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8s0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三春白雪歸青冢 線上看-第九十五章 金使入朝相伴-cqvk9

三春白雪歸青冢
小說推薦三春白雪歸青冢
那一招实在强劲。只见武亿衣衫隆起,不住向后退去。但即是如此,他依旧姿势不改,甚至连抬起的右脚都未曾落过地。
國寶蜜妻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王者
蔡京甚怒,双掌连环套击。武亿身感刺痛,好像阵阵罡风已透过层层衣衫刺入肌肤,不觉皱了皱眉头,暗想:“这内力果真厉害。”蔡京稍露喜色,心想:“瞧你如何逃脱。”
超級位面商人 黃刑
武亿虽没有出招格斗,但其实因北斗七星诀为内功心法,却是早已聚集内力积极抵御了并按捺时刻寻找时机反击。然而若非绝顶高手是看不出的。众人尚以为武亿被逼得毫无招架之力。天子与群臣看个热闹,只觉刺激有趣,博彩声不断。
喧闹声中,耶律大石道:“这小兄弟说话作数,是条汉子,但以此下去,只怕丢了性命,大不值。”那带半边面具的听了,笑道:“不见得。”萧沣道:“是了。大石还是不懂中原武功,他们武功便和他们为人一样,虚实相成并相就。自古不见甚么‘声东击西’‘围魏救赵’‘围城打援’的么?兵之诡道术之诡辩,只有学问方才多几分真诚,但也不乏投机取巧之辈,那些御用文人便属此类。总之中原人多狡诈,和他们打交道总不能托以十二分真心。中原武功我远没有郭兄弟厉害,但其中门道倒是精通。相隔甚远,蔡京的内力劲风犹能刮骨,可见他武功之厉害。按理说在场的没几个会是其对手,更别说毫不还手便能胜过的了,哪怕这位少年是天底下武功最强的人亦复不能,何况他年纪轻轻,即便修习了绝世武功,火候也还欠缺,那是不可能的。这说明一则他武功着实高强,二则取了一点巧。蔡京因一时愤怒招招实实,且见数招不下,往后每一招便胜前一招。而那少年必有强厚内力护体,再则必是一个武学奇才,一面以退势求进招以虚招诱敌深入,一面暗记其法顺导其下招,最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可见这少年小小年纪已有许多实战经验,胜过不少武功强他之人啦。”那姓郭的笑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便是求胜的决心。他性格坚毅又义薄云天,倘若收其真心,仗为己用,必胜十万军马。”萧沣抿了一口茶,道:“这可困难。他没有许多梦想,无意为谁效劳,只有一个姐姐。”想到这里,他把眉头一低,茶水里映出放大的双眸,纤浓的睫毛氤上水气,不知怎么便十分感慨,心想:“那女子总忍不住让人怜惜三分,不知现在可还安好?”
無限隨機 肚包雞
黑籃前情回顧
天神主宰
武鬥幹坤 金森
转念又想起新婚妻子。他们成亲不到两日便因到东京各方部署而致分离,独将她一人留在天山雪梅庄。心口泛疼,向那半面人道:“小郭,以海东青传书一封,速速送传夫人。”姓郭的领命。萧沣想起妻子,思念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当即向赵佶讨了文房,写道:“为夫甚是想念,望夫妻早聚。”卷了递给小郭。他转身即寄了出去。
錯進洞房:天才萌妃戲邪王
回到武蔡交战状况。只见蔡京已使出他那把经久不用的神威铁尺。约摸尺长,虽为玄铁浇铸,但呈冰白色,瞧着倒像冰柱子。那铁尺忽长忽短,时硬时软,硬时犹如千钧压顶软时犹如身陷泥沼,比甚么巧如灵蛇的软鞭兵器可要厉害的多啦。武亿只感胸口甚闷,似要将胸骨挤碎,但仍然咬住牙齿,一副抱月姿势。蔡京虽感受到一股异常强大而奇谲的内力,亦觉难以抵受,但想武亿年不过二十,就算日实夜习,招式可以完美无缺可内功是绝难胜过自己的。因见武亿脸部扭曲痛苦,只道是他终于承受不住,便想再补去一招,压垮那支撑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里以尺带气,封住武亿退路。头身倒转,一跃而上,整个人便重沉沉压下来,好似如来神力。众人屏气凝神,一片鸦雀无声。突然之间,影分数丛,一下子多出无数个武亿来。蔡京一时失神,猛然头顶生风,却是武亿套了他最引以为傲的“菩提掌”中一招“铺天盖地”。但蔡京反应极快,当即将铁尺放在二人之间,护住身势,再鲤跃龙门反跳出去,找定真身后,以一招“风卷残云”狂袭向武亿。但他早已料此后着,一时身如闪电,直冲冲地迎撞而上。
不懂行的只道是武亿被一击而中,心想只怕性命堪舆。赵佶等宋室君臣连带金使都一惊而起。在他们眼中,适才画面便如电闪雷鸣一般,胆小的更是震的身躯发抖。
待定睛一看,却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武亿好生生站定,仍是初时立单脚单掌的样儿。他向蔡京笑道:“蔡太师,我这招‘破风散云’式,可使得还行?对了,区区在下还会‘砍藤去蔓’式,‘顺藤摸瓜’式,还有‘风中劲草’式,‘翻石破土’式,云云,共一十八式呢。”蔡京脸色如土,却相当镇定,心想:“恩师乃佛门高僧,所学颇多,但一门绝技只传一人,这规矩始终不改。又不许徒弟喧嚷,世人只知我铁尺神威,却不知铁尺开路,真正厉害的乃是‘菩提掌’,这小子如何亦能使出来?哦,对了,定是他见我招式中有风云之状,便胡乱诌些甚么破风散云的,又见之前招式绵密,缠斗紧绕,便想到藤蔓,胡诌罢了。但毫无疑问,他幻影双双那一招着实厉害,倒像数十年前纵横江湖的‘幻影剑法’。此外,内力很不错,但说到深厚似乎不及我,然而源源不绝,而且像个大漩涡,有极强的吸纳之力,遇强则强矣,真是怪哉,不知甚么功夫了。”
華裳
裁判官看得分明,高声宣道:“第一局,武将军险胜。”赵佶虽不喜武斗,但看人武斗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前没少让高俅陪着校场观现成的,却都不及这等精彩,当下着人封赏。
金人眼见也不得不服。那大迪乌本来心高气傲,瞧不起宋人骨子软一副女人作派的,这时见了,连施大礼,道:“在下服了,这功夫金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犹如神仙作法相斗,妙,妙,妙得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