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jk5都市言情 熱點報道 起點-第一百零七章:反擊熱推-241m2

熱點報道
小說推薦熱點報道
听见老人在谈论水质的问题,viper已经敏锐的听出了其中的新闻价值,她把包中的手机拿出来,然后打开了录音。随后,她接着问老人,“村子里别的地方的水呐?”
“哎……”老人叹气,“都是这样的,村子里所有地方的水都是这样的。现在有些年轻人他们嘴刁,喝不惯这些苦涩的水,都是直接一桶一桶的买那种桶装水喝。”
“就没有人怀疑过水的问题吗?”米念之忍不住问道。
重生之嫡女王妃 南光
冰帝校園行 三分鐘熱度
妃常狂野
“这里的情况你们应该都知道。”老人又是一声叹气“村子里所有的人几乎都在那个工厂上班,整个村子几乎都是指望着他们生活,谁会出头质疑他们?何况依旧是水难吃了一些,顶多就是你吃不习惯,自己出钱买几桶水的问题,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viper听着老人的话,不由为那些沉默的人感到悲哀。他们以为只是水难喝了,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却不知道就是这些在他们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的事情已经慢慢的把他们这个村子,把他们这些人一点点的掏空?
“那那些不断出现的病人呐?”
米念之看过八年前危安刚刚开始调查这个村子时记录的数据,那时记录的病人数量和现在村子里的病人数量对比,已经成几何增长了,她不信这些村民没有怀疑。
“生病了又如何?年轻人身强体壮,他们还是有一定的抵抗力的,反倒是这些上了年纪的发病的多,只不过近几年年轻人也开始有个别的开始有病了。”
“那就没有管吗?”
“怎么管?”老人看着米念之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慈爱的朝她笑了下“孩子,没有人会站出来的,即便他们有所怀疑也不会有人站出来的。因为啊他们还要靠着这个工厂生活,还要靠着这个企业提供的医疗援助进行治疗……”
“所以啊,没有人会站出来的,即便真的有人知道这里存在环境污染,也不会有人站出来的,因为一旦有人站出来,他就是与全村为敌。”
“奶奶,您知道……”从老人嘴中毫不顾忌的听见环境污染这个词汇,米念之还是有些吃惊的,原本她以为像老人这么大的年纪应该不会了解这些的。
“孩子,我只是年纪大了一些,但是并不糊涂啊。你等一下,奶奶要给你一些东西……”说完,老奶奶拍了拍米念之的手,和老伴互相搀扶着走进了里屋。
快樂仙皇
“你说,老人找我们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就是为了给我们说明村里的情况。”浩修看着里屋的方向,小声的问viper和米念之。
“其实如果老人能够出来把刚刚说的话当着镜头在说一遍的话应该还是有一定的信服力的,小米,老人信任你,要不然……”浩修想到这个办法,开口征询米念之的意见。
“你够了啊,不要为了新闻啥事都做啊。”米念之白了自家师傅一眼。
明显知道这个提议有些损,浩修心虚的说“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
“这些话,我已经录音了,剩下的事情成不成是我们的能力,就不要把老人拉近这些漩涡里了,让他们安安静静的过好生活吧。”viper开口制止了米念之和浩修即将展开的斗嘴。
“你已经录音了,那就好。”
浩修的话音刚落,viper她们就看见两位老人从里屋出来,只是出来的时候,老爷爷的手中拿着一些东西。
看着老人小心翼翼放到她们面前的盒子,米念之忍不住好奇的问“奶奶,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些就是鑫源化工环境污染的证据。”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老爷爷开口说道。
“您说什么?”
显然老爷爷的话,让米念之她们三个人都十分的吃惊。她们以为这两位老人知道环境污染的事情或许是别人的口中听说的,她们以为老人让她们过来就是想要告诉她们一些老人知道的情况,但是不论是米念之还是viper、浩修,谁都想不到老人让她们深夜过来竟然是要给她们鑫源化工环境污染的证据。
看着三个人脸上毫不掩饰的吃惊,老爷爷把桌子上的盒子又朝米念之的方向推近了一些,“打开看看吧,应该对你们报道鑫源化工的事情会有帮助的。”
和viper对视了一眼,米念之打开了这个放在面前的盒子。盒子里完完整整的放着许多东西,米念之一一拿出来查看,其中一些是她们曾经在蒋双双家里见到的那些检测报告还有一些是viper她们已经掌握的资料,除了这些,盒子的最后放着一个手机,引起了米念之的好奇。
絕命血蠱 錦屏飛龍
“这个是……”米念之拿出那个手机问老爷爷。
“那个女孩子说,如果有一天我们需要这些东西了,就拿着这个照片去问她女儿的生日。”老爷爷回答完米念之的问题,就从一旁拿出一张照片。
七之楨心 書戈
接过老人手中的照片,viper发现照片上和老人一起出现的那个女人和蒋双双的眉眼十分的相似,不用质疑这个女人就是蒋双双的妈妈,那个被鑫源化工陷害成勒索欺诈的那个女人。
嗇夫記
“爷爷,奶奶,你们认识这个女人?”此时米念之心中的疑问太多了,她决定从最简单的问起。
“认识啊,她是像你一样的好人。”奶奶回答完米念之的为题,然后就回忆起了曾经和蒋双双妈妈相遇相识的过程。
“那时老伴一次病发了,刚好遇见这个女娃开车经过,就把我们送到了一眼然后一直等到深夜我们输完液又把我们送回来。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她是谁,只是听被人说那个女娃是鑫源化工一个什么主任,是来这里的工厂考核什么东西的,当时我们以为没有在意。但是那次女娃和你们一样也是喝不惯这里苦涩的水,然后就问了我一些问题,最后走的时候,还问我借了瓶子装了一些这里的水和土壤才走的。
白澤手劄
逆天狂夫太囂張
那之后,应该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那个女娃了。然后再一次见到她也是一个深夜,我因为夜里有事出门从那个工厂绕近路就看见了那个女娃娃一个人蹲在那里,当时我还是吓了一跳。因为担心她一个女娃娃在这荒凉的野地出事,就陪着她。
嗜血青春 知心十八
后来回到这里,我问她一个女娃娃为什么半夜的跑到村子里来,还偷偷摸摸的在那里?那个女娃娃告诉我,她不是坏人,让我相信她。”
说道这里老人笑了,“我当然相信她不是坏人了,心肠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坏人呐?”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