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90後導演挑大樑 感謝五百保駕護航

《瞄準》90後導演挑大樑 感謝五百保駕護航

別克(右一)給黃軒(左一)講戲

羊城晚報記者 龔衛鋒

由黃軒[微博]、陳赫[微博]領銜主演的熱播年代劇《瞄準》將於下週一在東方衛視收官。在播出期間,該劇憑藉電影化拍劇手法、精緻的服化道及置景、演員們的突破性表演引發觀衆熱烈討論。

該劇的導演是憑藉《白夜追兇》《心理罪》聲名鵲起的五百[微博]和新生代導演別克。事實上,在《瞄準》之前,90後新人導演別克的履歷表上只有一部時長27分鐘的短片《拯救》。這麼一個資歷尚淺的新人導演挑大樑拍攝一部57集的長劇,頭一回和大明星黃軒、陳赫、楊採鈺[微博]等合作,別克的壓力可想而知。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獨家專訪時,別克直言,他能拍攝《瞄準》多虧了五百的提攜,而五百的信任更是給了他在拍攝中嘗試創新的信心。爲了讓別克心無旁騖地拍攝,五百還幫他分擔了很多拍攝之外的雜事,別克稱:“多虧了他爲我保駕護航。”

開放合作 團結共贏

五百在創作上給了我極大的空間

螞蟻造富沒了!曾”一夜暴漲80萬”的杭州樓市降價了

別克與五百結緣,還是因爲《拯救》。三年前,別克帶着《拯救》參加了中韓青年微電影展並拿了大獎。也因此,他與“伯樂”五百相識了。別克說:“五百當時是中方評委,他很喜歡這個片子,跟我表達了未來合作的想法,我也向他表達了對於合作的期待。”之後,兩人私下接觸了兩次,彼此的理念、性格很投機。突然有一天,五百把《瞄準》的劇本發給別克,“我看了劇本前幾集,節奏特別好,是我喜歡的風格。我們就開始了這次合作。”別克說。

這不是五百第一次與新生代導演合作。此前,爲了提攜新人,五百發起併成立了名爲“弧光聯盟”的影視人才組織,並與王偉聯合執導了《畫江湖之不良人》,與餘慶合作執導了《古董局中局》,這次輪到別克了。

在《瞄準》正式開拍前,五百就讓別克敲定整部劇的方向、風格及調性,放手去創新。別克說:“他在創作上給了我極大的空間。比如我想參考《諜影重重》的感覺,他就會從我的角度來考慮問題,拍攝風格也會按照我的意思來做。”五百的放手,給了別克極大的信心,他表示:“國內有大批喜歡美劇、英劇、韓劇的觀衆,觀衆的內容接受範圍不斷擴大,我們在創作上大膽突破是沒有問題的。我決定在視聽、節奏、影調上儘量營造電影感,迴避傳統年代劇的模式。而在內容表達上,《瞄準》也融合了諜戰、城市狙擊、生活劇等多種元素。”

《瞄準》是分組進行拍攝的,對於別克的拍攝,五百也選擇放手。別克稱:“他看完我的短片,清楚我的能力。他不會教我怎麼拍,非常尊重我的創作理念,而且我也不認爲導演需要手把手教出來。”兩位導演分工明確。別克說:“我會拍一些情節比較緊張的戲以及大部分的動作戲,例如醫院暗殺、火車站槍戰等,基本由我拍;五百導演拍文戲多一點。”

兩組拍攝同時進行,通過明確的工作計劃表以及合理的統籌來確保風格的統一。別克以劇裏國民黨第十兵團原司令官唐思遠起義失敗被殺一幕爲例說明:“那場戲是我們兩個人合作拍完的。五百拍唐思遠被叫到會議室、被打死那段,我拍唐思遠死後廖傑上任那段……風格很統一,看起來像一個人拍的,統籌得很好。”

遇到大牌明星不會再有心理負擔

《瞄準》講述松江解放之初,王牌狙擊手搭檔“牧魚”蘇文謙(黃軒飾)與“水母”池鐵城(陳赫飾),因信仰分歧而走上對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對決、信仰交鋒中,最終走向不同命運的故事。該劇的場景呈現則分爲兩大部分:一是松江線,側重表現百姓生活和城市狙擊;一是衡州線,側重表現前線戰事和軍事博弈。

新賽季賽程出爐:全明星賽被取消 常規賽結束有加賽

《瞄準》是一部標準的雙男主結構劇,這意味着別克要同時接觸兩位明星級別男演員,這對於資歷尚淺的他來說難免會感到壓力。他回憶道:“我這個組先開機拍‘衡州線’,另一邊,五百先拍的陳赫戲份。拍了一個月,等輪到我要拍陳赫的時候,緊張感瞬間來了。”

好在,無論是陳赫,還是黃軒,都很支持別克。別克與陳赫合作的第一場戲發生在車裏,當時水母暗殺組成員單棱(付枚[微博]飾)拿乾洗過的西裝給池鐵城,準備跟他對話。別克發現陳赫的處理方式和自己構思的不一樣:“我希望陳赫在表演上進行小調整,畢竟是第一次接觸,我還是有點小緊張。我跟陳赫說了我的理解——單棱是你的手下,你在跟她說話的時候不一定要看她,因爲你在琢磨接下來的事。”陳赫從善如流地調整了表達方式。

黃軒同樣聽從了別克的“第一次”建議。別克說:“我第一次跟他拍,是火車站場景,同樣是一場車內的戲。那場戲需要CG合成,演員要腦補場景。我跟黃軒詳細解釋故事線和走位,他聽得非常認真。我們建立起非常良性的溝通。”

有效溝通多了,彼此的信任也一點點建立起來了。“有了他們的支持,我也慢慢有了信心,跟他們能無阻礙地溝通,拍攝很順利。”現在,別克和黃軒、陳赫成了好哥們兒:“我有時會去黃軒家喝酒,也會約陳赫出來喝酒。”

有了這次經歷,別克表示以後遇到大牌明星也不會有心理負擔了:“剛開始合作,肯定需要一個互相適應的過程。只要我把工作做好了,剩下的就是時間問題了。畢竟把戲做好是大家的共同目標,只要專注在拍攝上,就不會有太多負擔。”

神操作!湖人甩掉格林省200萬 有助於930萬中產特例

長劇節奏需要有上下起伏的變化

播出期間,《瞄準》的服化道曾引起熱議,劇中出現的步話機、傳真機、遊樂場以及各種高檔服飾刷新了網友對年代劇的認知。別克拍胸脯表示,劇中所有的服裝、道具都是在尊重歷史的情況下呈現的:“比如步話機,在二戰時就有了。步話機後部有個按鈕,通話時要拿到耳邊,按着按鈕說話。有些畫面由於鏡頭角度問題,沒有呈現到這個細節,可能會讓觀衆誤會。”

該劇也被觀衆稱爲一場“時裝秀”,西裝、中山裝、學生裝、長袍馬褂、旗袍、西式外套、西式裙裝等,讓人目不暇接,劇中擅長僞裝成各種身份的女殺手單棱更是如超模般換了衆多造型。不過,有細心的觀衆挑刺指出,劇情明明講述6月初發生的故事,角色卻穿上了秋裝,這是爲了服飾的美感而犧牲了背景的合理性嗎?別克對此也進行了解釋:“那時天氣和現在有些不一樣,會偏冷一些。當然,從美感上考慮,我們確實對一些服裝款式作了細微的美化調整,讓服裝的形式感更強一些。”

《瞄準》的總編劇黃暉曾獲得飛天獎優秀編劇獎,一手製作了《恰同學少年》《血色湘西》等爆款電視劇劇本。此次的《瞄準》劇本內容紮實,情節連貫性強,但觀衆發現一些單元的情節推進節奏有時快時慢的感覺。對此,別克表示,這是出於節奏調整的需要,“《瞄準》是一部長劇,敘事節奏不可能一直緊繃着。”他認爲,一部電視劇的正常節奏需要經歷上下起伏的過程,“要讓觀衆既看到狙擊戲的爽點,也要看到故事的人物走向,敘事節奏上就會有快有慢。”

劇集播到後半段,黃軒飾演的蘇文謙和楊採鈺飾演的歐陽湘靈這對搭檔突然出現了感情線,不少觀衆認爲感情戲的出現有些突兀。別克直言:“原劇本就是這麼寫,我們沒有做過多調整。我要做的就是把劇本的內容呈現出來。這個劇的劇情線特別緊密,如果作太大調整,很容易出現問題。”他也對角色的CP走向表示理解:“短時間內,兩個人經歷過對決、交手、生死,產生情感也說得通。”

統計局:今年以來服務業的增長首次快於工業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