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tx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天師-第129章 她是你的了推薦-4r5l9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啊!”
所有人大惊失色!
但啪的一声!
“嘶…疼,你松开…”
中場統治者
不知何时,柳依依已扣住谢玉手腕,一提、一拉,已将他就地止住。
“哼!”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為伊狂 黃楠
柳依依轻哼。
旋即掏出手铐,将他铐在谢龙的病床上。
“老实待着。”
饶是如此。
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眼前…
江凌云满头淌汗,已如洗了个热水澡般,脸色却苍白如纸,右手虽在运针,可身体摇摇晃晃。
似乎随时会倒下!
“他…”
“他不要紧吧?”
几乎异口同声!
柳依依、杨曼曼和张小玲。诧异的相互看着。
“如萱?”阮思弦也紧张的皱着眉。
“没事。”
温如萱面色如常。
“他有多大本事,你们还不清楚?”
“放心吧!”
嘴上这么说。
可她的心,早就悬了起来。
此际。
江凌云头脑晕眩,眼前一片模糊,早已支撑不住。
靠透视眼、吸取阴气,或施太乙阳元针,无论哪一样,对身体与精力,都消耗甚大。
更遑论同时进行?
但他不敢懈怠!
此时罢手,不但阮老太危在旦夕…
瀆神曲
他也活不了!
“唔…”
江凌云强打精神,哪怕感官上,双手已重逾千斤,眼皮都要抬不起来了,也依旧没有停下。
按道理说。
阮老太年过古稀,早没什么潜力可言。
但在太乙阳元针下,一身阳气,硬是零零散散,生出许多,不但更胜以往,说是焕发“第二春”,都不为过。
阳气汇聚,不断冲击脑瘤细胞。
加之江凌云拼命施为…
总算出现一丝松动!
嗡。
阴气丝丝缕缕,被江凌云牵引着,不断脱离阮老太的前额叶。
唰!
江凌云拔下九根毫针,顷刻塞进针袋,装回药箱。
猛的仰头…
倒在病床上!
“诶?”
“江凌云,你这是咋了?”
阮老太声音苍老,却饱含活力,与先前大为不同。
如今的她,有着“返老还童”的快感,哪怕是叫着江凌云,也是炫耀一般,大吼大叫。
“快…”
“把他抬回203!”
众人震惊于江凌云的医术,但刘民的嘶吼,马上让他们清醒过来。
“都搭把手…”
但此时。
江凌云却颤颤巍巍,坐了起来。
“我,我没事…”
他声音嘶哑,脸色白的渗人,活似一具行尸,汗水顺着脸颊,雨点般直淌。
阮思弦的眼泪,立刻掉了下来。
“对不起!”
“都怪我不好,早知道会这样,我就…”
她心碎欲裂!
奶奶和江凌云,简直是互换了生命,但早知如此…
前男友的黑鍋
蛇王魔姬 笑忘水
她绝不会同意!
“活该!”
谢玉咬牙切齿,狠狠啐了一口。
阮老太却是瞪着眼珠子,四处胡乱打量。
“我,我真的好了?”
“怎么这么清楚,我没做梦,是真的…”
她喃喃自语,身体止不住的轻颤。
忽然疯了般狂笑!
“我又活过来了?”
“哈哈!”
“江凌云,你做的不错…”
塞外奇俠傳
“以后,阮思弦就是你的了,你们走吧!”
众人再次愕然!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籽言
老太太大病初愈,喜悦倒也能理解。
可这种时候,居然还如此镇定,立刻撵人,说是无情无义,怕都不够。
“翻脸比翻书还快。”
杨曼曼怒视阮老太,上前扶着江凌云。
“呸!”
“咱们走,这种人不用理她。”
温如萱、黄玉杨和二毛等人,也不知说什么是好,先前对阮老太的同情、怜悯,果真成了妇人之仁。
结结实实,给他们上了一课。
“那…”
江凌云却没多说。
“如果有事,再联系我。”
丢下一句话,他任由别人扶着,就此离开301。
“奶奶,那我也…”
阮思弦落在最后。
虽然奶奶的病好了,江凌云舍己救人,也的确应该报答,可她还是舍不得。
然而。
“我好了,嘿嘿!”
病房中,阮老太疯魔一般,跟谢玉、韩雪萍炫耀着,却看都不看阮思弦一眼。
似乎…
根本不存在。
阮思弦心里的那股火,一下子被浇灭了。
“好了。”
柳依依解开谢玉的手铐,又来到她身边,语气不咸不淡。
“这种人,局子里多的是。”
“有钱人嘛,都这样…”
“走吧!”
阮思弦点点头。
她失魂落魄,跟着柳依依离开病房,又回到203,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回过神。
眼泪又溢了出来。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是阮家的人了…”
虽然奶奶不说。
可对阮家而言,她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送给谢家,为家族牟利。
现在。
她跟江凌云一走,就再也没有半点价值。
一只手帕,忽然出现在眼前。
正是当初…
送给江凌云的那只!
阮思弦的哭声戛然而止,她下意识的接过手帕,仔细的看着。
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一定被小心保存,所以崭新如初。
“不要哭了。”
江凌云的声音,落进耳朵。
阮思弦一怔。
抬起头,正看见江凌云苍白的脸。
“其实…”
江凌云有些气喘,体力和精力的巨大消耗,让他连这么站着,都费尽力气。
蹭蹭蹭!
没等江凌云说下去,一阵脚步声突然响起。
“江凌云…”
阮老太冲进病房,浑浊老眼冒出凶光,因为过于愤怒,五官都挤在了一起。
“你这个骗子!”
諸天萬界修行記 司法天尊
身后。
刘民拿着CT片,快步跑了进来。
看到江凌云,却全然没有之前的好脸色,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你小子什么意思?”
“脑瘤刚消去1成不到,这能叫治病吗!”
“你他吗想害死老太太?!”
郑之堂大皱眉头。
哪怕是现代最发达的医学手段,也不可能再短短半小时内,让脑胶质瘤消除一成。
从这个角度讲,江凌云的医术,依然如神。
不管怎么说…
江凌云也是阮老太的恩人。
他暗暗摇头,今天可真是长见识了。
“你们搞错了吧?”
江凌云坐回病床。
面白如纸,却冷笑不已。
“我好像从没说过…”
“要一次性消除脑瘤!”
“你!”
阮老太气急败坏,冲上来想要动手,却被二毛等人拦下。
“江凌云,你行…”
阮老太一字一顿,眼神阴狠。
“咱们走着瞧!”
说完,她转身要走。
江凌云却再次冷笑!
“你可以找别人治,”他嘲弄般笑着,“不过脑胶质瘤晚期,万一再扩散…”
“你就只剩下几天时间了。”
病房中…
阮老太和刘民,纷纷被震住!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