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v75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第915章 寶劍尚未佩妥,出門便是江湖鑒賞-h6ua1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什么叫渣的时候让人恨,深情的时候又让人可怜。”
陈汉升瞅着胡林语:“满嘴顺口溜的,你是要考研吗?”
“滚滚滚······”
胡林语不耐烦的挥挥手,还以为这人毕业了能够良心发现,没想到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陈汉升和胡林语说话的时候,又从不远处走过来一群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
在学校里拍毕业照,其实地点无非那么几个,图书馆、教学楼、标志性Logo······等等,不过图书馆的寓意很好,而且有阶梯适合拍照,很多班级都会挑选这个地方。
有些班级的班长以前也是学生会的干部,见到前学生会主席陈汉升,他们都笑着过来打招呼:“陈主席,你们班先到了,怎么不拍啊?”
“先等等。”
陈汉升解释道:“我预定了一些鲜花,准备给每个同学发一束,到时抱着花拍。”
“噢······”
这样一对比,别的班长都有些沮丧。
公管二班在整个财大都是比较有名气,除了陈汉升这位风云人物,还有憨憨的校花沈幼楚,另外一点就是这个班级凝聚力非常好,经常举办一些集体活动。
其实正常班费哪里会这么宽裕,可是人家有陈汉升啊,据说活动资金都是他支持的,就连毕业时的鲜花都采购好了。
没过多久,一辆大巴车缓缓的驶过来,公管二班的同学看到车身印有果壳“K”的标志,知道这是自己这边的交通工具,立刻欢呼着迎上去。
拿到了鲜花,大家开始排队和整理衣服了,陈汉升站在最前面,拿着单反相机指挥站位。
“咦,班长你不上来吗?”
“赶快去换衣服啊。”
“请个人过来拍一下就好了。”
······
同学看到陈汉升居然当起了摄影师,赶紧招呼让他站上来。
“别人手法不如我。”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不能拍出你们的盛世美颜,所以我就亲自操作了,以后请叫我摄影陈老师。”
这个理由当然不够充分,最后还是胡林语大声说道:“幼楚请假了,所以陈汉升也不会拍,他这是陪老婆的,你们赶快按照个子高矮站好,后面还有其他班级等着呢······”
“噢~”
同学们这才恍然大悟,商妍妍眼神里有些羡慕,随即又释然,笑吟吟的拉着陈岚站到自己身边:“既然你哥不在,你就冒充一下吧,谁让你们都姓陈呢。”
“好呀~”
陈岚喜滋滋的挽住商妍妍胳膊,开心的竖起剪刀手。
这也是大部分同学的拍照姿势,不过陈汉升留意了一下,发现金洋明的手势比较特殊。
这个狗东西应该是专门研究过香港明星陈冠希的拍照姿势,他歪着头,耷拉着肩膀,表情非常不屑,右手横在胸口比个耶,看上去拽的一逼。
“小金你这造型要去拍无间道吗?”
陈汉升放下单反,用网上学来的台湾腔说道:“你这个样子很机车诶,靠北!”
誤惹總裁誤終身 藍笙歌
金洋明没办法,抢镜头的装逼造型被阻止,他只能老老实实随大流的摆造型了。
“我们多拍几张。”
陈汉升在前面喊道:“前面几张是比较平常的,后面一张大家全体高高扔起学士帽,再后面的可以搞怪一点,女生拎起学士服露出大腿,男生可以展示胸肌······”
班里女同学都在捂嘴轻笑,胡林语更是在不满抱怨,2006年的大部分女生都比较内敛,稍微新潮一点的拍照方式都接受不了。
伴随着“咔擦,咔擦”的声音,陈汉升拍完了学校里的毕业照,又留出30分钟给同学和家长自由合影。
按照计划下面要去新街口和夫子庙,这个时候家长就不跟随了,同学们一窝蜂上了大巴,追逐打闹,好不热闹。
在新街口和夫子庙留下很多顽皮又值得纪念的照片后,下午4点多大巴车终于开始返校。
每个同学脸上都是开心满足的笑容,还有人笑着说道:“听闻学长学姐毕业的时候都会哭,我觉得太夸张了吧,还是他们心理素质不行啊。”
这句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以现在这种氛围,也不知道学长学姐怎么会哭的。
“是吗?”
最前面的辅导员郭中云扭头看了看,用食指推了推金边眼镜,镜面上也突然闪过一层耀眼白光。
陈汉升撇撇嘴,老郭这是要放大招了,一会的毕业酒会上,保守点估计要“阵亡”80%以上。
······
回到学校后,此时正值傍晚,昏黄的火烧云无声无息笼罩着江陵,张牙舞爪一整天的太阳也蔫了,不过还是在尽力烘烤着大地,空气中有一种窒息的燥热感。
不断有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走在校园里,不过更多的是穿着便装的学弟学妹,他们只是好奇的打量几眼,然后又和朋友勾肩搭背的去食堂吃饭了,嘴里还讨论着今晚去哪个网吧通宵。
每一个下车的公管二班同学,他们瞅见夕阳以后都是愣了一下,尤其眼前那些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三三两两的身影在余晖下显得特别孤独。
直到这时,大家才突然醒悟。
原来,我要毕业了啊!
原来,我要永远离开这里了啊!
原来,我的四年就这样度过了啊!
所有人心头充斥着一种突如其来的茫然,紧接着就发现这个学校的一草一木似乎特别的好看。
真是奇怪,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刚刚还在嘲笑师兄师姐的那帮人,此刻也沉默下来,不知不觉代入了离别的情绪中。
“好了好,大家先不要抑郁。”
陈汉升拍拍手说道:“先回去洗澡换衣服,6点钟准时到义乌小商品城的酒店集合,那时大家敞开了哭。”
本来有些悲伤的气氛被陈汉升这句话冲散了,同学们都飞快的回去准备,大家都意识到这是最后一场班级聚会了,全部性格漂亮的衣服盛装出席。
······
6点左右,同学们以宿舍为单位,陆陆续续的来到酒店,陈汉升站在门口亲自迎接,他还和每个人都开了两句玩笑。
趁着空挡的时候,陈汉升不知想起了什么,点起一根烟惆怅的吞云吐雾。
“怎么了?”
贴心的“女儿”商妍妍发现不对劲,特意走出来问道。
“我在想啊。”
陈汉升弹了弹烟灰:“咱们班有没有这样给一个女生,大学四年一直不引人注目,低调到快要透明了,等到毕业这天才发现,其实她是那样的漂亮。”
“嗯······”
商妍妍想了想说道:“如果幼楚不和你谈恋爱,她应该就是这样的人吧。。”
“有道理~”
陈汉升笑了笑不再讨论这个话题,扭头打量一下商妍妍。
她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红色低胸短裙,脖颈处露出一大片雪白,服帖的衣料把身材衬托着凹凸有致,踩着一双黑色漆面的金属细高跟,惹得路人眼光不断的往这边瞟来。
看到陈汉升也瞅着自己的大白腿,商妍妍故意弯腰拽了拽短裙的下摆,似乎尽量想遮住一点裸露的大腿根部,其实并没有什么用,但是这个动作却非常的诱人。
“你放心吧。”
商妍妍贝齿咬着嘴唇,也不怕沾染上口红:“我里面穿着安全裤呢。”
“骚货。”
陈汉升忍不住骂道。
“就喜欢对你骚!”
商妍妍抛着媚眼回应。
随着越来越多的同学过来,尤其胡林语也出现了,商妍妍又主动回到酒店桌上。
6点半左右,所有同学都到齐,辅导员郭中云也坐到了位置上,本来胡林语是握着话筒安排座位的,不过在最后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筒递给了陈汉升:“你来主持吧,这个班长也算是有始有终。”
陈汉升没有多推辞,不过辅导员郭中云在场,祝酒词应该他提起来,于是陈汉升拿着话筒走向辅导员:“郭老师,你要不要先讲两句。”
“先不讲了。”
老郭居然拒绝了,按照正常流程他应该先谈谈对这个班级的感情,还有毕业后的期望和祝福。
“今天跑了一天。”
郭中云站起来,笑呵呵的对全班同学说道:“我们先吃点喝点垫垫肚子,我就先提三杯酒吧,大家能喝的也喝三杯,不能喝的也不勉强。”
“好······”
台下发出一阵哄闹,还有欢快鼓掌的声音。
陈汉升心想你们太单纯了吧,老郭的“险恶用心”难道就看不出来吗?
辅导员要是先讲话,没喝酒的情况下效果有限;
(HP)科學?偽科學? 笑璃音
等到大家都喝了酒,郭中云再稍微一煽情,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吧。
······
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有些不会喝酒的女生,她们也稍微喝了几口,男生都是满满的灌了三杯啤酒,很快大家脸上都出现一层红晕。
气氛也开始热闹起来,大家和室友碰完杯,他们就开始走动敬酒了,人影憧憧,酒店大厅里到处都是“苟富贵勿相忘”这句名言。
陈汉升酒量本来是很好的,但是架不住敬酒的人太多,这种班级活动他和老郭肯定是要被重点照顾的。
陈汉升连续喝了十几杯,他借着“尿遁”去了趟厕所,回来后走到辅导员郭中云面前:“老师,差不多了吧,情绪都比较饱满了。”
老郭抬头看了看,有些女生已经抱在一起,男生们则涨红着脸,大呼小叫的举杯嚷嚷。
“的确差不多了。”
郭中云站起来,拍了拍话筒发出“嗡嗡”的噪音,盖过了大厅里的嘈杂声。
同学们看见辅导员站在前面,大家都慢慢的安静下来,不过刚才那股热闹的气氛还没有散去。
我有一個虛擬宇宙 黑貓夜梟
“咳······”
老郭先咳嗽一声,冲着酒店服务员说道:“搞点音乐嘛,一点气氛都没有。”
台下传来一阵哄笑,服务员很快打开音响,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也飘了出来: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
却打不开你深深的沉默
皇女在上,總裁在下
······
“等等。”
郭中云很不满意:“这是什么年代的歌曲,我们毕业才用的歌曲啊,你把去年林志炫那首《凤凰花开的路口》找出来,这才应该是新千年的毕业歌。”
一吻成癮:總裁別太心急 紅了容顏
服务员满脸通红的走到电脑前,搜索了一会说道:“不好意思,千千静听里没找到这首歌······”
“果壳云呢?”
陈汉升打断道:“你们为什么不用果壳云搜一下。”
能武傳說 廣林
服务员又低下头,她好像还专门下载了果壳云软件,不过没多久,音响里就传来林志炫那标志性的清亮声音:
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
想起某个好久不见老朋友
······
“陈董牛逼!果壳牛逼!”
台下的同学又是一阵掌声,陈汉升自得的笑了笑,千千静听目前只是一款单纯的音乐播放软件,开发者也只是做好维护这款软件的正常使用而已。
可是在“果壳云项目小组”里面,可是有专人整理归纳这些歌曲属性的,方便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感。
时光的河入海流
终于我们分头走
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
脑海之中有一个凤凰花开的路口
有我最珍惜的朋友
······
《凤凰花开的路口》仍然在播放,伴着旋律,辅导员郭中云缓缓的说道:“我以前带过很多届大学生,正常来讲,你们毕业以后就不会再有交集了,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老郭上来就放“狠话”,把下面的同学全部镇住了,大厅里除了歌声,还有正在冒着白气的热菜,没有一个人在窃窃私语。
“因为毕业后,你们就要去工作和生活。”
郭中云仍然没满足,还在用真相撕扯着学生的心灵:“那个时候你们会认识很多新朋友,也很快就会在生活的重压下,逐渐大学里的老朋友减少联系,最后完全的断掉。”
女生们眼眶和脸蛋都红红的,男生们也是沉默不语,嘴里呼吸着酒气,刚刚还说好一起打游戏、一起旅游、一起“苟富贵,勿相忘”的呢。
“但是!”
郭中云突然加重语气,一些已经垂下来头的班级同学,他们又抬起了目光。
“我们依然要感谢相遇。”
老郭动情的说道:“我知道这四年不会一直和谐,你们也许有过争执、有过吵闹、甚至发生冷战;不过同时也要想想,你们也曾经互相带过早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有人问一句‘怎么了’,当你受到欺负的时候,依然是同班同学为你出头!”
商妍妍听到这里,她突然扭过身子看了一眼胡林语。
小胡不自然的抖抖腿,揉了揉鼻子没说什么。
胡林语从军训那天起,她就看商妍妍不舒服了,不过有人来学校找商妍妍麻烦的时候,其实是胡林语最快速度寻找陈汉升过来。
辅导员说的很真实,没有一帆风顺的宿舍关系,就连成陈汉升他们宿舍都会有小小的暗流。
“所以!”
郭中云很会调动情绪,他扯着嗓子喊道:“你们宿舍之间一定要都多喝几杯,等到你第二天睡在床上,听着室友拉杆箱渐行渐远的声音,再瞅着空荡荡的宿舍,你们肯定会感到异常不舍。”
这个时候已经有女生低声的啜泣了,男生们还是忍着眼泪,不过都在互相拍拍胸口,锤锤肩膀,用这种举动来表达心里的珍惜。
“说句实话。”
老郭说着说着自己也动情了,眼角明显闪着泪花:“你们是我带过的学生里,凝聚力最强的一届了,这里面当然有个体强大的号召力和人格魅力······”
提到“号召力”的时候,很多同学都看向陈汉升。
陈汉升大马金刀的坐在位置上,手指夹着烟,脸上带着笑,鼻孔喷出两缕白烟,神情泰然自若。
大家心里都在暗自庆幸,还好四年前“班长”那一票投给了陈汉升,这才有了公管二班现在的样子。
“······我也舍不得大家。”
郭中云还在继续演讲,不过快要进入尾声了,只剩下一个高潮,所以他的声音也在慢慢的变大。
“可能有人会觉得财大食堂不够好吃、图书馆不够宽敞、人工湖景色不够优美,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大学绝对是人生里最快乐的职业,你们不用为工资操心,想翘课去玩就翘,想睡懒觉就睡,想旅行有寒暑假,想参加社团想泡图书馆想通宵怎么都行!”
“还有人遗憾大学荒废了,没有关系,大学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你还有很多机会继续努力!”
“也有人喜欢一个女生,因为种种原因至今没有表白,以后也不会有表白的机会,依然没有关系,遗憾才是人生的常态!”
这个时候,全班同学都不知不觉的站起来了,大家都噙着眼泪,就等着老郭结束后,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人这一辈子,其实就一汪平静的清泉。”
老郭用力太大还破了音,但是他仍然嘶哑的讲出最后一句:“如果想弄点涟漪,自己就去当那枚石子,宝剑尚未佩妥,出门便是江湖,愿你们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老郭松下最后一口气,陈汉升适时的鼓掌大叫:“好!”
台下顿时掌声轰鸣,同学们的情绪在最顶点得以释放,酒店大厅里一片吵闹和哭声,陈汉升胸口早就湿透了,这并不是他的眼泪,而是很多女同学泪眼婆娑的走过来,一头撞进陈汉升怀里嚎啕大哭。
陈汉升都不知道送走多少个了,然后就看见小胡哭哭啼啼的走过来。
“我靠!”
陈汉升无奈的说道:“咱们就没必要了吧胡林语,你他妈就住在我家,随时都能见到的,你是不是想背着沈幼楚偷偷抱我一下?”
“你别放屁了。”
小胡抹着眼泪的说道:“朱成龙和杨世超拼酒了,杨世超一边吐还一边喝,你去管一下。”
“管啥啊。”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以后未必有这样的机会了,你是不是心疼老杨,我可以帮你们撮合一下······”
陈汉升没说完,胡林语就甩着白眼离开了。
其是杨世超酒量很不错,连他都被喝吐了,那班里男生几乎全部灌倒了,小金趴在地板砖上呼呼大睡,鸡毛装上都是汤汁。
女生也有一半以上喝醉,酒量最好的商妍妍正在挨个安慰。
辅导员老郭仰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酒气,陈汉升走过去帮着揉揉肩膀,笑嘻嘻问道:“郭老师怎么,要不要再喝两杯?”
“呼······”
老郭看了一眼陈汉升,看见他脸色已经由刚才的酒红变成正常颜色,知道这个学生的解酒酶很厉害,摇摇头苦笑道:“你们这帮年轻人,喝酒也忒不讲武德了。”
······
(小陈毕业了,大学四年即将落下帷幕,研究生的生活不会详写,求个月票庆贺一下,谢谢大家。)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