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7er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四十五章 驚魂之夜推薦-kfgws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秦王五十四年,楚王十年,赵王十二年,韩王二十年,魏王二十三年,齐王十一年,燕王…二年,燕国刚刚继位不久的王,继位不到三年便病逝,而在他继位的三年里,除却派兵来响应周天子,所做得的其余事情,也就剩下了修建长城,他继续修建燕国边境长城,用来庇护燕国边境的百姓。
在他继位的这段时间里,燕国终于完成了长城的修建,将塞外的敌人挡在了长城之外,当然,百姓可能并不太领情,毕竟这也是沉重的徭役,甚至还死了不少的燕国百姓,燕王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又因为父亲的逝世而非常的痛苦,只是在位三年,便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儿子喜,成为了燕国的新王。燕王喜,有着跟祖父一样的爱好,他也很喜欢狩猎。
不过对于这个王位,他并没有什么抗拒,他继位之后,以将渠为相,以剧幸为将,有意改变燕国疲惫的姿态,将渠建议燕王休养生息,减少税赋和徭役,并且吸收塞外的胡人,分给他们耕地,增加燕国的户籍,稳定燕国新得到的辽东之地。而剧幸却是提议在燕国多养骏马ꓹ 奖赏鼓励制作武器的匠人,准备军械。
燕王喜听从了他们的建议ꓹ 开始执行他们的方案。将渠又提议派人前往赵国,改善两国的关系,可以让燕国的商贾带着特产跟赵人交易ꓹ 换取粮食之类,提议派出学子前往马服跟赵括学习。燕王喜再一次答应了他ꓹ 将渠也没有委派其他人,亲自赶往赵国ꓹ 拜见赵王。
平阳君在回到了自己的封地之后ꓹ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封地被淹了…不错,他的食邑也遭受了水灾,在没有回来之前,赵豹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当他听闻赵括正在带人修建水渠的时候,也是派出了武士ꓹ 响应马服君的号召,帮助修建渠道ꓹ 还赠送了不少的工具ꓹ 粮食ꓹ 石头。
他还给自己的好友们写信ꓹ 要求他们也帮助赵括。
赵括很感谢他的帮忙,在平阳君的提议下ꓹ 赵国的水渠也是逐渐的成型ꓹ 郑国的确是一位天才ꓹ 他在赵国所挖掘的渠道,是计算到了该如何减少大河泛滥带来的压力ꓹ 以及如何有利于百姓,能够形成肥沃的土壤,可惜他太过倔强,不肯改变自己原先的方案,只是暂时挖通了几条耗费不是很大的渠道,其余的没有挖掘的,他也没有放弃。
平阳君整日待在自己的院落里,从不外出,哪怕是有客人来拜访,他也不会去见。当他正在院落内大声的朗读着书籍的时候,忽然有武士闯了进来,平阳君很讨厌被打扰,可是他并没有对武士发火,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竹简,看向了这位武士。武士看起来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
而自己的门客们没有拦住他,看来他是被上君派来的,只有王令,可以让自己的宾客们不敢阻拦。
赵豹狐疑的问道:“邯郸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武士一愣,他没有想到,赵豹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来历,不过,他也没有去问赵豹是如何知道的,他急忙俯身拜见,这才说道:“上君请您返回邯郸,不能让他人知道行踪。”,赵豹有些不悦的问道:“我没有问上君的命令,我问您,邯郸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安君死了。”
武士看到赵豹浑身抖动了一下,这才茫然的看向了自己,询问道:“您说什么?”
黑暗天使的復仇戀曲 暗雨·櫻落
“长安君死了。”
“他…他…”,赵豹深深的呼吸着,手脚无措,过了许久,他才抬起头来,有些黯然的询问道:“他是怎么死的?”,武士认真的说道:“是马服君,马服君认为长安君有罪,将冲进邯郸,将长安君杀死,上君拼命阻拦,也没有能挡得住他,他还恐吓上君,要求魏无忌将相位让给自己。”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赵豹瞪大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好,等到晚上,我们就出发,赶往邯郸…我会挑选几个值得信任的宾客来跟随我的,赵布难道就没有帮助上君嘛?”
“上君曾找过他,可是他并没有出手,没有阻止马服君的行为。”
赵豹又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天,他所听到的事情太多,这让他有些无法承受,他就那样呆愣的坐着,眼泪便掉下来了,也没有顾及坐在面前的武士,他捂着脸便哭了起来,“月…”,他轻轻的呼唤着,武士也没有打扰他,只是站在一旁,低着头。平阳君擦了擦眼泪,这才对武士说道:“请您让院落里的人全部进来。”
平阳君的门客们走了进来,只有六个人,这些人,却都是平阳君最为信任的人,他们站在平阳君的面前,冷静的看着他,平阳君这才开口对他们说道:“二三子,长安君被人杀害…我想要为他复仇,请二三子来帮我。”,门客们不约而同的说道:“唯。”
平阳君便开始跟众人商谈起如何赶往邯郸。
夜里,有一行马车从平阳君的府邸离开,这些人都是做商贾打扮,穿着很简陋的衣裳,平阳君就藏在这些人当中,伪装成了一位仆从,低着头,跟随在众人的身边。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车队,车队离开了平阳,便朝着邯郸赶去,不急不慢,就这样行驶了数天,终于,车队接近了邯郸。
车队里一共有八个人,除却平阳君,还有六位门客,以及一位从邯郸赶来的武士。
夜里,他们就点上篝火,在道路边上休息,平阳君坐在篝火前,面色阴沉不定,还在思索着邯郸城内的事情,他早就想到了会这么一天,可是他没有想到,赵括居然会主动出手,如今国内都是赵括的心腹,想要击败他,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这一点,从赵王的吩咐上就能看出端倪。
“奶爸”養成計劃
赵王让自己隐蔽的赶到邯郸,而不是直接宣自己前往邯郸,这显然就是忌惮赵括的实力,或者说,是不愿意引起赵括的注意。赵豹正在思索着这些,忽然,他听到了马蹄声,赵豹急忙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而他麾下的门客们也是纷纷拔出了武器,看向了那个方向。
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远处就出现了一些骑士,这些人气势汹汹的朝着赵豹的方向奔袭而来,平阳君意识到了来者不善,当这些人拔出了自己的武器的时候,门客们大叫着,迎上了他们,有门客将拉车的骏马解开,递给了平阳君,让他快些逃离,平阳君并没有迟疑,翻身上马,迅速逃离。
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喊杀声,以及宾客们的嘶吼,惨叫。
平阳君的心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这些骑士们很快就杀掉了赵豹的门客们,只有一位门客与来自邯郸的武士,抢了马匹,两人逃了出去,朝着不同的方向,可是这些人显然是只想要取走赵豹的性命,放弃了去追击他们两人,只是前往追击赵豹,赵豹听到耳边的风声,夜里也看不清方向,只是不断的狂奔。
“嗖~~~”,敌人射出了箭矢,却并没有射中赵豹。
当骑士们从左右包抄,堵住了赵豹的去路的时候,赵豹也并没有停下来,可是两边的骑士迅速逼近,两人从左右夹住平阳君,迅速伸出手,将平阳君拽倒在地,骏马继续狂奔而去,而平阳君却摔在地面上,吃痛的大叫道:“二三子是什么人?若是想要货物,我可以献给二三子!”
“平阳君,我们可不是为了货物而来。”
有骑士笑眯眯的说着,他低下头来,看着面前的华阳君,方才笑着说道:“您这是准备偷偷回去?马服君早就猜到了这一点,我们就是来杀死您的。”
赵豹忽然平静了下来,他眯着双眼,认真的说道:“赵括?不对,赵括纵然有不轨之心,他也不会做出派人行刺的事情,你们是秦人。是想要用我的死来使赵国灭亡?”
骑士一愣,缓缓拔出了腰间的短剑。
“我不明白,马服君的事情发生不久,秦国是如何能如此迅速的做出安排的?”
蘭陵相思賦
“难道,王宫内不只是有楼缓一个奸细?”
赵豹自言自语的说着,看着骑士拿着剑,朝着自己走来,赵豹冷笑着,说道:“这个计策实在不妥,没有人看到我被马服君杀死,这如何能激化矛盾呢?”
“哦?谁说没有,有两个人看到了,这就足够了吧?”,那骑士笑眯眯的说道。
“我的行踪,只有那武士与门客知道,我的门客不会背叛我…所以,那位王宫来的武士,也是秦国的奸细?”,赵豹很快就想通了,可他还是很冷静,看着骑士高高举起了短剑,他诅咒道:“你们会遭受到报应的!”,“嗖~~”,忽有箭矢从远处射来,精准的射中了那骑士。
“有敌人!”
鳳驚九霄:盛寵囂張妃
这自然是引发了骚乱,骑士们纷纷看向了周围,在这样的夜色下,能够用弓箭射中敌人,这还是不容易做到的,就在此时,从远处冒出了一伙骑士,他们各个都背着弓箭,朝着骑士们展开了进攻,战斗一触即发,双方混战在一起,只是,来的人的数量越来越多,骑士们意识到了不对。
而当他们准备回身先杀掉赵豹的时候,赵豹却已经骑上了骏马。骑士们纷纷杀向了赵豹,也不顾那些人的袭击,一心只想要杀死赵豹,只可惜,在人数上占据巨大劣势的他们,到最后也没有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赵豹直接钻进了那些援军之中,躲开了他们的追杀。
零異檔案
无法完成命令的骑士们,只能迅速逃离了这里。
赵豹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气喘吁吁,随后,他打量着这些救下了自己的人,这些人都是精锐,看起来高大强壮,而有一位老者,在众人的陪同下,微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赵豹惊讶的看着他,赵豹是认识这个人的,将渠,将渠在很久之前在赵国担任官职,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离开赵国,前往燕国。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将渠笑着拜见了他,这才说道:“若不是我出使赵国,正好赶到这里,又听到不远处的厮杀声,只怕赵国和燕国就要因此而开战了…”,将渠心里是真的有些后怕,他们彼此扎营的距离并不遥远,只是因为夜色,不曾见面,要是他没有及时发现,明天早上动身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赵国平阳君的尸体….
这哪里能说的清啊!!暴怒的赵王只怕就要下令讨伐燕国了,将渠看着那些尸体,他带来的武士们点亮了火把,将渠愤怒的说道:“这些肯定是秦人,想要破坏燕国与赵国的关系!”,赵豹眯着双眼,或许也有这个可能,同时陷害赵括与燕国?范雎不是已经死了嘛?
他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这些人装作是马服君的人,想要诬陷马服君…我的身边出了奸细,只怕,他已经赶回去复命了,得在引发误会之前,赶回邯郸!”
将渠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休息,直接命令所有人出发,他亲自将赵豹迎到自己的马车上,两人聊着天,朝着邯郸赶了过去,只是,平阳君这两天的遭遇有些太多,他太过疲惫,他甚至都有些怀疑长安君的死讯,或许他没有死,只是秦人想要除掉自己才设下了这样得圈套?
又或者这些人不是秦人,是另外有人想要除掉自己?
赵豹并不知道事情的虚实,思索了许久,方才对将渠说道:“请您派武士快马赶往邯郸,禀告这里的事情,我实在是担心会出事。”,将渠说道:“请您放心,我早就派出了武士。”,赵豹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低着头,沉思了起来,将渠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不过,他没有追问。
他这次来赵国,是为了燕国,是绝对不能参与到赵国内的什么矛盾的。
不过,若是赵国内部存在着什么矛盾,倒是可能会成为燕国的机会….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