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kg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鮫人的眼淚 氷未融-全文一章看書-hz0xq

鮫人的眼淚
小說推薦鮫人的眼淚
(一)
海风拂面,夜晚的海是这样宁静,每划一下水都感觉打破了这夜色。听着仅有的划水声,缓缓前行。不知划了多远,突然那个满月之夜,我终于可以浮出水面,沐浴着满月之光,被海风轻抚。这就是海面上的感觉,我深吸一口气,让海面湿润的空气流入肺腑,用每一个毛孔感受着风。
我坐在一块突出水面的礁石上,凝视着平静的海面。突然我看到海上有一个小小的光点,如星光般,渐渐地那个光点越来越大,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感觉像那海沟中深海鱼用来引诱猎物的发光体。想到这里,我急忙潜入海中,静静地在水下看着。
“咦,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的呀?看错了吧,果然这么晚了怎么可能会有人。”
重生之最強學霸 大肉雲吞面
我听着来自光点的自言自语,那种声音,我从未听过,清脆、温柔,一点点淌入心房。我好奇的探出水面,看到了声音的发出者——来自陆上的人类,远远地就可以嗅到那人类身上大海和泥土相互夹杂的味道。我不禁好奇这个人类的脸,有着这样的味道,这样的声音,会是怎样的容貌?
我游过他身旁,看清了他的脸,那是一张男子的脸,轻弯的的眉毛,似笑非笑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和微微上挑的唇。在看到他的那一瞬,我愣住了。是一种完全没有过奇妙的感觉,胸口猛地一紧,我急忙潜入深海,身体周边泛起光点,身上的鳞片慢慢褪去,渐渐变成人类女子的样子,只是多了一尾鱼尾,身上的鳍消失使我的上半身更加像人类的女子,甚至已经完全成人类女子。
年长的同族们曾告诉过我,当满月之夜浮上水面看到的第一个人类会改变我们的性别,与其相反的性别,并且爱上那个人类。我并不知道它们所说的“爱”是什么,只知道现在我渴望再见到到他。为了再见他一面,我夜夜浮出水面,坐在那块乌黑的礁石上,苦苦等待,即使没有结果……
無敵小仙
回忆着他的脸庞,回忆着他的声音,不犹对月而歌,用歌声去回忆他。渐渐地,声音开始婉转、凄凉、哽咽,就像我真的无法再见他一样,使劲地摇头,我不要这样。但是眼睛开始模糊,有咸咸的水从眼眶滑落,从脸上滑下之后变成颗颗洁白发亮的珍珠,在呜咽声中敲击礁石发出清脆的响声。好似要铭记那夜的相遇,让一切不可磨灭……
魚肉三國 燒餅夾鹽
穿越德妃vs數字軍團 荼妃
在与他邂逅的第五个夜晚,我像往常一样想浮出水面回忆他,歌唱他,但身体却越来越重,当我拼命游到礁石上时已精疲力竭,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张口,却只听到无法连续的声音,已经无法撑到下一夜了吗……流落最后一滴泪时,我看到了第一次看到他时身体周边的那种光点,在微弱的光点中我再次看到了他的脸,想叫住他却再也无法发出声音。最后一滴泪变为珍珠沉入深海,我也化为尘埃,就如从未到过人间般永远消失,没有痕迹……
妖孽王爺代嫁妃 緣北南
雪的楓之戀 落花不哭
(二)
那个满月之夜,我第一次在夜间出海,父亲曾告诉我,夜晚出海的要点“一盏灯”,因为这样会有鱼聚拢过来。
看见前方的礁石上有一个人,在微弱的星光下朦胧地模糊不清,当我离进时人影却又消失不见。
薛蟠之閑話紅樓 山海十八
“咦,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的呀?看错了吧,果然这么晚了怎么可能会有人。”摇摇头准备返回,今天的收获不大啊,明天再说吧。
父亲的病日益严重,几天后才见好转。几天都未能出海,渐渐淡忘了那天的事情……
罪妃難當 美顏控
在那之后的第五夜,再次出海。宁静的海面传来轻声,本以为只是海浪的声音,可越往前声音就越清晰。那是一个女子的歌声,清澈、空灵,只是有些断断续续听不清内容。我被那歌声吸引,越发向前,想看看这美妙声音的主人是怎样一个女子。缓缓地划桨,聆听着渐近地歌声和身边的划水声。当我终于临近那声音时,却又戛然而止……
清晨,为了父亲我继续出海。像夜晚一样把船划到礁石前,准备撒网是却看到礁石上有粒粒珍珠。伸手拿起,颗颗圆润饱满,还有着光泽,好奇着这些珍珠的由来,不由联想到昨夜的歌声,是那个女子留下的吗?那么她还会再来吗?边撒网边在礁石旁等待。
日光高照,我仍然没能等到。收起网和珍珠,不如到晚上在来看看吧,抱着这样的念头,返航回岸。
月亮升起,出航。这一夜,我没能听到歌声,往后几夜也没能再听到……
父亲的病突然恶化了,郎中告诉了我个方法,用珍珠磨粉掺进药里。无奈用那日得来的珍珠为父亲煎药,日复一日。在还剩最后一颗珍珠的时候,父亲奇迹般的痊愈了,大概是珍珠的功劳吧。我拿起最后一颗珍珠,莫名的落下泪来,不明所以……
拾骨者的傳奇:極地深寒 糖衣古典
豪門蜜寵:霍爺的專屬小甜心 狐妃狐
又一次来到那块礁石旁,把最后一颗珍珠放在上面,“对不起,姑娘。一直都没能在遇到你,还擅自动用了你的珍珠,不过也是因为你的珍珠,父亲的病能够好转。我没有什么可以补偿姑娘的,只有一块从过世母亲那里得来的玉佩,还望姑娘再来的时候可以原谅在下。”放下玉佩,转身离开,也是最后一次离开那块礁石……
(尾声)
少年再也没有去那块礁石旁,也不再知道那个歌唱的女子是否还会回来,但这些都不再重要了。但少年落泪时并不知道,也不会想到曾有如此痴情的鲛人在等待他。变成少女的鲛人见到了少年的最后一面,在最后一滴泪滑落的时候她笑了,因为苦苦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她如愿的再一次见到了少年,可她不知道,少年也许并不记得她。
也许少年在第五夜的时候加快划桨还可以有机会见到少女,但这也许是天意吧,错过了一次便是永远。即使之后夜夜去礁石旁也不再能等到少女,不再能听到那仙乐般的歌声。
多年之后,少年洞房花烛。夜晚他再次听到空灵的歌声,这次不再那么断断续续,歌声中,少年好似听到“看到你幸福就好”不久便在歌声中睡去。次日少年醒来,看到了枕边有五颗珍珠,洁白圆润,这一次少年小心翼翼的收起,湿润着眼眶,打开窗,好像又回到了满月的那一夜……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