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0pp精品都市言情 《琉璃易碎彩雲散》-第十一章閲讀-5awyv

琉璃易碎彩雲散
小說推薦琉璃易碎彩雲散
“快去救火”琉镜看到起烟的方向就知道大事不妙,那里是齐术待的地方
“你们只知道提防我,可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啊!哈哈哈……”木枫疯狂的大笑
“大人,火已经扑灭了,只不过齐公子已经死了,现场还有一个女子的尸体”听到属下的汇报,大家已经猜到了那个尸体是谁
“绿柳吗……”琉璃脑海中不禁想起那个拿着刀爱哭的姑娘
“你也不用为她感到难过,她早就想死了,她这也算是解脱了哈哈哈哈……”琉璃静静地看着木枫,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为了复仇什么都不顾的疯子,伙伴、亲人、包括他自己……
“带他下去吧”琉镜将人押了下去
“你还好吗?”云谨洛看着情绪不高的琉璃
“为了报仇真的什么都可以不顾吗?那是他曾经最好的伙伴啊……”琉璃呢喃道,云谨洛听到琉璃的话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琉璃
‘也许我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刑部大牢
“木枫你不想说说吗?”琉璃看着坐在草席子上的木枫
“说什么?杀人的过程琉璃郡主不是已经帮我说过了吗!”木枫抬头看了看站在栅栏外的琉璃
“那以前的呢?”
“以前的?以前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我想听实话!”木枫听到琉璃的话先是一愣然后缓缓的抬起头
網王同人-燕歸
“既然如此,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柳木两家本是世交,长期合作一起做着皮货生意,柳家负责押送皮货,木家负责出售,木家不甘心只蜷缩在那样的一个小城,便同柳家商量来京城发展,柳家同意了,让木家先行一步,柳家随后押货赶到,可是到了京城生意并不好,就这样柳家的搬迁便延后了”
“直到半年后生意开始有了起色,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意特别红火,就这样柳家带着百箱皮货踏上了上京之路”
“生意红火自然也让人眼红,当地的皮货商勾结土匪,让他们抢了柳家的货,柳家的人男的全部杀掉,女的都带回了山寨,至于货物吗当然是都烧了哈哈……”
“之后呢?”
“之后?之后他们开始在市场上疯狂打压我们家,直到那天晚上木蝶遇到了那三个畜牲!”提到李宝三人木枫的眼睛变得血红
“他们三人像约好了似的一同向我家提亲,父亲都一一拒绝了,可是他们依旧每日都来,而且父亲一天不答应,他们打压的力度就加重一分,后来点根本就开不下去了”
“有一天,妹妹收到了一张门口小厮送来的纸条便自己出去了,等我们在找到他的时候,她一个人躺在城西破庙里的草堆上,衣服的碎片被扔的到处都是,脸上全是泪痕,嘴角还带有淤青,父亲当场晕了过去,母亲眼睛知道后一夜白了头,妹妹成天不吃不喝,整个人像块木头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从那之后李齐柳三家再也没登门提亲,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一定是他们干的”琉璃看着木枫,现在的他像极了一只舔舐伤口的孤狼
“即使在那种情况下妹妹也没有寻死,她只是不吃不喝,直到那封来自家乡的信送到了妹妹的手里,你知道信里写的什么吗?”木枫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牢房门口,双手死死地抓着栅栏,眼睛瞪的老大
“是退亲书!哈哈哈退亲书,是他英伟的退亲书”说完木枫便倒地大笑,笑得连呼吸都乱了
“怎么会?”琉璃觉得不可思议,却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英伟爱的不是木蝶
“你被骗了,你们都被骗了,妹妹知道了这件事以为是她失贞的事传到了老家,英伟才退的婚,便开始发疯,经常做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每天我都会守着她陪在她身边,有一天柳家的人再次上门提亲,只不过这次换了人是柳家的长子柳木,他进一进屋便跪在我父母面前,他说他会一辈子对木蝶好,自此不在纳妾只爱木蝶一人,父亲见他真诚又不嫌弃妹妹,便同意了,可谁知到成亲当天柳木被柳仕害死了,妹妹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柳仕害得柳木?柳木不是……”
“马匹受惊?确实是受惊,不过是柳仕干的,这是齐木亲口告诉依依的”
逆亂傳說 血狐
“依依她从醉乡楼出来就去了齐家对吗?”
“没错,她在齐家当丫鬟,所以才会知道你们把齐木藏在哪”
“知道我们在为什么还去?”
“我不想欠那个人的人情,他不配,我要让他这一辈子都活在内疚里”琉璃一下子就知道了,他说的那个人是英伟
“我木枫这辈子不欠任何人的更不欠他英伟”
“那依依呢?她为了你所谓的复仇,丢了命……”
“你知道什么?她得了脏病,已经没得救了,当初我是在妓院里找到她的……”
“给你画画的人是谁?据我所知你和依依都不会画画”这个画画的人也算是帮凶,琉璃并不相信那个画画的人呢完全不知情
“你找不到他的”木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最后一个问题!”
“你明明可以悄悄解决李宝,为什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因为我妹妹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死的!”琉璃静静的看着木枫
“我同情你的遭遇,感叹你的英勇,却无法同意你的做法,每一凶手都应该得到律法的制裁,而不是你的私刑,即使你再痛恨,也不该失去人性”琉璃说完便转身离开,留木枫独自坐在牢中
極品邪神【完結】 丹韜
“英将军,你说你这算不算妨碍公务呢”琉镜看着走出刑部大门的英伟
氪金牛魔 牛頭大酋長
“这不是也没有妨碍到吗”英伟自嘲的笑了笑
“既然英将军知道,就不应该多此一举”
“有些事明知道没结果,也总想试试”英伟的目光渐渐的向远方蔓延
“哥”只见琉璃在老远的时候便喊着琉镜,然后大步向琉镜跑来蹿到了琉镜的怀里
“就不能老实点,像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的”听到琉镜的话琉璃傻傻的笑着
“郡主同小侯爷的感情真好”英伟羡慕的说到
“那是,我大哥对我可好了”
“让将军见笑了”
“哪里,既然没有什么事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说完英伟便转身离开了
‘这个男人,怕是爱惨了吧……’琉璃看着英伟远去的背影不禁在心中感叹
刚要离开的琉璃被侍卫的到来打乱了“大人牢里了,大牢出事了!”
跑进大牢的琉璃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撒旦奪情:契約專屬休想逃 婉轉的藍
“怎么可能?”只见木枫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神呆滞,嘴角淌着口水,手中不停的将稻草往嘴里塞
“我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
“还有谁进来过?”琉镜压着声音说
“除了送饭的李老头就没有人了”
“送饭?这才什么时候就来送饭!”
见到自家大哥如此生气琉璃定了定神“你们把李老头找来,细细盘问”
“大哥,你现在应该冷静,这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处理呢”琉璃细声安抚道
“我知道,你先回家吧,我还有事处理”说完琉镜便转身离开,琉璃看了一眼已经疯了的木枫
“对你来说这也许这也是一件好事吧”
你的屍體我的魂
入夜
“哥怎么样?”一直在琉镜房中等着的琉璃,一见到琉镜便开口询问
“老李头的尸体在后巷被找到,大夫也看了木枫的情况,是真的疯了
“会是那个画画的人干的吗?”这个案子破的极其不舒服,有人一直在暗处看着这一切,这让琉璃没有一点安全感
“不知道……”琉镜摇摇头
“英伟上交了兵权辞官了”
“为什么?虽然他妨碍办案,到应该不至于如此吧”
“他用兵权换木枫自由”
“皇上同意了?”
總裁毒愛之替身下堂妻 惠軒軒
“以木枫现在的状况也害不了人,而且……”琉瑾的话没有说完便停住了,他不说琉璃也知道
‘兵权放在别人手里终究不放心’
“英将军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早上”,琉璃点点头没说什么便离开,让琉镜早些休息
次日
“英将军”琉璃看着在城门口的英伟喊到
“郡主,我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
“一个称呼而已,将军又何必在意呢”
“不曾想,郡主竟然会来给我送行”
“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说着琉璃拿出了那条在邀月楼捡到汗巾
“慕侣朝声切 ,青枫乡路远 。其奈吾怀抱 ,几度欲心碎 。闻风坐相悦 ,之子在万里 。”
“其实你的那封退亲书其实是因为木枫吧,吾心悦之,他怕是一直都不知道你心里的那个人是他吧!”
英伟看着不远处玩着土的木枫笑了笑,那个笑容里包含了太多温柔与幸福
“他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终究是我将木蝶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他没有恨错人”
说着英伟陷入了回忆中
“在战场上他三次拼了命救我,我知道他不是出于什么兄弟情,而是他要让我活着,活在愧疚里,可是他不知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只要他在我身边,不管做什么,我都甘之如饴”
“不后悔吗?”
“不后悔!再来一次我也会如此,只不过我会早点告诉木蝶这一切!”
“她会祝福你的”
“是啊!她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山高路远,就此别过”琉璃抬手抱拳
“绿水长流,来日再会”清晨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下,城门口,一位男子带着深爱的人呢准备远走,一位女子抱拳相送……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