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slh火熱言情小說 夜歌銀魅 線上看-獨孤玉番外之二:原來是“毒姑”(3)鑒賞-qn1dg

夜歌銀魅
小說推薦夜歌銀魅
试了几次药,独孤玉终于决定了用哪种药方,但却缺了一味主药。
她记得在西恒王家猎场采集毒物的时候,好像见到过那种药草,当即决定去采回來。
她出门后,百里金才刚刚醒来,没有找到她的人影,问了侍从才知道她采药去了。
“去哪里采药了?”百里金随口问道。
亂調悲曲:七曲獨奏
“好像是去王家猎场了。”侍女想了想,才答道。
“王家猎场?”百里金眉头忽然一皱,“不是有人说看到那里有熊么……”
———————————–
挑戰魔王殿下 慈慈
独孤玉在猎场里转了近半个时辰,忽然眼睛一亮:“在那里!”
一株粗壮的参天大树下,生长着几株小草样的东西,草叶形如蝴蝶。
独孤玉将几株药草尽数采下,贴身藏好,就准备回去了。
不远处的林木突然哗啦啦一阵响,一种古怪的气味隐隐随风传了过来。
独孤玉眉头微皱,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乍然看见林木间一张丑陋的大脸。
她愣了一下,脸色骤然大变,那是……熊!
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叫,那只熊带着笨重的身躯冲了过来!
独孤玉当机立断,扬手一把毒粉撒了过去,随即转身就跑!
身后不断传来枝叶折断的声音,虽然她用了最厉害的毒粉,但毕竟距离太远——她总不能等到熊靠近她才动手,再加上熊的身躯庞大,毒药起效总要时间。
她尽力不去多想,逼着自己尽量跑得再快些。
只可惜,她终于还是看到自己的身躯被庞大的阴影笼罩住,熊已经追到她身后了——
她突然想起她对十一说过的话:武功废了又怎样?我毒术精湛,也没人欺负得了我!她嘴角忽然泛起一丝苦笑,喃喃道:“看来我还是高估自己了……”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独孤玉心头一凉,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预料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发生,她察觉有异,回头看去。
却见熊头上插着一翎长箭,熊的后背上,吊着一个人,身形看起来有些熟悉……
那人用匕首狠狠地扎进熊的心脏,转头对独孤玉大吼道:“还不快跑!”
独孤玉愣了一下,蓦地瞪大眼睛,尖叫出声:“百里金!”
那熊连番受到重创,狂性大发,狠命地晃动身躯,百里金一个抓不稳,重重地摔了下来,独孤玉下意识地冲过去想拉他,那熊却暴怒地举起巨掌就要向两人拍下来!
危急之际,百里金翻身一把扑倒独孤玉,把她整个人挡在了身下。
熊吼声萦绕在耳边,突然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王爷,王爷,你没事吧?”耳边突然响起侍卫们焦急的声音。
百里金起身,看到侍卫们围了过来,开口道:“熊呢?”
“王爷放心,熊已经死了。”侍卫赶紧应道。
百里金转头看看,果然看到那只熊庞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他展颜一笑:“死了?死了就好。”然后,他张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
————————————
百里金缓缓地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四下看了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玉……”
独孤玉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为什么要救我,你不要命了?”
百里金顿了顿,笑笑道:“你是为了给我采药才去猎场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话未说完,他突然瞪大了眼睛,颇有些惊慌失措道,“你……你怎么了,你别哭啊……”
独孤玉狠狠地抹了一把脸,转过头去;“别再做这种蠢事,下次你未必有这么好运气……”
“侍卫不是及时赶到了嘛……”百里金小心翼翼道。
独孤玉回头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是侍卫救了你?要不是毒粉正好起效了,你早就……”
“毒粉?”百里金诧异道,“那么大一头熊,用毒粉也能放倒?”啧啧两声,又道,“原来毒粉这么厉害,玉姑娘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
独孤玉“哼”了一声,懒得理会他的插科打诨,道:“我拟了个药方,主药也已经到手了,明日就给你试试,若是能顺利解了你体内的残毒,再好好调养个一年半载,你应该就能跟普通人一样了。”
百里金怔了怔,蓦地目光一亮:“你是说,解了毒,我也不再有弱症了?”
殺戮沸騰
“若是顺利,应该是这样。你并不是体弱,只是娘胎带来的残毒未清而已。”独孤玉道。
“太好了,你真是我的贵人!”百里金难掩欣喜,笑得有些傻气。
独孤玉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嘴角却不自觉地带上了笑。
————————————-
独孤玉家学渊源,再加上近一段日子以来潜心钻研,毒术更是突飞猛进。
只要找准了百里金究竟中了什么毒,要解毒,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
以身飼龍
果然,连续喝了近半个月的药,百里金的气色明显地一日日变好,几乎再没有发病。
只要再好好调养一段日子,他就能完全康复了。
那么,她也差不多该走了吧?
独孤玉盯着药罐,出了会儿神,轻轻叹了口气,将药倒在碗里端了出去。
盛世凰謀:後宮升職記
————————————–
“好苦……”百里金吐吐舌头,忍不住道,“虽然说良药苦口,但是你能不能稍微加点什么甜的东西进去?我喝了这么久,还是觉得苦啊……”
独孤玉扫了他一眼,淡淡道:“放心吧,喝完这次就不用喝了。”
百里金怔了怔,还没来得及高兴,又听独孤玉接道,“你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以后注意保养就行了……我明天就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百里金骤然心中一紧:“明天就走?干嘛这么急?”
“我在这里耽搁多久了?”独孤玉道,“我是来看病的,你病好了,我就该走了。”
“可是……”百里金赶紧道,“你不是说我还要调养吗?你就不管我了?”
“不是还有太医吗?太医难道连调养都不会?”独孤玉转过头,应得很快。
百里金默然一阵,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要是非要走,那我也不能拦你……不过,太医都不能解我的毒,说不定也不知道怎么给我调养,你能留个方子么?”
独孤玉顿了顿:“你就这么信不过太医?行,不就是个方子,我等会儿就给你写。”
“那要是我的病又复发了,你能再来给我治么?”百里金追问道。
“我说过了你只是中毒,不会再复发的!”独孤玉眉头微皱。
“那要是哪天我又受了什么伤,能找你治吗?”百里金又道。
独孤玉豁然转头瞪着他,恼怒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至尊奇跡 月中陰
百里金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那要是我想娶你,你能嫁给我吗?”
独孤玉的怒容还没敛去,又变成了一脸惊愕,一时间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百里金展颜一笑,又一字字道:“独孤玉,我想娶你,你能嫁给我吗?”
独孤玉没有说话,只是突然转身冲了出去。
—————————————
一大早,独孤玉又独自一人上了山,漫无目的地在林间缓缓穿行。
薄薄的晨雾笼罩住她的身影,让她更像一个坠入凡间的仙女。
走了一阵,她随意找了块大石头,坐在石头上,脸上的神色依然复杂。
“我说你每次选的地方,怎么都要费点劲才能上去呢?”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将她从沉思中惊醒,她下意识地站起来,却不料石头上沾了晨雾,脚下一滑,她竟直接摔了下去!
“喂喂,小心!”一个人影冲了过来,她整个人落入了他的怀抱里。
她定了定神,赶紧从他的怀里跳下来,着恼道:“你怎么每次都神出鬼没的?”
百里金满脸无辜道:“什么神出鬼没?是你想得太入神了,没听到我的声音。”
独孤玉“哼”了一声,道:“你又上山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我的未来王妃啊。”百里金一脸理所当然道。
独孤玉心中一震,转过头去:“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
“昨晚我一夜没睡,认真地想了想,其实你嫁给我,没什么不好的,你想啊……”百里金认真地扳着手指,一样样数着道,“我有俸禄和属地,就算什么也不干,也吃穿不愁……我爹娘都不在了,你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你喜欢做什么都可以,没人能约束你……我没有权势,当然也没什么责任,你想去哪儿,我非但不会拦着你,还能陪你一起去……最重要的是,你毒术精湛,如果哪天我惹恼了你,你随手就能把我放倒了,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独孤玉先是有些怔愣,后来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再后来听他越说越不像话,终于听不下去,一甩袖子转身就走:“一大早听你胡说八道,我真是疯了……”
百里金追了上去,道:“我不是胡说八道,我是认真的。”
独孤玉看也不看他,仿佛有什么急事似的行色匆匆。
百里金亦步亦趋,又开口道:“那你答应嫁给我了吗?”
独孤玉没有搭理他,走得更快。
活寡 藍冰逸ok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百里金一击掌道,“太好了,我马上回去准备。”
“谁答应你了!”独孤玉柳眉倒竖,“百里金,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
“比起娶王妃,脸算什么?”
“滚!”
日头渐渐升起,林间的薄雾慢慢散去,日色透过枝叶照在正忙着斗嘴的两人身上,在他们身后拉出了长长的影子,随着他们的走动,两条影子越拉越长,终于慢慢交融在一起,仿佛再也不会分开……
(番外完)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