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已向實體讓利1.25萬億 資金別玩錢生錢遊戲

金融已向實體讓利1.25萬億 資金別玩錢生錢遊戲

(原標題:金融已向實體讓利1.25萬億 資金別玩錢生錢遊戲)

證券時報記者 孫璐璐

中國駐歐洲多國大使館提醒公民防範恐怖襲擊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11月6日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央行副行長劉國強、銀保監會副主席樑濤、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峯、銀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出席並介紹金融機構合理讓利落實進展有關情況,並就銀行業保險業風險化解、貨幣政策未來調整方向等問題作出迴應。

劉國強表示,根據央行和銀保監會數據測算,今年前10個月金融系統通過降低利率、中小微企業延期還本付息和普惠小微信用貸款兩項直達工具,以及減少收費、支持企業進行重組和債轉股等渠道,已向實體經濟讓利約1.25萬億元,預計全年可實現讓利1.5萬億元的目標。

金融系統已向實體

讓利1.25萬億

談及金融讓利實體的細項,劉國強透露,今年前10個月,金融系統按照商業可持續原則,通過降低利率爲實體經濟讓利約6250億元,通過中小微企業延期還本付息和普惠小微信用貸款這兩個直達工具讓利約2750億元,再加上通過減免服務費用、支持企業進行重組和債轉股等措施,金融系統合計向實體經濟讓利約1.25萬億元,完成了全年讓利1.5萬億元的序時進度。

樑濤表示,1~9月,21家全國性銀行服務收費減費讓利1873億元,銀行業整體減費讓利約2743億元,預計全年可實現減費讓利3600億元左右。銀行在服務收費方面的合理讓利支出,一部分由銀行本身承擔,一部分通過優化風控、加強管理來壓降成本,不會影響銀行自身穩健運營。

樑濤還透露,在鼓勵支持合理讓利的同時,銀保監會大力整治違規收費行爲,開展市場亂象整治、違規涉企收費治理和小微企業融資收費檢查,保持嚴監管氛圍。目前銀保監會正在開展新一輪的清理銀行亂收費專項行動,通過組織銀行自查和開展監管檢查,堅決遏制並及時整改清退各種形式的亂收費,對查出的違法違規案例將繼續通報。

“公司決定允許員工自願降薪”引熱議,記者調查:截圖員工已離職,公司系列操作爲“忠誠度測試”?

特殊時期政策

將適時適度調整

隨着經濟復甦形勢的持續向好,市場也在關注貨幣政策等宏觀政策調控是否會出現調整。對此,劉國強表示,結合最近的一些調研看,我國經濟比較強勁,政策效果正在發揮作用,市場信心在恢復。面對這種情況,總體上要繼續保持鬆緊適度。當然政策調整要基於對經濟狀況的準確評估,不能倉促、不能弱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果,要把實體經濟服務好。另外,也不能出現“政策懸崖”,政策突然中斷可能很多方面適應不了。

孫國峯表示,央行通過政策利率來引導貸款市場報價利率,進而影響銀行的貸款利率,這個傳導渠道是通暢的。

今年來,企業貸款利率明顯下降,實體經濟貸款需求旺盛,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信貸需求也十分強勁。2020年9月末,普惠小微貸款餘額同比增長29.6%,連續7個月創有統計以來的新高;9月份新發放普惠小微貸款平均利率爲4.92%,比上年12月下降0.96個百分點。這些數據顯示,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繼續呈現“量增、面擴、價降”的特徵,融資需求在增強。包括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在內的實體經濟貸款需求仍然十分強勁,說明當前的貸款利率水平是合適的。

劉國強稱,今年來,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靈活適度,堅持總量政策適度、融資成本下降、支持實體經濟三大確定性的方向,以制度和政策的確定性應對高度的不確定性。前期由於疫情原因,不確定性非常大,政策則用確定性加以應對。貨幣政策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保障一定的流動性供給量,當然不能太多,不能溢出來。另外,資金價格總體呈下降趨勢,要有確定性的預期。此外,資金要流向實體經濟,不要去玩“錢生錢”的遊戲。讓這三個確定性應對高度不確定性,效果是好的。

多倫多一警員毆傷黑人青年並致其單眼失明 被判囚9個月

劉國強稱,特殊時期的政策也不能長期化,退出是遲早的,也是必須的,但是退出的時機和方式需要進行認真評估,主要是根據經濟恢復的狀況進行評估。金融還是爲實體經濟服務的,經濟狀況決定金融的政策應該怎麼去適應。

孫國峯表示,下一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適度、精準導向,根據形勢變化和市場需求及時調節政策力度、節奏和重點,一方面特殊時期出臺的政策將適時適度調整,另一方面對於需要長期支持的領域進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要貫徹落實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構建金融有效支持實體經濟的體制機制。央行將搞好跨週期政策設計,創新和完善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體系,精準設計激勵相容機制,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符合新發展理念相關領域的支持力度,持續增加小微企業首貸、信用貸、無還本續貸。

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中國的金融體系以銀行體系爲主導,銀行貸款佔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比例最大,因此銀行貸款利率的下降在讓利的過程中起到主要作用。在政策的合理引導下,未來貸款利率仍有下降空間,下降的動力一方面來源於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之中加點幅度的下降,另一方面來源於貸款實際利率與LPR利差的壓縮。

張旭表示,LPR改革之後,原“雙軌制”中的兩條軌道合併爲一條新的軌道:MLF利率-LPR-貸款實際利率。這個傳導鏈條繞開了債券市場利率,也規避了從債券到貸款市場這一效率最低、穩定性最差的薄弱環節,可以做到在引導貸款利率下行的同時不明顯降低債券利率,避免了部分投資者過度加槓桿。

把所有金融活動

納入統一監管

疫情以來,金融體系除了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外,也在加大防範化解風險的力度,減少疫情對金融體系的衝擊。樑濤表示,前三季度,銀行業新提取撥備1.5萬億元,同比多提取2068億元;銀行業處置不良貸款1.7萬億元,同比多處置3414億元。三季度末,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3.7萬億元,不良貸款率2.06%;保險公司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242.6%,銀行業保險業風險抵禦能力保持在較高水平。

劉福壽表示,當前,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重大成效,影子銀行風險持續收斂,目前,影子銀行規模較歷史峯值壓降約20萬億元。不良資產認定和處置大步推進,三季度末,商業銀行境內逾期90天以上貸款與不良貸款之比爲80.2%,部分銀行逾期60天以上貸款也全部納入不良。

軍工業盈利能力有望持續上行 QFII新進26只潛力股

劉福壽還表示,互聯網金融風險形勢得到根本好轉,全國實際運營P2P網貸機構已由高峯時期約5000家,壓降到目前的3家,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連續28個月下降。威脅金融安全的“灰犀牛”得到控制,前三季度,新增房地產貸款佔全部新增貸款比重同比下降3.7個百分點。配合地方政府化解債務風險,在壓降存量風險的同時,支持地方政府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債券來規範融資,近三年銀行保險機構累計增持地方政府債券11萬億元。

劉福壽稱,當前,我國金融風險趨於收斂,整體可控,但受內外部各方面因素影響,仍面臨一些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必須充分重視、冷靜研判。下一步,銀保監會將增強風險意識,堅持風險爲本的監管原則,把風險估計得更全面,把應對措施準備得更充分,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此外,在金融科技監管方面,劉福壽表示,一方面支持金融業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進行合理創新,同時堅持創新是爲實體經濟服務,要爲實體經濟做貢獻。我們按照金融科技的金融屬性,把所有的金融活動納入到統一的監管範圍。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