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7d6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愛下-第一百四十四章:上官陌閲讀-pz5z1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上官陌在建安侯府待了约摸一个时辰,眼见着到了用午饭的时候,加之身子疲累,也不好又坐马车,一路颠簸回去,便索性留在侯府用午膳。
说起来,上官氏是上殷第一富族,世人皆传上官家富可敌国,这话不知是不是夸大其词,但总而言之,上官氏确实是富得流油。
鄰家女鬼初長成:都市鬼奇談 秋風寒
上官家起初是在上官陌的父亲上官盂的手中壮大的。
他是一个极有经商天赋的男人,从年少离家、放弃科考,到声名鹊起,在旌州成为一方首富,他只用了短短八年。
謀愛豪門
皇後為上 禾九九
在这期间,他在旌州结识了后来的夫人曹语。两人成亲后,在曹语的提议下,他们带着万贯家财来到了平京城,决心让上官氏的产业遍及皇城乃至天下。
夫妻同心,他们最终确实做到了,只是成亲多年,曹语始终没能有孕。
皇城素来闲话多,因外人的指指点点,曹语渐渐放手了生意上的事,只是闷在府中不愿见人。
而人心易变,此时的上官盂也在外头被一个贱籍女子严氏所勾引,最后鬼迷心窍,竟是不顾曹语的反对,一意孤行地娶了那女子进门。
自此,夫妻二人之间情谊渐驰,便是后宅之事,曹语也不再过问,只仿佛她在府中是一个客人,专心过着自己的日子罢了。
而那名贱籍女子呢?她本就是贪图富贵才攀附上了上官氏,眼见上官盂对她不如从前热络,便索性在外头抬了一个落魄的良家女子金氏进门,以此笼络上官盂的心。
金氏怯懦,严氏本就是看中了这点,觉得她好摆布,可也正因为如此,金氏进门之后并不得宠,一直到严氏怀了孕,上官盂才往金氏的屋子里去的多些了。
后来,金氏也有了身孕,便是如今的上官初。
待上官初长到五岁时,金氏怀上了第二个孩子,这个孩子便是上官陌。
也不知怎么,金氏每每有孕皆是郁郁不乐,怀生上官陌之时更是惊惧忧思。
此时的上官盂早不复当年的浪荡,一心关心着金氏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因正房夫人曹语没有嫡子女,为了安抚金氏,上官盂便干脆昭告宗族耆老,称在自己过世后将阖家家业全数交给金氏的儿子,上官初。
昭告宗族后,上官盂更是对上官初亲自教养,将一身的经商才能倾囊相传,可即便如此,金氏还是在生产时失血过多,一命呜呼了,而自出生便死了亲娘的上官陌,更是先天体弱,经不住半点风霜。
随着上官陌渐渐大些,她的身子并未好转,反而更差,直至三岁时生了一场大病,若不是恰逢一位高人在京游玩,她那时便魂归西天了。
好人日記 兩個大饅頭
被那高人带到住处悉心治疗了几个月,她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只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弱无法根治,是以要年年出京寻那高人医治。
后来上官盂过世,家族产业果然也交到了上官初手中,他也不负所望,如今的上官氏泼天富贵,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妖精的尾巴裏的黑騎士 天~~~~啊~~~~
上官陌与上官初一母同胞,颇受兄长疼爱,虽名义上不上嫡小姐,但过得比一般府邸的嫡女可是尊贵多了。
正因如此,叶倾城十分不解,为何自己的母亲每每对上官陌态度冷淡,私下里更是不愿意她与上官家来往。
叶倾城任性妄为惯了,自己又是嫡女,家中唯一的庶子叶阜性情温和,素来对她忍让,她自然不明白有些高门大户后宅里的糟心事。
正房的夫人往往看不起为妾的女人,连带着也看不上妾室的子女,郑玉华贵为侯夫人,尤为如是,是以心中始终将上官陌看低了几分。
加之上官氏家中如今那个贱籍的严氏还在,更是辱没了上官氏的名声,不仅是侯夫人看不起,大抵京中没有哪个正室夫人能看得起上官一门,只是她们不会挂在嘴上说,而叶倾城也不懂罢了。
上官陌今日留在侯府用午饭,侯夫人只堪堪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了,说是身子乏得很,要去小憩片刻。
原本上官陌便是谨小慎微的个性,见着侯夫人这般冷漠,霎时间就变了脸色。
等起身送了侯夫人离开,她自己也吃不下去了,便放下了碗筷,倒是叶倾城仍旧吃得津津有味。
“倾城…”上官陌声音飘忽:“我出来久了,只怕长兄担忧,用完饭我便要回去了……”
叶倾城伸手夹了一筷子胭脂鹅脯到嘴里,边细嚼慢咽边看着上官陌,直到将口中珍馐咽了下去,她这才道:“你别理会我娘,她就是这样。”
主角掠奪者 走吧
见上官陌笑了笑,眼中却仍是十分落寞,叶倾城压低了声音:“真的,你别不信,便是朝里的几位长公主,她也是看不上的。”
上官陌的眼睛微微瞠了一下,随即又笑起来,只是这次比方才要舒心了许多:“我还以为……”她的话却没说完。
“以为什么?”叶倾城见上官陌心情好转,便将她放下的筷子又塞到了她手里:“实话告诉你吧,我娘除了我,别人家的女儿她都看不上~”
叶倾城说着,也不知是不是对此十分满足,脸上漾起笑来,复又夹了一筷子那胭脂鹅脯,送到了上官陌碗里:“趁她不在,我们自个儿吃还自在些,没那么多规矩呢。”
说着,叶倾城便笑起来,上官陌心中一暖,夹起碗中的鹅脯送到了嘴里,脸上也终于有了点喜色。
“对了,那个女子你打算怎么办?”两人商讨了一个时辰,因着东扯西拉说了些别的,最后也没商讨个结果出来,此时上官陌想起来,便又问了一句。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叶倾城随口应了一句,用白玉勺舀了一勺冰糖燕窝粥吃下。
“要是实在想不出,总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告诉伯母吧?”
“咳咳……”吃着燕窝粥的叶倾城猛然咳嗽了起来。
上官陌连忙放下筷子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部:“可是……伯母若知道会不会责罚你啊?虽说她疼爱你,但总不会什么都由着你胡闹吧?这随便绑了摄政王府的人可不是一件小事。”
随着上官陌轻拍她的背,叶倾城自己也在胸口轻轻锤了几下,好容易缓和下来,她原本是本能地要否定这个提议,但咳嗽了一阵想了想,此刻却是没立马拒绝。
“唔…”叶倾城拧眉:“娘素来宠爱我,一个下人罢了,她总不会为了一个下人狠狠责罚自己的亲生女儿吧?左不过是被骂几句,我左耳进右耳出便罢了。”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噗…”上官陌嗤笑了一声道:“你呀你,总是这般任性!那你是打算告诉伯母了?”
“哎…”叶倾城长叹一声:“还是告诉我娘吧,我实在不敢杀人,也实在没别的法子解决,还是让我娘处置她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