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2r好看的都市异能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起點-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信錯閲讀-m95vk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太玄之地最富饶的中原地带,一百零八郡正中心中央郡,屹立着一座极为强大的国度,四大上国之首。
中央上国!
中央上国以汤都为都城,殷氏龙族为君,自诩继承上古仙宫崩灭后的唯一正统传承,这数万年来国立蒸蒸日上,可谓是雄踞中央,威压四方。
汤都中央,庞大无穷的帝宫天龙殿外,一位位全副武装的御林军于殿前列阵排列,将这座宫殿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但是与以往相比,今日的上国帝宫,甚至整个子民无数的汤都,都蕴含着一丝极为不同气息,肃杀铁血,山雨欲来。
不知不觉间,一片浩瀚无边浓浓乌云缓缓自扶风郡方向压来,就如同一头吞天巨兽般,将大部分中央上国天穹全部覆盖,遮天蔽日的同时,也于地面之上留下一片向着汤都移动的阴影。
这一大片阴影张牙舞爪,但是前移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跨越太玄之地中原的无数山川河流,田野城池,使得茫茫多子民向外冲出,抬头望天,发出阵阵惊呼。
与此同时,汤都帝宫,空荡荡只有寥寥数人的天龙殿,中央上国老国君的声音继续响起:
“庭声,你和本君讲讲,这北方仙山出世机缘,到如今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老国君的话音刚刚落下,下方的臣子庭声直立起身子,回应声传出道:
“君上是想知道咱们九位殿下的具体情况吧,有关这些内容的情报,老臣都已经整理好了,昨晚放在了您御桌之上。”
庭声苍老的回应声还未落,上方干脆直接一屁股坐在台阶之上的老国君,便直接抬手一挥,声音传下:
“本君不想看那些,这么多年来,本君日日批阅折子,都快要看吐了,你直接说好了。”
不知为何,今日这位平日里威严煌煌,不苟言笑的老国君,此时开口的言语之中竟然带着些许抱怨,而如果这一幕被其余人看到,定要惊掉眼珠。
不过庭声毕竟是跟了老国君整整数万载,因此后者只是稍微愣神,便继续开口回应道:
“根据之前传回来的情报,九位皇子中除了三殿下之外,其余皆已经赶至沉仙城,不过这其中相互之间摩擦不断,一时半会无法讲述清楚。”
“你不用说,本君也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老二这个武夫一向看老大不顺眼,定然要和后者碰撞上一场的,其实本君心里明白,大皇子好大喜功,缺乏帝王之气,除了老二老三这两个异类,其余几位皇子皆只是有些小聪明的料。”
说到此处,老国君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愁容,发出一声叹息:
“若如今是太平守成的时代,本国君将国度交给老三,自然是放心无比,但是天机起伏,气云重组,就靠老三和他手下这些文人书生,怎能扛的住这滚滚大势洪流!”
中央上国国君的话语落下之后,偌大的天龙殿再一次陷入深深的寂静。
对于皇位交替,国祚传承之事,哪怕是下方作为国君最亲密亲卫的老臣子庭声,也不敢开口给出半句意见,因此继续伏地叩首,沉默不语。
几息之后,喟然一叹的中央上国的老国君坐在台阶之上,眯着眼睛继续开口:
“算算日子,这数万年前于北海沉没的仙山应该已经出世,近日便没有消息再传来?”
此问一出,下方一身紫色华服的庭声思索一息,摇摇头回应道:
“君上,咱们中央上国的供奉院之中,有尊上大能北上随行,之前一直有信息源源不断传来,但是奇怪的是,近日所有的消息全部被切断,好像整个北地已经完全成为了绝域。”
“当雪魅国国君破天荒的来我汤都,登上天梯亲自找圣尊之时,本君就知道这北地不简单。”
中央上国的老国君说完之后,伸出右手撑住地面,轻轻一靠,金色的龙眸之内浮现出些许回忆之色,浑厚的声音传出:
“本君认识这女人的时间也不短了,极为了解她,这娘们是如此的骄傲,而亲自从雪魅上国来到汤都,又见了这数万年来老死不相往来的圣尊,足以可见她对北海出世一事的重视。”
今日的中央上国老国君变得越来越反常,就如同一位孤单了太久太久的老头子,要将自己这辈子所有的孤寂和想法一口气托盘而出,随后絮絮叨叨的声音再一次缭绕于天龙大殿之内:
“庭声啊,你说咱们两个活了这么多年,年轻时候见过了这么多大风大浪,倒是北海血战以及仙宫崩灭之后,这数万年来的太玄之地,却宛如一潭死水般变得死气沉沉,这和咱们这帮人想的完全不一样。”
中央上国国君的话音落下,下方一直在默默倾听的老人自伏地中起身,对着前方一礼,紧接着开口回应:
“君上,或许我等之前错了,信错了圣尊。”
“不是也许,本君替你说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当年这些听了他话的老家伙们,都已经知道自己信错了。”
说完之后,老国君抬起手指了指头顶,声音继续传出:
“上古仙宫统治了整个太玄之地太久太久,久到所有人都开始对这一潭死水产生了厌倦,因此我们那时候都听信了圣尊那番说辞。
“我们认为一旦仙宫崩灭,整个天地之间的无穷气运便会由圣庭直接流入下方的一百零八郡,从此人间江湖,道果累累,处处开花。”
说到此处,老国君的双拳徒然握紧,金色龙眸之中满是冷厉和愤怒之色,冰冷的声音再次一字一句传出:
“结果我们所有人都被耍了,人间气运全无,原本修行圣地的北海,更是直接被打成了残废,整个太玄之地的实力,甚至不升反降。
“但是这不是我们的本意,庭声,我们错了,从一开始便错了,而现在这方天地又开始剧烈翻滚,气运剧变又从北方起始,你说这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这或许是天道在对我们这些背叛者,偷窃者的铁血复仇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