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pso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一生一次輪迴 ptt-第五十章 大結局相伴-4tunm

一生一次輪迴
小說推薦一生一次輪迴
“察兄,同朝为官这么多年你还给我留了一手啊?”延信质问着察哈克.
“你看您说的,察某岂是那种人!”
“那昨天的事儿…………?”
察哈克无奈的叹气道:“哎,我也无奈啊!”
延信心里一明,心想着我也不和你邀功,何必呢?
“察兄,这没外人,和你说句大不敬的话!”
“哦!”
延信凑到察哈克的耳旁悄声说道:“我发现十四阿哥原来有断袖之癖!”
察哈克瞪大了眼睛:“您这是哪一说啊?”
“你没发现这些个日子,和那个黄小小那个眉来眼去的,真是让人无法形容了!”
察哈克愣了一会儿,随即哈哈大笑。
被他这一笑,延信心里没了底了:“真的,察兄不信吗?”
察哈克笑了好一会儿才说:“信,信,可是你没听说十四阿哥非常疼爱嫡福晋吗?”
“难为阿兰将军家的女儿了,听说还是个才情高寂的主呢!可惜了了,成了摆设!”
察哈克此时更是笑得不行了:“谁,谁告诉你十四福晋是摆设的!”
延信正儿八经的说:“这事还用谁说吗?明摆着的…………!”
察哈克忙打断他说:“行了,行了!主子们的事啊咱们可别乱猜,今儿的话我会当你没说过的,以后也别乱说。”
無盡吸收
延信莫名其妙的看着察哈克,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吗?
次日清晨,君角号响起,六万大军早已准备好迎站准噶尔的部队,胤禵身穿一身盔甲,站在马下:
“我不在,你在军营里多加小心,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诺颜点了点头说:“恩,你才要多加小心,相信我你一定会凯旋而归的。”
“有我大清先祖的庇佑,精兵的军威和你的妙计一定马到功成。”
“真的不带我去吗?我很担心!”
“不想回京城就听我的,让我放心打这一场,好不好?”
其实诺颜心里明白的很,对于她来说,她了解历史,她知道他是安全的,但他呢?那是一无所知的未来,不可抹灭的挑战!
“好,一定要万分小心。”
延信下马单膝抱拳:“禀将军,战时已到。”
胤禵两眼直视着诺颜,默默暗许,不要怪我,这也是为你好。
诺颜只觉得两只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沉,自己却怎么也精神不起来,身体失重的躺在胤禵身上:
“带黄副将回军营,一定要加强保护,作战其间,军营里所有人全部听从黄副将的安排,所有人不许离开军营半步,违者死。”
顿时四万大军跪叩大呼道:“听从黄副将吩咐,违者死!”
胤禵点了点头,把诺颜交给了容儿,带着对她无限的眷恋开始了与准噶尔的第一战那曲之战。
自从被胤禵驱出京城,白萧虽然回到了扬州却并未放弃这一切,白老夫人怀着对四阿哥对诺颜的感恩,苦口婆心的劝说白萧,但他却像是着了魔似的,无论是谁都无法改变他的认知,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一个人的倔强,一种无悔的追求!
宋洋打听到十四阿哥被封为抚远大将,即时就要驻阵西宁,征战准噶尔。白萧又岂会放弃如此绝佳的好机会,于是即刻起程随十万大军一起来到了西宁,今天知道胤禵会带兵到那曲与策旺阿布坦交手,带着几名随从,就打算要冲进军营,可军事重地岂是由他说进就进的。
两名侍兵举刀拦住了他:“什么人?”
白萧高傲的藐视道:“百姓!”
“这里是军营,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从哪来回哪去!”
白萧冷笑道:“如果我的回答是不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白萧,宋洋,元镇天还有两名随从纷纷抽出自己的剑,一个转身就朝两名侍兵的心口刺去,只见那两名侍兵拿出刀鞘弹回了剑锋,一阵旋转,握住刀柄应战。这边的打斗,引来了数十名巡逻的侍兵,就这样一场为爱而战就开始了。
诺颜皱了皱眉,头还有些昏吧!“容儿,什么事这么吵?”
容儿赶紧赶了过来,扶起诺颜说:“回主子,好像是军营外边不用管它,您还是好好歇着吧!”
“不用了,怎么会突然这么困呢?”外面刀剑相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戟霸異世
容儿扶起诺颜,带上了头盔,可正在诺颜踏出军营的那一步,让她没有想到的事情,没有想到的人却清晰的出现在她面前。
虽然诺颜是一身军装,但白萧只需要那一眼,就能够认出她。
趁白萧走神,一个人的刀架在了白萧的脖子上。见状,宋洋,元镇天和其它二人也都被制于清军。
一个小侍兵赶紧跑了过来行礼说:“禀黄副将,几个附近的百姓,打扰您休息了,罪该万死。”
诺颜一摆手:“免了!”随后慢慢的朝白萧走去。
她不该如此受苦,这里该死的天气,如此的燥乱不适合她,她应该穿着菱罗绸缎,佩戴着金银手饰,相夫教子。而不是穿着这厚重的盔甲,站在战场上。
白萧刚想说话才发现泪水沾湿了眼眶,嗓子早已干哑不出声音:“我……你……!”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不…………!”
“你不该来这的!”
白萧抓住诺颜的手,泪水一滴滴穿透自己的心:“我错了!我没有理解该如何爱你!我承认我的手法不择手段,但…………!”
“想说什么?你不顾一切的来到西宁,你对不起你年事已高的母亲,对不起苦苦守候你的妻子,你什么都不做了吗?什么都不要了吗?”也许因为激动诺颜的声音有些颤抖,她转过身来,平静的面对着白萧,真希望此时此刻,她的心也能像表面一样坚强:
“你认为这就是爱吗?”
白萧尽似乎疯狂的大喊道:“我不允许任何人夺走我的东西,包括他。你不要岂途扰乱我的思想吗?我的信念!只要是我认定的东西,永远……不会……改变!”
“如果你现在改变心意,好好的回去照顾你的母亲,妻子。担起你该在白家里承担的责任。我现在就放了你,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鬼帝的逆天狂妃
“不会,我不相信你的心里没有我!”
“我相信你心里有我,当我发现自己被你设计于股掌之中是什么感觉?曾经一度的信任早就毁于一旦,难道即使这样,你还要我相信你吗?如果当初我的任性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只能和你说一句对不起!”
元镇天刚要开口,诺颜随后说道:“我当您是前辈,可是您竟然陪着他一起演这出戏!”
元镇天顿时尴尬的低下了头,见状宋洋一个重力跪在了诺颜面前:“当初宋某刺您的那一剑,宋某对不住了,但请你念在主子对您的情谊的份儿上能够放了主子,擅闯军营的罪过,让宋某一人承担。”
诺颜不禁冷笑出声,抬眼看向白萧:“回去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做傻事!”诺颜刚要下令放人,白萧突然开口道:“只要得到你,此生不悔!除非你今天把我关起来,否则只要一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
诺颜抬起头说:“你这是何苦…………!”
諸天行紀
“好,成全了你,来人,把他们一干人等全部压下去,严加看管。”
是察哈克,诺颜猛的一回头,睁大了眼睛,不只是他,还有延信,胤禵,他平安的回来了,诺颜刚想跑过去,跑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生气了吗?
胤禵原本兴奋的脸,立刻变得面无表情:“放了他们!”
大家不可置信的看着胤禵,胤禵大吼道:“放了他们!”察哈克赶紧吩咐放人。
胤禵骑马到诺颜身边,诺颜提起头,仰视着他,一双大大的眼睛楚楚可怜吧!胤禵伸出手,诺颜看了许久,终于还是把手搭了上来。胤禵把诺颜拉至马上,抱在怀里,看了眼白萧说:
“满人靠马上功夫打天下,今天给你个机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白萧接过延信递过的缰绳,一步跨上马高傲的说道: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盛世之名門醫女
胤禵笑了笑随后骑着马扬长而去。白萧也紧随其后,胤禵骑得很快,快得诺颜只听得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吓得她只得紧紧的怀住胤禵的胳膊。白萧似乎也不甘落后,两人不相上下。胤禵低头轻声说道:
“放心,我不会给他机会抢走你的。”随后一剑拍在马屁股上,马儿一跃而起,足足领先了有百米之遥。
诺颜悄悄的回过头,他要干什么?只见白萧抽出靴子里的短剑,刺在了马腹里,马像疯了似的。诺颜紧张得紧紧的抓住胤禵,他不要命了吗?
白萧似乎带有一丝邪笑的看着胤禵,诺颜一颗心狂乱的不安着,一种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只见他描准胤禵飞刀而来,诺颜脑子一片空白,挣开胤禵的怀抱抢过缰绳一回手推开了胤禵,那一刀不偏不正的正刺诺颜的心脏,胤禵滚落在尘土中,眼泪混湿了泥土:
“不要!”
有貓貴妃
白萧失神的愣在那里。他万万没想道,为了他,她竟然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
即使是再大的信念恐怕也支撑不住诺颜此时身体的重量,诺颜深知恐怕这次是凶多吉少了,看着手中鲜红的血液,诺颜的身子越来越没有力气,随即摔下马匹!
泪水模糊了胤禵的视线,他疯了一样的跑到诺颜的身边,紧紧的抱住诺颜:“我命令你,你不可以有事,不可以!”
诺颜用尽全身的力量举起手,拭去胤禵的泪水:“我不会有事的,大风大浪早已渡过,我怎么舍得!”刚说完,一口血腥的味道涌进口中,鲜血随即而出。
胤禵慌张的擦着,惊慌的说道:“上次你都没事,这次也一定不会,我答应你再也不去管八哥的事了,淡出朝政!好不好!”
诺颜终于安心的笑了笑虚弱的说:“我偷偷的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上一次我跟本就没有用力,如果不这样怎么能应付得了多额傅那个老狐狸,但这次生死不由我,我也好想告诉你…………!”
眼看着诺颜吐得越来越严重,胤禵作势就要抱起诺颜。
诺颜赶忙握住了他的手:“让我把话说完,我怕来不及!”
胤禵哭着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
诺颜睁大了眼睛看着胤禵,好想把他的样子永远的深深的刻在心里:
“无论如何,不要半途而废,只准赢不准输。”
胤禵艰难的点头。
“我许你责怪他,但不许你要了他的命!不论怎样,爱一个人没有错,更何况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我的这条命还是还给了他。”胤禵刚要开口,诺颜捂住了他的嘴,说:“就像我爱你一样,无论为你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胤禵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诺颜却丝毫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我好想听你唱给我的那首歌,再唱一遍好不好!”
胤禵赶紧拭去了泪水,坚定的点了点头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诺颜眼皮越来越重,尽管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仿佛都挣脱不了这种疲惫的感觉,慢慢的念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风、带不走你的泪
云、挽不住你的美
羞的月儿盼的月儿也为你沉醉
伤心人儿痴心人儿心碎
你是谁 让英雄如此的追
你的美 早已为江山所累
是谁的伤让你如此的憔悴
是谁的爱让你走了千山万水
你将一江春水化做相思
恩爱难舍总难回味
昙花一现繁华梦
也要相爱几轮回
无数的英雄爱你的美
不爱江山相互依偎
不顾风烟骤起战鼓
只愿携手丽人归
你将一江春水化做相思
恩爱难舍总难回味
昙花一现繁华梦
也要相爱几轮回
无数的英雄爱你的美
7日霸寵:首席誘愛小嫩妻
不爱江山相互依偎
異世之龍圖騰 肆虐的狂風
不顾风烟骤起战鼓
只愿携手丽人归
恩爱难舍总难回味 ,昙花一现繁华梦 ,也要相爱几轮回。今生有你相伴,已足矣!皑皑白雪覆盖了诺颜的身子。胤禵的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在诺颜的脸上,早已麻木的心痛彻心骨:
“诺颜,你回来!你回来!”
願你如我般情深 淡清幽
一声声呼唤震彻了山谷,震彻了山颠!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公元2006年 北京市协和医院重症527室
近戰高手 問鼎
患者皇莆文不明原因入院,昏迷不醒,2006年12月3日病情突然恶化,心跳微弱,手术室急救中………………!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