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tp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傾君淚之結緣討論-第五節 瓊花宮宮主熱推-qd0ba

傾君淚之結緣
小說推薦傾君淚之結緣
水灵看着莫飞,袖中飞出两条白色绸带忽转攻,攻变守,甚是利索。
洛子渊凝神应敌,乘莫飞空隙见也递出招数,斗然间听得‘哐’的一声,二人掌力相交。
水灵不敌急跃退后,与此时,丁驰俊趁其不备一刀劈向她,眉头一皱,右手一挥,白色绸带缠上他的脖颈,‘哧’林聪健一刀斩断布条。
水灵猛地往后退了几步,丁驰俊右手反转挥刀砍去,墨夜与瞿若白跟着上前夹攻。
面对这么多人,水灵有些招架不住,若是换做平时,倒还可以继续玩下去,但她此前在运功救人之时被南骜所伤,气息不稳,此外功力尚未完全恢复,有些棘手。
媚骨
西遊世界裏的道士 鼎故革新
念及此,水灵急忙收回绸带迅速倒转,已卷住了林聪健的大刀,借力使力,林聪健双臂剧震,险些把持不住,危急中乘势跃起,身子在空中斜斜窜过,才将白色绸带的巧劲卸开,心下暗惊:这功夫和上次狩猎假冒柳嫣的人一模一样,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若白”墨夜看了看,眉头一皱,好熟悉的招式。
水灵看着瞿若白,微微有些心软,刚一放手,只觉头顶一凉,急忙低头躲闪,掌风掠过头顶,震断她半截头发,看着散落的头发,不由皱眉,抬头看着出手之人,冷冷开口:“桀帝什么时候学会使阴招了。”
“对付你这种人,用阴招也是看得起你”南骜微微整理自己的衣服,刚刚那掌明明是冲着她的头颅却被闪开了,这人的轻功和自己不相伯仲。
仙界贏家 竹衣無塵
“是吗?”
水灵踏上一步,当下运气,迎头赶上南骜,哪知突然疾向后仰离莫飞不到两米。
“这个莫飞,真的不怕死吗?”水灵下意识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猛往莫飞胸口点去,后者只觉胸口剧痛,身体不稳直接摔到在地,此时,她下意识挥出左掌,直向莫飞的额头拍去。
“求宫主饶了表哥”不远处的柳嫣急忙下跪,磕头:“柳嫣愿一命抵命。”
“这?”
看着拼命磕头求饶的柳嫣,众人皆停下手中的动作,愣在原地傻傻的看着。
水灵微微一皱,调整掌力,左掌直扑身后的人,南骜微微一颤,早已避开。
与此时,三枚银针激射而出,一枚打向南骜,一枚打向洛子渊,第三枚却射向跪在地上的柳嫣。
这一下大出意外之外,颜秀雨急忙挥剑击开,南骜低声怒叱,伸两指钳住了银针。
长剑划空,水灵下意识的转身往后退,一道黑色的光芒朝自己射来,而那黑色光芒的源头不是别人正是南宫逸翔。
水灵认清那道黑光,急速往后退,南宫逸翔越往前攻,迅捷无比,无奈之下,水灵被逼至角落,瞬间剑尖已指在她胸口。
南宫逸翔微微停了下来,剑尖也有些偏离,“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泪痕剑”水灵看着胸前的寒光,冷冷的笑了笑。
南宫逸翔神色一怔:“你居然知道泪痕剑。”他从未在人前将此物展现,凡是见过此物之人,早已说不出任何话,而水灵居然一眼就认出此乃泪痕剑。
“此乃千百年难遇之宝剑”敛了敛眉,水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传闻出鞘必饮人血。”
“你想做什么!”
似乎察觉到她的意图,南宫逸翔急忙往外撤,谁知水灵直直往前,衣襟破裂,长剑刺入,那一抹幽红,红得人触目惊心。
“噗”水灵受到重击,吐了一口鲜血,看着南宫逸翔,眼中瞬间闪过一丝高兴,“南宫逸翔你不愧是邺帝,下手快、狠、绝,咳咳…”
咳嗽声越发的剧烈,黑发快速的颤动,伴随着一丝血腥味蔓延了出来。
此时,那白皙的脸上瞬间一片阴暗,黑色的血从唇角狂喷而出,分外狰狞,那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心口长剑缓缓离开自己的身体。
出嫁不從夫:本王老婆太犀利
“你为何要这么做?”南宫逸翔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只想知道你的身份,不想杀你。”
水灵捂着心口,抬眼对上他的视线,突然绽放出一抹笑容:“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南宫逸翔脸色倏然僵住,他听错了吗?她欠自己的,为何会欠自己…难道…想到什么,他看着水灵的目光变了又变,“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馬賊之王
“哈哈哈…”水灵好似突然间疯狂了一般,发出疯狂的笑声:“散花掌…第三式…满天花雨…”
史上第一寵婚,早安機長 D調洛麗塔
南宫逸翔红着眼,大吼出声:“快躲开…”
‘砰’的一声猛响,五颜六色的花朵瞬间飞扬而起形成一道巨大的花瓣龙卷风朝众人席卷而来。
“怎么了?”还未等大家有所反应,四周突然寒气四射,几人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寒气,不由地对视一眼。
‘轰轰隆隆’一道掌力凭空而落迫使几人赶紧散开,然后紧接着,四处传来爆炸声,疯狂的火焰朝着四周飞速的迫去,一时间火光冲天。
然就在这冲天火焰中,两道黑影急忙扶起水灵,拉着如冰,跃上屋檐消失得无影无踪。
抗日之兵魂傳說
巨响之后,漫天浓烟伴随着满天花雨,四散飞扬,让人看不清任何东西。
“喂,你们怎样”墨夜咳嗽几声,这浓烟差点呛死人。
“没事”丁驰俊扶着林聪健,看了一眼,“你们怎么样?”
南宫逸翔捡起地上的面具,看着满天花雨,微微皱眉。
洛子渊急忙询问:“你们都没事吧。”
南宫逸翔咳嗽几下,“我没事,骜怎么样?”
“朕没事”南骜甩了甩衣袖,拨开这浓烟。
“没事就好”瞿若白微微一笑。
“太好了,大家都平安无事”颜秀雨带着柳嫣走了过来,看了看,这才放心,刚刚的爆炸还真以为大家都出事了。
柳嫣对上莫飞的视线,两人呆立半晌,一声轻呼,“莫飞哥哥。”
棄妃翻身:我的皇上我做主 子木
莫飞再也忍耐不住,而柳嫣早已泪珠盈眶,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不顾在场的众人,抱在一起。
林聪健走到颜秀雨身边,拦过她的肩膀,颜秀雨顺势靠在他的肩上,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都没有开口说话,南宫逸翔看着二人,手不自觉的摸上怀里的人皮面具。
“咳咳咳”洛子渊出声提醒二人。
莫飞一愣,带着柳嫣下跪,“臣与嫣儿本就有婚约,还请皇上成全。”
“皇上,当日入宫的柳嫣并非真正的我,柳嫣对赤焰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柳嫣磕头,“在柳嫣心中爱的是莫飞,要嫁的人也只有莫飞,还请皇上成全莫飞与柳嫣。”
“朕知道当日进宫的不是你,可现在仍是朕的凝贵妃”南骜看着二人,依旧是那副冷漠的表情,可心底却如同黄连般苦涩,他没到自己喜欢的人却一直戴着柳嫣的面具欺骗他,而他居然傻乎乎的被闷在鼓里。
林聪健微微行礼,“皇上,你既然知道当日入宫的并非真正的柳嫣,那就说明以往的种种皆于柳嫣无关,还望皇上成全莫飞和柳嫣。”
“皇上,我们也见过那个柳嫣,她和嫣儿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颜秀雨也下跪,柳嫣和莫飞这对实在是太苦了:“就算有着相同的面孔可毕竟不是同一人,皇上把嫣儿留在你身边也是无济于事,还望皇上成全。”
“骜,他们说的在理,这个柳嫣完全不是嫣儿”洛子渊看着柳嫣,不由的摇头,此人身上完全没有那个人的感觉,“在她的印象中我们这些人完全是陌生人,你又何必执着于此。”
柳嫣似乎想到什么,开口道:“若柳嫣告诉皇上当日替我入宫的人是谁,皇上是否可以收回成命。”
“呵!还会和朕耍嘴皮子”南骜冷笑道:“你的事都还未解决,还敢要朕成全。”
“你知道是谁”瞿若白和墨夜对视一眼。
“是”柳嫣抬头看着南骜,“她才是皇上所爱之人,就以这个消息换取我和表哥的幸福,皇上可愿意。”
南宫逸翔听到所爱二字时不由一愣,转头看着柳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你真的知道。”
“我被囚禁这么久怎会不知此人的身份”柳嫣慢慢起身,坚定的看着南骜,“皇上可愿意与柳嫣交易。”
“说”南骜的身躯异常冷淡。
“琼山之巅,琼花宫宫主”柳嫣缓慢地说出这几个字。
南骜一怔,转身离去,“传朕旨意,凝贵妃暴毙,此外,莫三公子救驾有功封为兵仗局侍郎,不日与朕之义妹南嫣公主柳嫣完婚。”
南骜这句话,无疑是撇清他和柳嫣的关系,同时成全莫飞和柳嫣这对痴情人。
“谢皇上”柳嫣和莫飞同时磕头谢恩。
丁驰俊三人不禁吓了一跳,她居然和琼山有关。
瞿若白和墨夜皆是一惊,脸色越发难看,琼山之巅,琼花宫宫主!原来是琼山的人!
顷刻间,南宫逸翔只觉气也喘不过来,原来是她!终于找到她留下的足迹了。
洛子渊敏锐的察觉道瞿若白墨夜眼中的诧异,更察觉到南宫逸翔仿佛是知道这个柳嫣的身份一般,琼山之巅,琼花宫宫主,这个水灵到底是谁?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