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id9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興風之花雨 txt-第七百三十八章 冰山的一角推薦-6u0vg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孟凡颇为狼狈的跑出仙洞茶坊,逃上十字大街。
由此沿街笔直往南,可回状元楼。
明明很愛你
孟凡揉着脸往南走了一会儿,估摸仙洞茶坊看不到了,忽然往东一折,转进一条小巷。
打瓦尼寺被灭对地下黑市所照成的巨大影响,加上那个被当作师姑游街的风尘女,无不使孟凡感到疑点重重,是以想到附近转转看看。
这条小巷除了是北面打瓦尼寺的后巷,也是南面一排贩卖金、银、彩帛等大店的后巷。
往常这条小巷上货下货十分繁忙,进出都是贵重货品。
今天则冷冷清清,各家大店无不紧闭后门,巷中仅有寥寥行人低头匆匆。
孟凡进巷不久,感到被人给盯上了,这时再转身回去又太刻意,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深入。
再往前走上一段,后方传来脚步声,且越行越快,前方也来了两名行人越走越近。
摆明前后包夹。
孟凡装作手冷搓手呵气,两指已从袖内夹出一个小瓶捏于掌心,掐着时机,打算以幻术脱身。
斜上方忽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哨音。
青春不說分手
后方脚步声顿时停住转而离远,面前那两名行人直接让路。
絕世武靈
孟凡寻着哨音抬头。
哨音发至打瓦尼寺后门斜对面的一栋二层小楼的窗口。
马思思正从窗内探出俏脸,含笑招手。
孟凡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马思思,微怔一下,还以招手。
侧面一后门嘎吱打开,两名颇为眼熟的剑侍由内踏出,侍立门侧。
孟凡满心狐疑的迈步进门。
那两名剑侍当先引领。
院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是弓弩卫。
不仅挎刀斜剑,更是背弓负弩,居然还披了甲胄,气势森然,令人大气都不敢喘。
见此一幕,孟凡再傻也能猜到,灭打瓦尼寺肯定跟风少有关。
进得小楼,同样戒备深严,每个转角,每隔五步,皆有全副武装的弓弩卫。
转上二楼,弓弩卫变成一水的剑侍,个个娇俏水灵,神情肃穆。
市長二婚小嬌妻 征文作者
孟凡泰半面熟,因为马思思身边的剑侍肯定都是他姐绘声的手下。
马思思出迎门外,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孟凡干笑道:“我说恰好路过,思思公主信吗?”
马思思微笑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是什么公主,就是主人的奴婢。你是绘声姐的弟弟,韩先生的亲随,在主人面前那也是有份体面的。叫我思思就好。”
她嘴上这么说,显然心里很开心。
两人于窗口边面对面入座。
自有剑侍奉上茶水点心。
孟凡转望窗口之外,立时发现这里视野良好,打瓦尼寺后院及后巷的情形几乎一览无余。
尼寺之内遍布激斗的痕迹,墙柱之上不乏刀砍斧剁的痕迹,许多地方插满箭羽,许多门户已经损毁,花草灌木凌乱不堪。
没有看见什么尸体或者残骸,显然大体上清理干净,仅有一些巡城军装束的武卒正在各处收尾。
不少地方红渍摊染,一片片触目惊心,一众武卒以桶泼水,以帚扫之,入沟入渠。
小溪及池塘在晨阳之下红光粼粼。
孟凡望之出神,浑身发冷,忽然回神问道:“昨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说这里有污佛门净地,真的吗?就算是座淫祠,也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吧?”
马思思道:“这里确实是一座假佛门之名的淫祠,但是街上游行的那一套与这里全无关系,那是对外的说法,用以平息物议,顺便抹黑一下佛门。”
孟凡忍不住道:“抹黑佛门?为什么?”
修曲 師太請留步
马思思敛容道:“原来你不知道?那我就不能再跟你多说什么了。要么你回去问问韩先生,要么去问问绘声姐,反正别问我。还有事吗?没事我送你走。”
她误以为孟凡来此身负什么要务,一经确认不是,马上赶人。
毕竟孟凡并没有身份,要不是韩晶和绘声的关系,她根本不会招见。
孟凡心中好奇,脑筋转得也快,忙道:“是这样,昨天风少让我陪赵家父子游乐,之后去了西鸡儿巷的黑市,结果遇上怪事,他们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他十分清楚风沙身边这些婢女最在意什么,无论大事小事,只要提上她们的主人,一定会马上会竖起耳朵。
马思思果然郑重起来,追问道:“什么怪事?”
孟凡将事大致说了,他刚刚才向易夕若说过一遍,是以十分流畅。
马思思秀眉紧蹙,忽然打断道:“你是说六名童女用邪法让赵家父子如疯似巅?”
孟凡赶紧点头。
马思思肃容道:“昨晚也有六名童女守着一间偏殿,一众高手以强弩围射,加以强攻都没能攻进去,死了好些人。最后力竭战死,临死还拖上了几个垫背。”
孟凡大讶:“那只是女童,这么厉害?”
“我也是之后人听讲说那是魔教的电光明使,一共十二人,童身仅是秘法所致,实际上不是真实年纪。一个个奇诡绝伦,不似凡人,我亲眼所见,真的厉害。”
孟凡心道难怪你身边护卫这么深严,显然吓到了。
马思思继续道:“你昨晚遇见的六名女童想必就是另外六名电光明使。这情况十分重要,还有什么快说。”
秘婚
孟凡把寒天白是日光使,易夕若是净风圣女说了。
马思思俏脸色变,沉吟道:“十二电光明使正是日光明使的属下,日光明使居然是寒天白!还真没看出来,主人知道吗?”
昨天钟仪心代表郭青娥向风沙发出警告的时候,她也在场,知道易夕若联手魔教一事。
主人为此发了大火,诸女吓得不行,她也不例外,记忆格外深刻。
不过,事关易夕若,那是主人操心的事,她没有资格掺和,所以更关心寒天白。
孟凡正色道:“风少早先便让我探查寒天白的虚实,想必有心中一直有所警惕。”
“主人机虑深远,那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他。你这回立下大功了,不光主人要赏你,我也要好好感谢你。”
马思思忽然展颜,笑靥如花,美艳不可方物。
孟凡差点挪不开视线,赶紧把舌尖再度咬破,打个哆嗦,垂下目光。
他曾经忍不住调戏过纯狐姐妹,结果到现在还经常吃闷亏,弄得苦不堪言,可不敢再对风沙身边的女人胡思乱想。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