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zx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第三百三十七章 十萬家煙火盡歸此處樓臺熱推-0kyo0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洛皇有些忐忑,第一时间解释,开口道:“李公子,我们不知晓你已经回来了,这才没去请你。”
李念凡笑着道:“我确实是刚回来不久,只不过是凑巧赶上了,洛皇不必愧疚。”
洛皇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脸色依旧通红,恨不得抽自己两记大耳光。
就算明知道高人不在家,但在设立城隍庙的前夕,也得再去看一看啊,指不定高人就回来了呐,自己这波诚意不到位啊,唉!
“见过先生。”
周云武和孟君良同时对着李念凡行礼。
他们两人显得无比的激动,身子立得比直,正儿八经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一个是一代帝王,一个是当代大儒,却对李念凡保持打心底的一份敬畏,这不是装出来,而是发自内心的。
周云武激动道:“先生,我代表全国百姓,谢谢您!”
孟君良也是同时开口,“先生,我代表所有的学士,谢谢您!”
他们两个如今在凡人中的地位,自然也受到了地府的托梦,而且,托梦的还是黑白无常这种地府大佬级别,从他们口中得知,城隍庙是由一位高人所设立。
提到高人,他们第一个想到的自然就是李公子,因此特意询问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果真就是李公子!
当即对李公子的佩服之情达到了顶峰,而最关键的是,城隍庙的设立不管是对周云武还是对孟君良,那都有着天大的好处。
一个是可以让凡人安居乐业,还有一个,那便是给了当代大儒希望。
一旦大儒治理有方,受到百姓的爱戴被供奉起来ꓹ 死后就可能得到地府的认可,成为当地城隍ꓹ 这是何等的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情啊。
总而言之,城隍庙是凡人与地府的一架桥梁,妥妥的双赢啊!
李念凡摆了摆手ꓹ “好了,你们不必谢我ꓹ 我只是提供一个思路罢了。”
洛皇连忙道:“先生,您来得正好ꓹ 这整个落仙城ꓹ 您来题字才是众望所归啊!”
易少軍婚忙:媽咪很多變 赤砂
刚刚,众人还在商议该由谁题字,这可是大事,不仅仅关乎凡人,甚至沟通地府鬼神,可谓是天大的事情。
事实上,不管由谁来题字ꓹ 他们的心中都是不服的,看似在商量ꓹ 实则是在彼此纠缠。
孟君良将笔递给李念凡ꓹ 开口道:“李公子ꓹ 笔给您ꓹ 我给您磨墨!”
李念凡也没推辞,以他如今的地位ꓹ 确实也够资格题字了ꓹ 便接过笔站在了一旁。
牌匾已经做好了ꓹ 其实差的就是城隍庙的一副对联了。
可不要小看这幅对联,这才是城隍的真正门面ꓹ 必须要具有深意才行,不仅要包含人间,还要与地府勾连。
字要好,更要有底蕴。
李念凡看了看身后的城隍庙,又抬头看了看底下的众人。
现场人数众多,里三层外三层的,不过此时却都自觉的安静下来,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李念凡。
李念凡迎着众人殷切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又仰头眺望远处的天地。
却见远处白雪皑皑,与天地相接,更远处,也不知那如镜般的净月湖怎么样了。
誰是誰的北辰星 泡沫の茶
一世婚契之千嬌百寵 衛爾未
这里高度足够,可以眺望远处的湖面与山水,即为城隍,夜里还受到万家灯火照射,有为民请愿之责。
就写它吧!
球霸之夢入洪荒 董方寧
纸张早已准备好了,摊放在桌前。
李念凡缓缓的落笔。
因为比较正式,因此手法并不快,字迹只有轻微的潦草,算是工整,却有一种奇特的韵味落在其中,让人看之就会忍不住沉浸其中。
台下的人看不见字,看的是李念凡这个人,只感觉他清风淡雅,一笔一划间说不出的洒脱,身上似乎包裹了一层淡淡的微光,充满了圣洁之意,城隍居然成了其背景,让人忍不住生出膜拜之意。
台上,孟君良等人则是死死的盯着那字帖,只感觉每一个字都活了一般,代表着一股意志加身。
尤其是孟君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李念凡写字了,更是以李念凡为自己的终极追求,但是每次见李念凡写字,心中都会有不同的感悟,自惭形秽,自愧不如。
如此神迹,我究其一生能达到吗?就算此生仅仅能写出一个字也好啊!
“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
最后一个字……成!
“嗡!”
天地间陡然荡漾起一阵涟漪,似乎触及到某种规则正在强行改变,一股股浩荡天威轰然落下,甚至将这里的空间都给凝固。
凡人只感觉产生一种窒息之感,然而修仙者却是全身汗毛倒竖,心惊肉跳。
他们同时看到天空中,同时身躯一震,瞪大了眼睛。
却见,一道炫目的金光从天落下,不只来自何方,速度极快,直直的砸在了城隍庙中!
只瞬间,就将整个城隍庙笼罩,原本古朴的颜色似乎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炫彩夺目,刺得人眼睛生疼。
气运!
天降气运!
就如当时立人皇,又如当时立儒道,再似当时传佛法般,又是一股浩荡气运降临,这次……立的是城隍!
滔天的气运如潮水一般,向着四周荡漾开去,将整个落仙城都镀上了一层金色,这般异象,凡人自然是看不到的,但是在场的修仙者,却是同时窒息,几乎要晕厥过去。
自己居然见证了这万年难现的盛景!
同一时间,地府之中。
逝雪 沈瓔瓔
孟婆站在大殿之中,黑白无常立于两侧,还有众多的鬼差正忙得不亦乐乎,挨家挨户的给人托梦。
孟婆的手中拿着生死簿,将簿子放于大殿的高堂之上,开口道:“生死簿有判决生死之功效,如同指引,如今重归地府,让以后的拘魂方便了很多。”
黑无常开口道:“只可惜地府的人手依旧不够,就算知道死亡的时辰,但是人手根本不够派过去。”
孟婆轻叹一声,开口道:“托梦的效果如何?”
“婆婆,凡间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建立城隍庙了,只是……城隍一事前所未有……”
白无常停顿了片刻,这才苦涩道:“如今的我们似乎……没有权利去设立。”
漫步雲深處 江菲
若是以往的地府,立城隍还是能够做到的,只需给与官职与职责,然后慢慢运转即可,但是现在,地府本就分崩离析,很多职责自然被收回,就算想立城隍,却不能给其相应的认可。
如此,就会使得城隍比较儿戏。
举个简单的例子,以前的地府是得到天道认可的一个机构,具有权威性,但是现在,显然不行了,成了一个类似民间宗派的性质,这就关系到有编制和没有编制的问题。
毕竟,既然立了城隍,就需要有鬼差坐镇凡间。
而既然得不到认可,那城隍的管事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鬼差,不宜长期滞留凡间。
很矛盾。
就在这时,整个地府却是猛地一震!
一股金色的光芒毫无征兆的轰然砸落在地府之中,这金光极其的浓郁,蔓延至地府的每一个角落,所照之处,好似步步生莲一般,让整个地府生出了巨大的变化。
那放在高台之上的生死簿受到金光的照耀,原本漆黑的自己居然逐渐的变成了金色,在它的旁边,那只毛笔也是缓缓的漂浮而起,毛笔的笔尖居然从黑色变成了金色!
金光继续照耀,开始从大殿向着地府的其他地方溢散。
“哗哗哗!”
除了冥河之外,地府之中居然再度传来了一阵水声。
水流湍急,好似有着惊涛拍打着浪花,一遍又一遍,轰击在众人的耳畔。
熟悉的声音让众多鬼差俱是全身一震,似乎魂魄离体,脸上带着又惊又喜的神色,化成了雕像。
白无常有些语无伦次,颤声道:“婆……婆婆,那……那是……黄泉的声音?”
“是黄泉,绝对是黄泉水的声音!”孟婆比所有人都要激动,眼泛泪花,“老婆子我听了无数年的黄泉水,不会错的,黄泉重新开始流动了!”
她飞快的迈步,向着地府的外围走去。
这里,涛涛的黄泉水滚滚流淌,原本已经是死水的黄泉,如今开始渐渐的焕发出生机,那金光如同太阳之光一般,倾泻而下,将整个黄泉水照耀。
黄泉,便是人们所说的九泉,这才是死者的归宿。
人死后,魂魄会被接引到黄泉,暂时住下,沿着彼岸花的接引而去转世投胎,只不过大劫之后,黄泉水枯死,魂魄这才转入了凶戾的冥河。
众多鬼差站在黄泉边,目光迷离的看着澎湃的黄泉水,突然间生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好似……一切又重新回来了。
而同一时间,那黄泉水旁,一排排枯得发黑,只剩下的根茎的花卉,同样焕发出生机,然后一朵接着一朵的盛开。
彼岸花!
红艳如火的彼岸花,好似血染残阳一般,开始一片片的沿途盛开,以大地为画卷铺展开去。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叶生生相惜,永世不见。”孟婆低声的呢喃着,“美,太美了!”
“轰轰轰!”
黄泉以上,不远处,那座断裂的桥梁开始发出轰鸣之声,似乎有着彩虹高悬,断裂的碎石有如时光逆转,开始一点点的重新相连!
PS:这种文和打怪升级以及装逼打脸流完全不同,我也没有任何能有借鉴的套路,只能靠自己去想,因此经常卡文。
为了不让各位读者老爷失望,每结束一个环节,我就会非常仔细得去构思下一个环节,卡文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用茶不思饭不想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好在我一直都把更新给稳住了。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支持,不知不觉这个月又过去一半了,希望有能力的能支持一波,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求分享,求打赏,拜谢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