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4kh精华言情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校園霸凌-asrq4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周铭和魏林德一行人很快来到了沃尔什中学,和在林德小学这边不同,由于魏林德也算沃尔什中学的老熟人,因此他们在学校门口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魏林德给门口保安塞了两瓶可乐就进去了。
虽然林德小学也算是唐人街附近比较好的学校了,但对比沃尔什这个旧金山一流中学,还是差了不少,沃尔什中学非常好,不仅有一栋很大的教学大楼,拥有自己的图书馆体育馆计算机大楼,甚至还有游泳馆,在教学大楼前还有一片大草坪和公园,所有设施都和一流大学的配置一样。
周铭他们开车顺着草坪旁边的公路去往教工楼,不过路才走了一半,周铭就让张林停车了,因为周铭看到在草坪那边的小山坡上,有人在欺负华人。
那是几个白人黑人在围着一个戴眼镜的华人,两个强壮的黑人架着他的手臂,一个黑人扒下他的裤子,一个白人拿着相机在对着拍照,旁边几个白人在哈哈大笑在怪叫着“小鸡”。华人学生拼命挣扎大骂求饶,但却无济于事,反而让这些白人和黑人们更变本加厉了。
周铭下车要过去,却被魏林德拦住了,魏林德告诉周铭这种事情很正常,不用去管。
事情就像魏林德说的这样,这个草坪尽管就在教工楼前面,有学生和教师来来往往,却始终没人过问,有白人和黑人的学生会路过起哄,华人学生则冷漠的走开,就算有人气不过,也会被自己的朋友急忙拉走,仿佛如果不赶紧走自己也会遭殃一样。
甚至就连路过的教师面对华人学生的求救也熟视无睹,甚至还会露出厌恶和恶心的表情。
“魏校长,我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但你现在好歹也挂着一个校长的名衔,你现在看到这种校园霸凌,你告诉我这是正常的?你还有点最起码的血性没有?”
面对周铭的喝声质问,魏林德低下了头,他也知道这非常丢脸的。
周铭告诉魏林德:“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但今天来沃尔什中学就是为了替天行道,就是为了帮我们所有华人找回公道的!如果现在有人在我面前欺负华人学生我都不敢站出来,你说我是替的哪门子天,行的哪门子道?”
说着周铭就朝那边走去:“你们都是什么人,快点给我住手!”
随着周铭的喊声,让那边霸凌正欢的几个人感到非常不爽,一个强壮的黑人十分嚣张的走过来:“朋友,这里没你的事情,你最好关掉你的嘴巴滚远一点,要不然我一定捅烂你娇嫩的小菊……啊!”
黑人挑衅的话语还没说完,周铭就一个箭步上去把他打倒在地。
黑人小哥的惨叫让其他人都看过来,一个带着棒球帽领头模样的白人学生走过来,他上下打量周铭几眼:“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但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嗷,法克!”
周铭同样没有和他废话的想法,同样朴实无华的一拳打过去,打得他嗷嗷叫着:“给我弄死他!”
在他的命令下,他的黑人白人小伙伴都朝周铭冲过来,这
时张林越过周铭,三两下就把这些人给放倒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呻吟,这还是张林留手了的结果,否则他们现在就该失去意识了。
这时那个白人学生才感觉到了害怕,语无伦次的说:“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你不是我们学校的人,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周铭蹲下在他面前:“小朋友,刚才你欺负别人不是很快乐吗?现在我只是也想享受一下你刚才的快乐,来,也把你的裤子脱了,我也看看你的小鸡。”
他立即向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喊起来:“你不可以这么做,你这是猥亵和侮辱,你这是犯罪!”
周铭一脸呵呵:“这就是犯罪啦?可是你刚才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去:“来来来,放轻松一点,就像刚才一样,我也给你拍点照片留念。”
聚靈成仙
“不!你这个垃圾臭虫猴子,你不能这么做,救命,克尔你们他吗的都给我站起来啊,桑德斯老师救命啊!”
白人学生拼命挣扎叫喊着,旁边一个身形魁梧的白人听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喊住手。
神雕風雲之受與天齊
一等嫡女 夏太後
这时魏林德也把周铭拉起来到一边,让周铭就到此为止吧。
周铭不理解的看着他,魏林德告诉周铭他喊来的那个人是沃尔什的自由拳击社教练:“桑德斯教练和这些小杂种可不一样,他是海军陆战队退下来的,甚至还去过海湾战场,非常厉害,曾经有几个职业拳手来学校找事,被他一个人全打趴下了,所以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和他起冲突的好。”
戰地戈戢
魏林德尤其还给周铭强调这个桑德斯教练是个白人至上主义者,他非常护短,每一次沃尔什中学里面有学生之间的冲突,只要在他手上,他一定是护着白人这边。
就周铭和魏林德说话的这会工夫,刚刚还在地上哎哟叫唤的白人学生已经一溜烟的跑去桑德斯教练那边了,并且拉着桑德斯教练过来,大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这让魏林德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劝周铭赶紧道歉算了,千万不要和那个桑德斯教练起任何冲突。
周铭则表示:“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又没有做错任何事,要道歉也应该是那个欺负人的家伙先向华人道歉才对。”
魏林德说:“周铭先生您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这里是美国呀,你真以为能在这里玩水泊梁山那一套吗?您看看就是您刚才拯救的华人学生他都跑啦!”
周铭回头,就见刚才自己救下的那个华人学生,的确已经跑远了。
“所以周铭先生您现在明白了吗?只有向桑德斯教练道歉,请求他的原谅,才是最好的办法。”魏林德说。
周铭呵呵一声:“很抱歉我做不到这么卑躬屈膝。”
说话间,那边桑德斯和那个白人学生已经走到了面前,张林也不动声色的站到了周铭身旁,周铭能感觉到魏林德抓着自己袖子的手已经紧张害怕到了极点。
“桑德斯教练,就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就是他打了我们,还说我们
这些人都是菜鸟垃圾,是肌肉发达的白猩猩,你一定要帮我们报仇呀!”那白人学生说。
周铭啧啧看着他,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年轻就养成了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魏林德一下子就急了:“你说谎,明明就是你在这里欺负一位华人同学,周铭先生看不过去才出手狠狠教训你的!桑德斯教练您千万不要就听他的话,他都是在说谎,我们并没有说过任何对您和其他人种不敬的话。”
那白人学生也同样急了,他指责魏林德才在说谎:“明明你们都是最邪恶的种族主义者,你们垃圾堆里最恶臭的家伙,你们才不会任何尊敬,你们的话都是谎话!桑德斯教练快把他们都揍趴下!”
“够了!”
桑德斯大喝一声阻断了魏林德和白人学生的继续争吵,他先看了看周围仍然还躺在地上呻吟的学生们,然后看向周铭和张林:“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就是他们,他们进来以后莫名其妙就打了我们,他们就是最邪恶的恶棍!”那白人学生还在故意污蔑。
周铭也不解释,就这么静静看着他,毕竟如果这位桑德斯教练真如魏林德所说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那自己即便解释也没有用,该来的总会来,自己等着就好了。
相反魏林德则一直在解释事情并不是他们挑起的,他们也只是为了保住。
好一会桑德斯开口道:“既然这样,彼得你马上向这位先生道歉。”
那白人学生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样?还不赶紧给我道歉,你们以为只是道歉就可以了吗?我告诉你们没那么容易……”
说着说着他反应了过来,整个人都懵了:“桑德斯教练你刚才说错了吧,应该是这些黄皮家伙给我们道歉才对。”
透視小村醫
不光是这个白人学生,就周铭和连在极力解释的魏林德也都懵了:这什么情况?
桑德斯狠狠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我没有说错,就是让你给这位先生道歉,快点,如果你不道歉,我会狠狠的修理你,我发誓。”
桑德斯说着还向他恶狠狠的亮了亮自己砂锅大的拳头。
那白人学生马上认怂了,他于是给周铭鞠躬道歉:“非常抱歉,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该欺负同学,不该带着种族歧视,请您原谅我。”
桑德斯询问周铭这样的结果是否还满意。
周铭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明白该怎么收场。
于是周铭点头表示很满意,然后告诫那白人同学以后不要这么做了,他也很懂事的连连点头向周铭保证自己不会再欺负和歧视华人以后,周铭才放他走了。
大道仰止 龍大膽
得到周铭的准许,那白人同学兔子一样跑了,只是跑到了远处以后,他仍然向周铭叫嚣:他不会放过周铭的,他一定会报复。
桑德斯变得紧张起来,他询问周铭是否要他去教训那个家伙。
周铭摇头表示不用了,随后周铭告诉他自己还有事,就让桑德斯走了,自己带着魏林德也上了车,继续往教工楼过去。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