间都在看书,而且都是这个年代非常稀有的纸质书籍。
这本《群体性失忆》是男人最近一直在读的书,他已经反复的看了三遍,但仍觉得还可以看第四遍,因为每一遍似乎都有新的发现和体会。
当雪履车停下来给能源核心更换芯体的时候,男人才放下书。揉了揉眼睛,喝了口水之后,他起身敲了敲房门。守在门外的队员起身给他开门,然后由两个人跟着他去洗手间洗漱排便。
外头的温度已经低至零下一百四十五摄氏度,氧气含量也比浩劫发生初期降低了不少。
除少荣跟着慕容庆欢负责车辆外围巡视,他们身后还有另外四名队员,相互之间间隔五十米。
巡视工作只是为了排除隐患,通常来说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但这次停车的区域很特别,周围全都是被冰封的船只。
它们大大小小,形态各异,如坟场中被冻僵的尸体一般于黑夜寒风中只剩下黯淡不清的轮廓。
除少荣驾驶着一台内置亚形态聚变核心的动能武装,这大家伙不像日本机甲动漫里的那样采用人体工学设计,而更像步战车上加装了许多武器装备。当然到了关键时刻,只要一键启动突袭姿态,这台动能武装还是可以化身身高五米的钢铁战神的。
慕容庆欢穿戴的外骨骼是传统派系的第五代军用制式机械外骨骼,只是选用的材料是耐寒性极高,保温能力也极强的特种材料,尤其善于应对这种极寒环境下的作战。
同时,考虑到外部环境温度足够低,所以不管是除少荣的动能武装还是慕容庆欢的外骨骼都采用了很粗犷的外置冷却法组来降低超负荷运载模式下的高温问题。
绕雪履车逆时针巡视四分之一个圆后,除少荣停下来,他侦测到附近的冰面下存在着极为可疑的生命电讯号。
慕容庆欢也发现了异常。
远处冰面上有不少被冻死在这里尸体,他们死的时候还保持着前进的状态,就像一尊尊雕像。
鬼知道他们是死在了几十年前,而是最近遭遇了意外的一群逃难者。
慕容庆欢扫视了一眼后提醒后方人员道:“发现异端踪迹,汇报本队,准备撤离。”
后方人员迅速转达,并加快脚步跟过来。
六个人集中到一起后,成三角之势在原地建立防线。
慕容庆欢打开幽能视野,果不其然,冰面上有一些像红外摄像机记录下的凶案现场一样的痕迹,那上头还散碎着一些不那么明显的幽能波动。
拍了拍除少荣这台大块头的脑壳,慕容庆欢说道:“我去前边看看,你注意掩护我。”
慕容庆欢点点头,同时将动能武装转换为战备姿态。
五米高的钢铁巨兽缓缓起身,左手握持粒子振幅长剑,右手是点75口径的自锁跑,肩头还有一些自主防御武器。
風月天都
慕容庆欢跳下来后,吹着口哨往前走,身后除少荣向高空发射了一枚闪光弹,转眼间这一片区域都被照的通亮。
本队那边,雪履车上,领队站在车头上方遥望七百米外的巡视组,眸光闪烁。
刚上完厕所的1号证人透过车窗看向远处的照明弹,喃喃自语道:“他们不会坐以待毙。”
嬌妻難追,總裁請止步
身旁两个“鸦”组织成员二话不说就推了他一把并呵斥道:“走!回你房间去!”
男人嘿嘿的笑,压根就不在意别人如何待他。
……
冰面之下一片漆黑,在这种超低温环境里,液态水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但有一种东西却可以在冰层里游弋,那就是慕容庆欢之前说的“异端”。之所以称之为“异端”,是因为当今世界没有任何科学家可以说清楚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出现,也无法认定它们来自地外的宇宙深空,只知道它们可以任意改变自己的存在性状,而且极度危险。
慕容庆欢把幽能侦测半径降低,这样可以增加幽能感知的灵敏度及探测深度。
周围已经都是冻僵的尸体,慕容庆欢对这些早就见怪不怪。在新美联,他见过比这个数量要多得多的尸体……有时候慕容庆欢就在想,如果“太阳”突然冒出来了,被冰封的地球再度春暖花开,那时候那些尸体腐烂的场景是不是比现在还要恐怖的多?
就在慕容庆欢胡思乱想的时候,极远处“尸体森林”中的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引起了慕容庆欢的注意。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抬枪,射击!
一切都在转瞬之间,所有操作一气呵成。
子弹击碎了挡在目标与慕容庆欢之间的尸体,崩裂的碎片后边,一个试图躲闪的身影身体上爆开一团血雾,跟着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炸碎了。
同一时间,除少荣这边听到枪声后,动能武装很快就锁定了目标区域,并侦测到大量隐蔽的生命讯号源。
没有任何敌我识别的必要,在白令海峡这种地方,除少荣作为独立承担护送任务的“鸦”组织成员不会为自己的戒备反击承担任何责任。
所以在慕容庆欢开枪之后不到三秒,除少荣这边也开始了火力镇压。
于是乎瞬间血肉横飞!
慕容庆欢边打边撤,后背上撑开一面抗击盾牌,子弹不断在抗击盾牌上爆裂。
慕容庆欢的机体承受着巨大的负荷。
就在除少荣掩护慕容庆欢撤离的时候,两侧高度在二十米的巨轮上岗一跃而下三个身影。
除少荣背后的队友率先发现敌袭,第一时间举起武器进行射击!
然而从二十米高度偷袭,除少荣的队友驾驶的动能武装武器才举起到一般就被重锤击碎头部,摇晃了几次后便倒了下去。
除少荣的反应相对要更快也更合理一些,只见他操控动能武装向后猛地拉扯,在舍弃一条左臂的情况下总算是避开了敌人的暗杀。
另一名驾驶动能武装的“鸦”小队成员反应更为迅速,他和他的协同作战人员相互配合,不但避开了攻击,而且在敌人落地的瞬间就进行了反击。
极寒的白令海峡,两艘大型轮渡之间,惨烈的战斗正式打响。
“鸦”小队的装备虽然不是最顶尖的,但他们相互之间的配合却是在血与骨的实战中磨砺出来的,因而执行战斗方案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指挥就能从容的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哪怕此时此刻,这六人遭遇了偷袭,己方人员一死一伤,但很快还是形成的有效的反击,并迅速向本队方向撤离。
然而与此同时,本队这边冰层之下也闪烁起令人不安的光芒。
“鸦”组织的领队05看了眼冰面后,便抬头看向空中。
受长时间“太阳消失”的影响,大气层已经变成了厚厚的阴霾压于人的心头,而那些光亮便是从这“阴霾”中笔直落下的。
不用多想领队05也知道这是轨道榴弹炮来袭。
特种雪履车的能量芯体刚刚更换完毕,但启动仍需要一段时间。
领队05站在车头仰望苍穹,手中汇聚一团清濛气韵,周身鼓荡起澎湃气浪,队员们一个个都很平静,他们在雪履车周围建立防线,同时肩头都弹出猩红色的线条状痕迹,它们交织在一起,构筑成一片无形但强而有力的能量力场。
终于,随着尖锐的呼啸声传来,榴弹炮轰然落地。
只听“砰砰砰砰砰砰!!!!!!!!”
星際超級籃球 靈異13號
雪履车瞬间被火焰吞没,十几秒钟的时间里,共计一百次榴弹炮覆盖式轰炸。
每一次都沉重的捶打在除少荣等人的心头。
他们边打边退,原以为可以很快得到本队成员的支援,可敌人却如潮水一般呼啸而来。于是他们采取了另一种更为决绝的战斗思路,那就是炸开轮船,进入船体据险而守。打空弹匣的慕容庆欢已经抽出弯刀,他将全部能量供给到外骨骼的机动增压装置以实现最大负荷的机动突袭。
在冲破一道又一道封锁线后,慕容庆欢刚以为自己安全了,脸上表情一喜,下一秒就被一道红亮的光线穿颅而过。
吸血鬼騎士+東邦+死神耀司·你就是這樣的帥! 喜也悲
除少荣心神一颤,便看到慕容庆欢的头颅炸裂开来。
分明只剩下五米的距离了,慕容庆欢却还是晚了一秒。
亦师亦友的慕容庆欢死在眼前,这对仍是少年的除少荣来说冲击实在太大了。他驱动动能武装重新杀奔向敌人。
破口处,几名刚刚现身的武装人员连反击的动作都没有就被暴走的除少荣一道斩作两段,但除少荣自己也被随后冲锋过来的地方动能武装用重锤击在胸口,当时除少荣便觉得五脏六肺炸裂开来,迸溅的火花撕掉了他半张脸,碎裂的动能武装外部装甲反向剖开了他的身体。
不过那台敌对动能武装刚要进行第二击,除少荣身后的那台友军都能武装就用蓄能完毕的空压炮一炮将其击碎!
除少荣倒下了,此时这一支六人巡视小队仅剩下三人幸存,其中一人已经没有弹药。
轮船不是他们庇护之所,而是他们的葬身之地,选择这里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放弃了求生之路。
外头,指挥偷袭的人站在高处冷眼旁观着这场无论装备还是人员数量都不在一个等级的较量,在看到除少荣的动能武装倒下后,他冷笑道:“意气用事。”
话音刚落,极远处忽然传来如龙吟虎啸一般的嘶鸣!
长空之下硝烟瞬间被涤荡的一干二净。
偷袭者的指挥官心下惊愕,转头看向“鸦”组织本队方向,只见那雪履车不但完好无损,就连雪履车周围的“鸦”组织队员也都全部生还。
密集的饱和式轰炸已经把所有生还可能性封锁,但结果却是如此的不讲道理。
偷袭者的指挥官一咬牙,一捏拳,冷声道:“去!杀了他们!”
轮船坟墓中转眼间就冲出更多的伏击者。
美人殤
雪履车车头上站着的“鸦”组织领队05默然不语,他收起颤抖的左右,轻轻抬起右手一挥,雪履车立即启动,同时又有六名“鸦”组织成员以双人协同的方式驱动动能武装冲到了雪履车前头负责开路。
偷袭者的指挥官看到这一幕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哦……原来也是一群冷血的家伙,有趣。”话音刚落,被逼入绝境的“鸦”组织剩余三人开始了最后一搏,他们炸毁了用以吸引火力的万吨巨轮,同时由一人驾驶动能武装突围,其余两名穿戴常规作战用机械外骨骼的成员则趁着爆炸的机会躲了起来。
重型动能武装在战场上无疑是步兵的噩梦,也是无数冲锋在前的士兵们梦寐以求的铁血座驾!可一旦到了危急时刻,重型动能武装亦会成为英雄们的坟冢,在悍不畏死的冲锋中化作一团火焰熄灭敌人那可笑的幸存光亮。
没想到这边刚说“鸦”组织的人很冷血,这边就有一名“鸦”组织成员为了掩护队友,尽可能保存有生战斗力选择了牺牲自己。
那火焰膨胀开来时,几乎点亮了整个轮船坟墓。
爆炸的冲击波扩散到了很远的地方,追击本队的伏击者们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毕竟是亚形态聚变核心驱动的,这东西自毁的时候完全不亚于一颗秀珍核弹。这也是为什么动能武装彼此之间进行战斗时更习惯用冷兵器,而不是直接对对方使用重型热核武器,因为那样会有不小的几率直接造成对方核心熔毁,继而将敌人的破坏力诱发到一个极致!
骨尊 漢隸
光亮出现的时候,伏击者指挥官已经落下了面罩,他知道这次的伏击多半已经失败,可他还是不甘心。
在“鸦”组织本队逃出他们的包围圈的时候,伏击者指挥官又一次要求榴弹炮阵地对“鸦”组织本队方面实施封锁性阻截轰炸。
这黑暗中,爆裂声轰隆作响。
足足持续了十几个小时才算终止。
终于,在穿过白令海峡,远远的看到楚科奇1号避难所方面的援军的时候,追击才算结束。到这时,雪履车已经损毁的不成样子,原本十七人的护卫小队现在也只剩下四个人,这其中还包括领队05。
被转移到另一台雪履车中准备出发的1号证人在与“鸦”组织领队05分别的时候,把那本《群体性失忆》放到了他手上,并叮嘱道:“希望你多看几遍。”
领队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禦風
雙面冷王:神醫棄妃不好惹
接下来,由中俄双方护送1号证人,“鸦”组织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
2月28号
除少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雪履车上,身旁坐着的居然是领队05,他正在看书,侧脸对着除少荣。
除少荣怔怔的看着那冷峻的面庞,直到领队05开口道:“看够了没有?”
除少荣吓了一跳,跟着下意识的想要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和大半个身子都没了知觉,抬头一看生命讯号监测器,除少荣骇然发现,他现在居然只剩下一个脑袋和三分之二的躯干,其他的都已经不在了。
领队05重新戴起面罩,他把书搁在一旁转头对除少荣道:“两个选择,继续留在‘鸦’,或者送你回家。”
除少荣看着监测器的数据怔怔出神,一直都没说话。
领队05坐了一会后起身道:“这样吧,明天再告诉我答案。”
然而除少荣却回过神来,并拉住领队的手问道:“欢哥呢?”
领队没说话。
除少荣明白了,完全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被那种武器击中头部的话,不可能还活着的。
“能和我说这两个选择的区别吗?”除少荣问。
领队答道:“留在组织这边的话,我们会把你带到北极那边接受全面的机械化改造,将来你会像长生军那样变成与机械融合的怪物,当然……未来哪天你累了,也可以申请重新获取仿生义肢,而至于回家,我们会直接给你做一套不影响你未来生活的仿生躯体,然后你就可以回家去了,陪陪你的家人,过正常人的生活。”
除少荣听清楚了,他沉吟片刻后笑道:“第二个选择好像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
领队没说话。
过了一会,除少荣看住领队道:“可以给我的未来的机械身躯做些涂鸦吗?我想要那种特别炫的。”
领队想了想后答道:“那你可以考虑更换队伍属性,直接去跟凌可莉的队伍,怎样?有没有那个胆量?”
除少荣闻言毫不犹豫的答道:“当然!”
领对笑了,难得一见的抬手揉了揉除少荣的脑袋道:“那你先好好睡一觉吧,到了地方我会叫醒你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