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mae精品小說 謀妃討論-第六百二十章 結局鑒賞-fdg44

謀妃
小說推薦謀妃
封北影还没睡醒就被婆子们从被子里硬生生拽了出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围着封北影忙活着。
“王妃,时辰到了别睡了!”
“算了,王妃平日里什么时候起过这样早,任她睡吧,盖上红盖头谁又能知道什么?”
我用余生紀念你
身边的丫鬟婆子把封北影打扮好了以后企图叫醒封北影,奈何她昨夜天快亮了才回去,又被告知不能再王府睡下,要去别苑。
到了别苑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被这群丫鬟婆子从床上拽了下来。
这个时候封北影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把眼睛睁开了,在婆子的搀扶下,整个儿身子的重量都压在身边两个婆子的身上,眼睛闭着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外头已经吹吹打打的热闹了半天了,凤阑衣坐在马上见到封北影被两个婆子搀出来就知道这丫头是没有睡醒,嘴边扯出一丝无奈的笑意细心的吩咐轿夫把轿子抬的稳些。为的就是封北影能在里面好好的睡一会儿。
末世重生之溫
英雄無敵之亡靈暴君
今日的大婚不同从前,父皇身边的大太监亲自监工,十里红妆,十六抬的大轿无不显示着这位九王妃的尊贵。
封国那边收到消息也大老远的送来了不少嫁妆,其中就包括之前从这边抢过去的半个城池。
陰兵鬼冊
皇上看着封北影的嫁妆单子,气的胡子都歪了。
这是何必!
被穿越的境界線 剎那輝煌
要了,有给送回来!
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天折腾下来封北影早就已经浑身酸痛了,特别是一双膝盖,早就已经跪的刺痛了。
“夫人,现在你可再没理由和避子汤了。”
盖头一掀开,封北影就看见凤阑衣一身红衣满面坏笑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走开,我要累死了。”
“夫人若是累,更需要为夫给你按摩一番。”
凤阑衣不由分说欺身而上。
第二年春
大燕皇宫之中敲响了两声重钟,封北影坐在软塌上抱着怀里的小娃娃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一个月前,大皇子在青楼被人发现了尸体,顿时贻笑大方。
皇上气的关着皇后不许她见大皇子,还在皇室的族谱上永远的划掉了大皇子的名字,葬礼也不过是卷了个草席子送到了乱葬岗,完全就是宫女太监的待遇。
皇后听说以后在宫里大闹了一番,后来皇上过去不知说了些什么皇后从此再没了声音。
就在今日,封北影好不容易研究出了当年杀害凤阑衣母亲的蛊毒,差月影楼的手下放进里皇后的被褥中。
“阑衣,这便是我要送给你的惊喜。”
“影儿!你听见了么!”
大燕国的重钟只有皇后死了才会敲两下,若是皇子之类的都是敲三下的。凤阑衣正在院子里头舞剑,听见这声音有些兴奋的跑到屋里问封北影。
刚一进屋却看见封北影满脸笑意的坐在椅子上,心下顿时明白了。
这一年来,每逢十五封北影都把自己关在药房里谁都不让进去,再次出来的时候她总是虚弱不堪的样子。
原来……
凤阑衣有些心疼的搂紧了封北影小小的身子,说道:“你这又是何苦!”
“你娘就是我娘,我不容许我娘吃亏。”
艷宮殺:嫡女驚華
封北影有些任性的话听得凤阑衣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却在感叹:母妃,你看见了么,你的好儿媳给你报仇了,用她们母子的命换你的冤。
“下月初三同我去祭拜,带上小豆子。”
迫嫁天師:獨寵小仙妻
凤阑衣说着目光低垂看着躺在妻子怀里安睡的儿子心里顿时渗出延绵不绝的甜意。
天降萌寶:電競鮮妻微微甜
“九皇子接旨!”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忽然响起了李公公的声音。
凤阑衣有些纳闷,李公公这个时候不在父皇身边伺候着跑到这来干什么,虽是好奇却还是带着封北影走了出去,两人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
李公公笑嘻嘻的看着两人,说了声道喜就开始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九皇子才德出众,骁勇善战深得朕心。皇后今日突然薨逝,朕深感心痛决定去常乐寺吃斋念佛以求静心,九皇子接任。择日登基,钦此!”
“儿臣领旨!”
巨星之名器爐鼎
凤阑衣起身接过圣旨赶紧请李公公进去喝茶,李公公却一脸忧心的样子说什么都要回宫去照顾皇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两人也不好说什么。
送走了李公公,封北影抱着怀里的小豆子突然说了一句:“臣妾参见皇上!”
凤阑衣见她这样调皮,也跟着起了玩心,双手抱拳说了句:“请皇后娘娘安!”
院子里顿时一片欢声笑语,丫鬟婆子也都开始跟着起哄,反观皇宫之中气氛就凝重了许多,一个个披麻戴孝哭的好不伤心。
笑闹过后凤阑衣拉着封北影进了宫,虽说皇后死了让人大快人心,该有的礼数却还是要做到的,穿着白色衣裙跪在灵前封北影的内心突然变得很是复杂,若是有一日自己也成了皇后那样的人该多可怕。
大燕二十三年,冬月。
凤阑衣坐在龙椅上看着下手一种老臣气的鼻子都快要歪了。
“朕说了,这皇宫里头只能有皇后一个,你们怎么就是听不懂!”
“还请皇上三思啊!这丰腴后宫是平衡前朝的一种不可少的手段,皇上不能因为一时的义气就失了做皇上的体面啊!”
宦海弄 石板路
“你这老头儿当真是想气死朕,什么手段,不过是给你自己花心找的借口。朕说不纳妃就是不纳妃,都散了吧!”
凤阑衣气的急了也不想再跟这群老迂腐说什么,一甩袖子先走了,留下满朝文武站在下面大眼瞪小眼。
“怎的又气呼呼的回来,那些人又逼着你纳妃了?”
封北影见状起身迎了上来,原先在怀里抱着的小伙子也长大了,在院子里头瞎跑。
“别提那些人,说起来就生气,什么平衡朝堂的手段,这宫里一共就那么几座宫殿我给我儿子还住不过来,哪轮得到给别的女人住!”
封北影闻言笑的前仰后合,这偌大的皇宫,他们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哪里就住不过来了?
“你若是自己不愿意便直说,做什么拿我儿子做挡箭牌!”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