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b69優秀小說 飲西海討論-第七十七章,戰後餘生鑒賞-k1tik

飲西海
小說推薦飲西海
“云鹤上仙的尸身收拾好了吗?”沈还风问。段奎等人用东台印束缚薛虎,元气大伤,纷纷闭关,御辰仙府暂时由沈还风和宋清玄等长老主持工作。“已经被天兵天将护送回他的渡凤山,上界会为他凝魂铸神,至于何时恢复,就得看他的造化了。”百里晋说。
“余事倒不要紧,只是心悦上仙重伤在身,不知是就在御辰仙府疗伤还是要回隐萝山去?。”
“这…”
鬼術異聞錄
“你们俩这么拘谨干嘛,我又不吃人。”罗心悦伤情严重,时而清醒,时而昏睡,又疏于调理,反而常叫佟嗣风和杨路来聊天,看着佟嗣风和杨路一直埋头呆坐着,一言不发,像木头人似的,好生没趣。杨路瞄了她一眼,委屈地说:“你现在是上仙,大师兄成了真君,到时候各奔东西了,以后恐怕再也见不上了。”“你可以随时来看我,虽然我也不会老实呆在山上。”罗心悦真心实意且一本正经地说。佟嗣风白了她一眼,说:“你伤都没好全乎就在耍嘴皮子了,难怪煅云让我俩来盯着你。”
“盯着我干嘛?”罗心悦抱起一坛子酒。
“不许喝酒!”
因为罗心悦推说还有要事处理,先在御辰仙府修养再回隐萝山去,李竺琤知道她的心思,便同意她暂时留下,自己则先一步回隐萝山去了。
“上仙,当时你不是用了燃心诀吗,为何无事?”江春一边为她疗伤一边问。罗心悦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说:“我这叫没事吗?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你好继承我的瀚海心法和燃心诀?”江春慌忙道:“不是不是,我怎么敢!”
強勢逼婚:心急老公,忍一忍
“知道你不敢。”罗心悦好像叹了口气,眼角突然泛起些泪光,但她迅速眨了眨眼,将那眼泪逼了回去:“云鹤早知道没有运用到极致的燃心诀杀不了薛虎,他···”王胜江春都噤了声,有些忧心地看着她。罗心悦笑着摇摇头,说:“罢了,又是我欠他一回。”
打发了王胜江春,罗心悦松了口气,这两个家伙大战之后突破了地仙化玄圆满,即将飞升上仙,此时灵力尤其可贵,不好好积累却给她疗伤,简直浪费。反正已无战事,她可以慢慢调养,不用着急忙慌地恢复。
取出私藏的好酒,开了封泥,深深地吸了一口酒香,罗心悦心满意足,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呢,门突然就被推开,周煅云愣愣地看着她,她也愣愣地看着周煅云。
“噗~”罗心悦把酒猛地吐到一边,挥袖将酒坛子收了,小声问:“你怎么来了?”周煅云黑着脸走到塌边,伸手:“交出来。”罗心悦抱着手,抵抗到底:“不交。”
周煅云也不勉强,伸手将她嘴角酒渍抹去,如同呵护一朵娇花,生怕她疼着。
死刑前規則
再也不壞
“没想说点什么?我可以听着。”周煅云见她好像无话,问。罗心悦却不卑不亢地看着他:“没有。”
这几天她一直顾着和来探望的仙家周旋,和佟嗣风杨路打发时间,内伤发作昏迷,却一直回避和他多说话,她的伤,可能很重。
邪魔之主 天地或
我本娼狂 葉子沐
重生之傻妻
周煅云挑眉看着她,描摹她的眉眼,她的颦笑,她的一切。
“别看了,又不是没见过”罗心悦低了低头,避开他的打量。
皇後權利大:誰做皇上我來定 沈悠
“如此娇柔的罗心悦我确实少见。”周煅云笑着帮她拢了拢头发,指腹划过她的脸颊,引得她一阵战栗。“你,你可能对我有误解。”罗心悦正经。“哦?是谁寡言少语,是谁惜字如金,是谁见到人多就头晕,是谁参加应酬就跑路,谁不知道遮澜院亲传弟子是个孤僻的怪物。”
“那不是,不熟嘛。”罗心悦有些心虚,突然觉得又有些胸闷,恐怕内伤发作,对他挥了挥手,“我歇会儿,你走吧。”“是不是不舒服?”周煅云知道她现在元神虚弱,内伤严重,恐怕清醒不了一会儿。罗心悦笑着摇摇头:“就是困了。”“那你睡吧,我看着你。”周煅云扶她躺下,罗心悦实在支持不住,躺下后太过难受,佝偻着身子陷入了昏迷。
朱玉莹和王一禾对她的伤做了些治疗,但她还得闭关,自我修复元神最为要紧,元神不定她也没法自愈内伤,周煅云便不再让她留在西海,让王胜江春带她回山去。
“若不是你这伤,我一刻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那还不得腻死你。”罗心悦真怀疑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周煅云一辈子的喋喋不休,这也没听说可以中途退货的。
復仇嬌妻
“那你要去多久?”周煅云追问。罗心悦沉默半晌,尽量让自己轻松些:“也许会很久,这伤实在是···”罗心悦自知燃心诀的威力,即使只运用一半也难痊愈。周煅云突然将她拥入怀中,一句也不她说下去。罗心悦稍稍一愣,虽然有些勉强,但还是眉眼笑开了些,在他胸口轻声说:“你现在是水府真君了,稳重些。”“你走之后我再做水府真君。”周煅云偏过头在她眉间烙上一吻,“聘书誓文都准备好了,我等你。”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