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any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169章 大漢忠臣朱內應-la83b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轘辕关是整个嵩山道里最逼仄狭窄险要的位置,否则也不会在那个点建关了。
所以过了轘辕关之后的路,肯定是越走越好走的。
正常人肯定不会想到,连险要雄关都让了,还会在关后最后十里山道上设伏,这不多此一举么!
都市全能高手
孙坚也是正常人,他也不会跟空气斗智斗勇,所以意气风发地在轘辕关里歇息了一夜恢复体力后,第二天他就意气风发地全军全速前进,长蛇阵在嵩山山道里排得密密麻麻。
从轘辕关沿着山道北上,走出了六七里地后,部队的尾部都还没有离开关城呢——七里长的山道,每一里路大约挤一两千名士兵,孙坚的两万多部队,有一万五千人堵在路上,后面还有好几千在关城里排队等着出发呢。
就在这时,异变陡然而生。
离开嵩山山谷的最后几里路,被前方突然出现的敌军堵住了道口,敌阵中一面大旗,正是胡轸。
孙坚瞬间警觉,但又有些不可思议:“这胡轸莫非失心疯了?靠轘辕关都堵不住我军,居然指望当道扎阵就能堵住?”
念及此处,孙坚果断下令:“全军突击,击破胡轸!”
他还觉得,胡轸有可能是仗着离开嵩山谷道的谷口处更宽敞、而山谷里狭窄,所以胡轸想利用正面宽度优势,弄些雁形阵鹤翼阵之类的远程优势阵型,破自己的长蛇阵呢。
毕竟长蛇阵的一方,在兵力展开和投入方面天然有缺陷,总兵力再多,每时每刻也就投入前排那么一丁点,后面几万人都闲着。
但很快,随着两侧山坡上的号角吹响,孙坚就知道要遭,事情没那么简单。
“相国有令,斩孙坚、关羽者封乡侯!赏马蹄金三百锭!斩赵云者封亭侯,赏马蹄金百锭!”
随着声声呐喊ꓹ 东有吕布,西有樊稠ꓹ 两人各率千余伏兵从两侧山坡上直起身子,先居高临下放箭,短短时间内就射倒孙坚军数百人ꓹ
等孙坚奋力约束士卒、准备结阵对射,吕布和樊稠哪里肯等他结阵ꓹ 已然冲杀下来。
“孙坚授首!”吕布早就瞅准了孙坚的位置,挺方天画戟直取孙坚。
幸好孙坚是主帅ꓹ 身边护卫严密ꓹ 亲兵死命拦截,数息之间就被吕布挑杀十余人,溃围而入。
且山道之上,其他伏兵以及孙坚的士兵多是步行,唯有吕布胯下赤兔马登山如履平地,能高速从高坡俯冲而下,却丝毫不担心磕绊ꓹ 一时之间俯冲势头之猛,愈发不可阻挡。
“铛——”地一声大响ꓹ 孙坚力挺古锭刀ꓹ 竭尽所能挡了吕布一戟ꓹ 手臂顿觉酸麻ꓹ 心中大骇。
幸好程普、韩当立刻奋力来救,孙坚只是独力抵挡了吕布五六招ꓹ 就等到了增援ꓹ 变成了三人围战吕布的局面。
至于麾下士卒被吕布、樊稠截为数段、首尾不能相顾、各自混战ꓹ 已经是顾不得了。
孙坚麾下剩下的黄盖,因为是南方人ꓹ 不擅骑战,所以孙坚一开始就让他统领后军步兵主力缓缓而进。
如此一来,好处是被截断的后军能有黄盖指挥,不至于立刻彻底混乱。但坏处也显而易见,那就是黄盖无法到前军支援孙坚挡住吕布。
吕布力战孙坚、程普、韩当三将五十合,丝毫不怯,而背后的樊稠已经趁着这段时间,杀穿了孙坚军另一边的亲兵队,从背后逼近了。
那樊稠也是西凉军中有数的以个人武力著称的莽将,比华雄差得也不多。
柯南之kid 冰霓雅
孙坚时刻注意全场局面,看樊稠已经杀到身后不远,而且是直奔他而来,他也只能弃了吕布,回身与樊稠交战。
只剩程普、韩当双战吕布,两人很快渐渐落入下风。
幸亏便在此时,孙坚中军阵中一声壮胆的大喝,一名年仅虚岁十七的随军家属破例挺枪杀出,与孙坚并肩猛攻樊稠。
孙坚分神一看,顿时大急:“策儿你退下!你这点武艺都未曾临阵,怎可初阵就抵敌猛将!”
原来,那人正是他的长子孙策,今年随军北伐,但还没有任何职务,孙坚就是把儿子带在身边开开眼界,一次都没让他真打过仗呢。
此刻也是被吕布樊稠逼得没了退路、生死一线,孙策才拼死一搏,跟老爹并肩作战。
樊稠显然更快顶不住孙坚孙策父子夹攻,乱战之中被孙策一枪捅中肋侧。樊稠堪堪闪身,还是被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一时血流如注。
但另一边,韩当也很快被吕布奋起蛮力的方天画戟蓄势一击扫下马来,筋断骨折,失去了战斗力,而之前的战斗中,程普因为抗压过重,扛了屡次重击,也早已负了一些内伤。
场面变成了孙家父子加上一个呕血内伤的程普,三战吕布。
吕布边打心中边有些后悔:“没想到孙坚的儿子都颇有几分武艺,今天是大意了。本以为我加樊稠可以轻松斩杀孙坚诸将。胡轸怎么还没能杀透前军与我们会合!”
血腥的屠戮绞肉还在持续,但不一会儿之后,吕布就意识到不对,因为谷口的胡轸那边似乎也出了状况。
更远处有更加猛烈的喊杀声包抄了过来。
吕布直接震惊了:“难道是关羽和赵云?不可能!轘辕关这边根本无路可绕,他们怎么会出现在我军背后的?轘辕关被破之前,拷问被俘的孙坚军攻城士卒,都说关羽和赵云去新城、寻船绕路走伊阙关了才对!伊阙关距此百余里,就算那边的部队防守不力,也不可能这么快被突破!”
轘辕关能如此迅速被攻破,那是因为轘辕关被设计故意放弃的,伊阙那边不放水怎么可能会破?
TFboys壓倒霸道男神 君陌依
吕布因为分神,还差点被孙策一枪伤到,还是他本能肌肉反射架开之后,才抖擞精神专注于作战,暂时不想其他。
……
话分两头,时间线回溯到两天前,也就是孙坚已经顿兵轘辕关下、打造重型攻城武器准备攻关,而关羽、赵云则带着部队往西机动另寻关卡进入雒阳盆地的时候。
关羽的原计划,是到伊阙关后设法攻城,然后沿着伊水稳扎稳打进雒阳。
但是,在走到距离轘辕关直线距离六十里、离伊阙关还有五十里的太谷关时,关羽忽然遭遇了一支神秘的敌军斥候阻截。
我愛你,蓄謀已久 花無缺
如前所述,雒南三关分别是伊阙、太谷、轘辕,顺序也是按这三个从西到东,太谷在中间。
太谷关位于嵩山山脉最西侧的尽头、是一片比较宽的谷地,过了关口之后才是伏牛山。而伊阙关只是伊水穿越伏牛山的河谷。
关羽远来没考虑太谷关,因为他觉得都到了太谷关了,也不在乎再往西多走五十里到伊阙。而太谷没有河流通过,不易运粮。在董卓已经迁走绝大多数河南尹百姓、钱粮西去的情况下,走太谷不好保障粮道。
但是,关羽在太谷关外遭遇了一支斥候部队。来将似乎并无敌意,只是离得很远就让人大声喝问:“来将何人!何处兵马!”
声音苍老,似乎是个前辈。
关羽看对方有礼貌,也不吝答话:“我乃汉中太守关羽!与孙太守、李太守并力讨伐国贼!尔乃何人!”
“前河南尹朱儁!你是跟着刘备的吧,天下纷乱如此,这些年你们倒是升得够快的。”老者不卑不亢地答道,果然是个五十多岁的老者。
半劫小仙
关羽闻言大惊:“朱太仆!听闻您拒绝董卓以太仆之职居其副,又谏阻董贼迁都。既怀此忠义之心,为何屈身事贼?
您也算与卢公、皇甫公齐名的忠义之士,我与兄长受卢公、皇甫公恩义多矣,本当对阁下以礼相待,但今日阁下前来相拒,未知是敌是友。若还愚忠董卓,且恕关某忠义不能两全了!”
这里必须澄清一点,那就是汉末三杰之中,刘备关羽在讨黄巾时,只跟卢植、皇甫嵩发生过直接的上下级关系交集。
而朱儁主讨的是荆州(主要是南阳郡)、豫州的黄巾,刘备当年只在幽州冀州厮混,所以完全没有统属关系,倒是孙坚在朱儁麾下干过多次。关羽也就没必要像对卢植那么客气地对待朱儁。
说刘备曾助朱儁平黄巾,那不过是罗贯中吹嘘代打的。
面对关羽的戒备,朱儁叹道:“老夫位列九卿,自当尽忠职守。哪怕董贼欺君,也断无弃官不管之理。老夫与关东诸侯不同,一直暗中努力,由内图谋董贼。可惜董贼戒备严密,西迁之前始终不让老夫接触兵权,也不得机会——
前几日,董卓已经新任命弘农杨懿为河南尹、代老夫之职,那杨懿领受的,恐怕是焚烧雒阳之命。老夫唯有趁着手头兵权尚未全部交割之前,与关外诸侯联络救雒阳。”
关羽听着,神色渐渐欣喜,不可置信地确认道:“那……朱公能放我们入伊阙关?”
朱儁:“何须伊阙,你们直接从这太谷关入内吧。我这里只剩每关各千余人守兵,不足以击退杨懿带来受命烧城的西凉兵。
而且西边轘辕道还有吕布、胡轸、樊稠的两万兵马,他们应该是奉命击溃联军一次后,趁胜收兵,以免被追赶。所以,还要指望你们出力,救回雒阳城——对了,文台何在?文台久事老夫,当初也是老夫举荐他入的仕途。这次我本想等他合力,他居然没来么?”
关羽:“孙文台还在轘辕关,应该是在跟吕布、胡轸交战呢。”
必须为朱儁说句公道话,这位大汉忠臣“身在董营心反董”的立场,确实是天日可鉴的。原本的历史上,他也想尽了办法要试图利用自己的内应地位,放联军入关,只是前期没有机会。
而董卓离开雒阳后、直到准备让杨懿放火烧城之前,也确实是让朱儁暂任河南尹负责周边政务——但也仅限政务,西凉军依然不听朱儁调遣。
历史上朱儁因为南线诸侯不够给力,最后时段试图移防到河南尹最东南部的中牟县,也就是与陈留郡陈留县、酸枣县接壤的那一代,想内应打开虎牢关放张邈、曹操入关。
但这一世,显然是因为曹操提前了五个月被拉拢到毫无报国之心的袁绍那边,当了东郡太守,导致留在陈留的曹操、张邈阵营实力大减。
而南线的孙坚却多了关羽这个臂助,推进得也更快,已经在二月份逼近了雒南三关。所以,朱儁在权衡之后,觉得还是接应老部下孙坚更好,便没有去中牟,而是来了伊阙、太谷。
除了吕布胡轸他指挥不动,其他河南尹的本地部队,朱儁还是可以凭借老资格的威望使唤一下,这才有了如今得局面。
——
PS:三更!因为这几天配角和支线推演比较多,多给大家补一天三更。其实昨天就已经把四千均订的五次加更还完了。明天起恢复两更。
看了下目前打赏人次数是1596,如果再有4个书友各打赏1块钱,那明天把1600人次的加更也加了。再差4块钱明天加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