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kk5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鳳戲蒼穹-第二百九十章 完結向;我可想死你們了閲讀-h391p

鳳戲蒼穹
小說推薦鳳戲蒼穹
城门上,叶紫涵眺望着马车,而在叶紫涵后面的壬戌涅玺却是眺望着叶紫涵与马车,叶紫涵并不知道壬戌涅玺就在自己的身后,因为壬戌涅玺除了正规场合才会和她站在一起。这次壬戌涅玺主动的站在了她的身后,她若是知道了一定很开兴。
只是她不知,只因这样的便错过了。
——青丘国——
“你们快点给我下去准备,子笙很快就来了。”鹤清看着拖拖拉拉的众人,一脚踩在椅子上,撸起了袖子大喊。
族人们都忙的不可开支,晕头转向,而鹤清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个小丫环抱着一堆红色的玲珑绸缎走过来,问:“国主,这个要不要挂在上面?”
“这是用来干什么的?”鹤清看着笑的合不拢嘴的小丫环问,虽然是要欢迎,但是不至于用着大红色的玲珑绸缎吧,这又不是成亲。
“国主,柯大人说了,这是为了…”小丫环低着头已经笑的说不出话了,而小丫环越是这样鹤清越是惊讶问:“为了什么?”
在鹤清的炯炯目光之下,小丫环说:“国主,柯大人说了,是为了准备您与柯大人婚礼要用的东西,还吩咐我们一定要给您们的寝宫挂上,这才喜庆。”
听罢,鹤清一阵脸红,马上打发着小丫环走了,躺在太师椅上揉着眉头,好像很闹心。这么一来,鹤清才注意到很多地方挂上的都是玲珑绸缎,都是大红色,这分明不是为了迎接白栖月准备的,分明就是在准备他和柯炎的亲事啊!
鹤清想到这即是一阵尴尬又是一阵喜悦,只是现在的心情不知该怎么表达出来。
“阿清,你不舒服么?”帮着忙活的柯炎见他躺下了,走过来关心的问候一下,其实他的手里还拿着剪纸,看是为了亲事准备的。
“我很好。”鹤清看到了他手中的剪纸更是脸红,忸怩的侧过身去不让他看到,但是柯炎已经看到了。
“有事记得告诉我。”
柯炎说着,鹤清没有再听到他的声音,以为他就这么走了,不免有些小情绪,嘟哝着抱怨他。但是没有离开的柯炎被他的小情绪弄笑了,俯身在他的额头浅浅一吻说:“听话,等我去忙完了就来陪你。”
又是这样的回答!
鹤清心里大喊着,已经愤怒到掀桌了,只是他还是忍住了,每一次出去完成任务的时候他都是这么说的,然后等他日思夜想,等了好久他才回来,可是他回来也是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陪他。
不过现在的柯炎可是让鹤清爱恨交加,咬着唇却又不甘心,因为柯炎又是用这样的理由打发他,但是柯炎今天亲了他,这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脸花痴的鹤清回想着他方才在自己的额头上一亲很是心花怒放,高兴的到地上打滚。
因果抽獎系統 偶爾悲傷
獨家蜜寵:無賴總裁明星妻 東路西雪
而在远处看着幼稚的他的柯炎无可奈何的溺爱一笑,摇了摇头继续忙活着手上的工作。
因为鹤清成日都在指挥,很快的就布置好了地方,就差白栖月他们来了,当夜,忙了一日的柯炎终于有时间休息了,变回原形的鹤清跳到他的身旁,用自己的头去蹭了蹭他,而柯炎躺在床上轻柔的抚摸着他。
很多时候鹤清都不会用人形与柯炎完成这些亲密的动作,或许只是因为鹤清认为他们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你今日累了你就早点休息吧。”鹤清抬起头看着他,用着自己的身子在他的脸上蹭了蹭,他也知道他很累,所以不想让他太累。
“阿清,明日子笙或许就到了。”柯炎侧了个身,将他抱在怀里,只是鹤清的原形很小,自然也就抱的近。
“嗯,你可一定要与我去迎接他们。”鹤清红着脸说,但是他不怕,因为他是背对着他的,他看不到。鹤清想着借明天的日子让他们都接受柯炎,以另一种新的身份介绍柯炎。
只是还没有承认关系得他们似乎都不曾开过口,现在却要他开口,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了,但以后都要说,为了不让以后这么的尴尬,他选择了明日。
“嗯。”柯炎搂了紧他便睡去了,而此时还在赶路的白栖月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让凤栖寒很是担忧。
“怎么了?”凤栖寒给她加了一件披风问,白栖月摇了摇头,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只是吹了点凤风,比较冷吧。
狂妃嫁到:皇上請翻牌
凤栖寒还是不放心,停下了马车歇息歇息,以他们的速度,明日就应该能到青丘国了,不知桃花节过去了没有。
“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若是遇到了什么可就不好了。”白栖月望了望周围的环境,漆黑一片,繁茂的树叶遮挡了本就昏暗的月光,风吹过的声音飒飒的响起,积雪掉落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走过。
“娘亲,我们已经遇到了。”双眸能够在夜里发出锐利的眸光的小月盯着窸窸窣窣向他们走来的人群,这群人自以为是他们看不见,却没想到他们手中的大刀出卖了他们。
大刀折射了月光,一刀刀阴冷的锋芒将马车包围其中,小寒仔细的听了一下,来者不下数十号人,皆是不友善者。
“不必废话。”小月薄唇微掀,随后就马上的冲出去了,婆娑的月光之下,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的穿梭着,伴随着一条条细长浓密的股线,股线穿插过交错的树枝,一根根直达来者的命害。
一击便要了来者的小命,在错乱之中,领头人似乎有预谋的跑了,但是小月识破了他们的计划,五条股线直直的飞向了领头人,将他捆绑,束缚在地。
小月用力一收,那领头人便在马车的面前停了下来,苦苦的求饶着:“姑奶奶饶命啊,姑奶奶饶命啊,小的知道错了,小的知道错了。”
领头人还有自知之明,懂得在这个时候求饶,但是这招对于小月来说没有用,小月只会觉得他烦,再用股线堵住了他的嘴,这下也就只能扭动着身子了。
问询而来的白栖月看不清领头人长得什么模样,但是她并不好奇问:“你是何许人也,为何要在这里行凶?”
小月若不是念及白栖月要询问才放了他的嘴,只听领头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在下三二,是一个无业游民,被迫的赶出了家长,只好在山中做起了强盗,没想到今日遇上了姑奶奶一行英雄豪杰,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姑奶奶能够放了我们。”
“那你为何不去寻找工作,一定要在这当土匪?”白栖月问,听三二的哭诉她倒是想起了李坚他们,李坚将镖局经营得风生水起,也算是上是数一数二的镖局了。
衰尾招男好運到 夏喬恩
“若是真的有这么容易,谁还会来当过街老鼠一样的强盗,像我这样的,上个街都能把人吓跑,这还让不让我活了。”三二说着就哭起来了,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哭了,这让小月很是看不起。
“闭嘴!”小月一打股线,发出啪啪的声音,吓得三二马上闭了嘴。
废话了这么多,白栖月也能够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了,好心的说:“你可听说过鸿门镖局?”
獵人流星物語 櫻雪宸
“就是非常厉害的那个?”三二反问,他可是领略过鸿门镖局的专业性,身为鼎鼎有名的土匪头子,他要去劫镖却没想到差点被那些人打死,那些人都太恐怖了。
“你去找到镖局,便说是子笙姑娘叫你来的,会有人安排你的工作的。”白栖月说,看到三二对她的大恩大德感到喜极而泣的时候只是笑了笑便让小月回来,继续赶路了。
而感激涕零的三二等到他们离开了以后才恍然大悟,挣扎着还是没能把股线挣脱开,欲哭无泪的大喊:“姑奶奶,你能不能先帮我解开这个绳索啊!”
三二大喊,但是他只听到自己的回音,剩下的只是一片死寂,三二当真是欲哭无泪,只能想一只虫子一样蠕动着走,这可是要吓坏夜路人的节奏,不过好在经过他的坚持不懈,他终于成功的挣脱了股线,那么现在他就向着鸿门镖局去了!
都市邪眼
三二斗志昂扬的启程了,而赶了一夜的凤栖寒他们一早果然到了青丘国。鹤清已经在门口迎接他们了。
小寒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风景,已经两只小短腿蹦跶着向鹤清跑去了,双手伸出来亲切的大喊:“舅舅,小寒来了!”
鹤清第一次见到小寒,很快的就对他的翅膀产生了很多的兴趣,激动的抱着他大喊:“小寒啊,你可真是可爱。”
被表扬的小寒嘿嘿一笑,跑向小月把不情愿的小月扯了过来,洋洋得意的介绍着小月:“舅舅,小月才可爱呢。”
小月的翅膀是白色的,很是迷你,小巧玲珑的深得鹤清的喜欢,鹤清伸手想要抱小月,却被小月冷冰冰的拒绝了,话都没有说一声的就转身离开,让鹤清很是失落。
但是看到迎面走来的白栖月马上又焕发生机,冲出去一个熊抱,但是他被凤栖寒拦住了,凤栖寒冷下脸说:“你不能抱她。”
望着凤栖寒坚定的眼神,鹤清马上变得委屈巴巴的,双眸闪烁着星光问:“为什么,子笙,我可是想死你了,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带着小月和小寒来看我。”
这么说来,反倒是白栖月的错了。
“月儿与寒儿年纪还小带他们出来怕是会惹了什么祸,所以才没有带着他们出来,现在不正好,遇上了桃花节。”白栖月笑着说,她知道凤栖寒为何不让鹤清拥抱自己,因为鹤清大大咧咧的怕是会一不小心摔了她。
“是小寒,不是我。”在她身旁的小月鄙视的看着他们,推脱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小月,你可真是越来越让我喜欢了。”鹤清还是热脸贴着冷屁股,不断的对着小月投怀送抱,但是小月总是会躲避,最后无奈,直接打了他,打到他不敢再主动。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鹤清尴尬的看着她们说:“都进去吧,赶了这么久的路也应该累了,今天我做东,让我好好的招待你们,为你们接风洗尘。”
鹤清说着,喜庆的钟鼓之声适应的响起来了,锣鼓喧天之中柯炎秩序井然的主持着一切,看着鹤清幸福的面容感到从所谓有的满足。
“子笙,我可是看出来咯,你说,你是不是有了身孕了?”鹤清趁着凤栖寒去照顾小月小寒的时候找到了白栖月,挑挑眉看着她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了,只要留心谁都能够看出来。
被发现的白栖月幸福满满的点着头,视线被忙的不可开支的柯炎所吸引了,问:“这八年你们可是做了什么?”
一说到这,鹤清的脸马上的红了,可是他躲避了这个问题,但是白栖月已经能够看出来了,对着走过来的柯炎会心一笑说:“你们可有什么打算?”
语罢,柯炎自然而然的搂过了鹤清的肩,一本正经的说:“我们明日就要成亲了,你一定要来,阿清很希望能够听到你的祝福。”
重生之家有惡少 三十載
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學習讀本
“一定一定。”白栖月笑嘻嘻的点着头识趣的离开了,她自然知道自己过去只不过是一个电灯泡而已,与其偷听不如让他们有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见着白栖月跑了的鹤清马上推开了他停留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羞赧的说:“我们何时决定了是明日举行的,不是没有那么快吗,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说。”
鹤清气急败坏的用双手赌气的拍着柯炎的胸膛,而柯炎很是无奈的抓住了他挑衅的双手,紧紧的抱着他,似乎很累的说:“阿清,我想要你,很快很快的,不想等到明日,我就想现在,我已经等不及了。”
这样的话鹤清竟然能够听到,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原来等这一天他等了这么久。鹤清不知他这么年是怎么样无奈中熬过的,但是至少他不会让他等了。
“我们明日就举行,就明日。”鹤清抬起头笃定的说,但是鹤清看到了他上扬的嘴角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马上愤怒的一拍他,道一声讨厌就跑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