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6to精彩都市小说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愛下-第一百六十章 愛是彼此成全閲讀-1vpng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傅酒脸上带着恍惚的表情,她突然失笑道:“你怎么突然就……想起这个。”
霍御乾浓黑的剑眉一挑,很是得意,“怎么样,是不是堪比御厨?”
傅酒脸上压下一抹不自然,这些菜不是简单到了极致,要么就是随意切切就可以自成一盘菜。
她的视线描向别处,语气温和道:“嗯……不错。”
“来给本帅递双筷子,本帅亲自尝一下。”霍御乾兴致大发,他一下坐在傅酒旁边。
重生美國做靈媒 永恒的恒星
那筷子径直伸向了西红柿炒蛋,傅酒吞咽了一口,难为的看向他。
霍御乾嚼了几下,脸上表情有些顿住,“淡了些。”筷子放下,他语气淡淡,仍然要给自己留一丝面子。
傅酒嘴边不禁扯出一丝弧度,“行了,我已经很喜悦了。”
算是比以前强些许吧,傅酒暗暗在心中道。
青浦舊事
不过她一直放不下一件事,霍御乾真的不知道今日是自己生辰吗?
傅酒自认很不争气,她忍不住道:“那个,你可知今日”
她话还没讲完,就被霍御乾打断,“本帅知道,你的生辰。”
傅酒表情有些诧异,“我以为,你不知道的。”
她表情有些尴尬地低语道。
雲臺風雲
同居萬歲 霞飛雙頰
霍御乾招呼了店小二进来,“换菜。”霍御乾吩咐道,语气冷淡,傅酒闻言,有些讶异。
“诶?为什么换菜,这不……”傅酒连忙开口道。
“吃了坏肚子。”霍御乾回答道,继续让小二撤菜.。
傅酒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起身说道:“这菜别扔了,麻烦送到丰华街24号。”
霍御乾看着她的眸光幽幽,缓缓道:“嗯?这菜不能吃。”
傅酒摇摇头,面上温和一笑,“我猜这是你忙了一上午的吧,我不想扔掉。”
“那你留着作甚?”霍御乾疑问道。
“可以给……小九吃!”傅酒顿了顿,忽笑道。
霍御乾喉结上下滚动,他目光如炬看着傅酒的笑颜清丽。
良久,他一直紧绷着的唇角放松了开,他蓦然说道:“真希望你每日都可以朝本帅这样笑。”
话落,傅酒脸上一红,双颊浮起娇羞地红晕,她抿嘴羞涩一笑,目光不敢去看霍御乾。
午膳后,霍御乾拉着她走出来,“去看电影吧。”
槐樹花開
闻言,傅酒诧异看向他,“真的吗?你已经买好票了?”
“这里。”霍御乾从军服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票。
“是美国的电影啊……”傅酒接过来影票,这部美国电影她其实在美国时早就看过一次了。
内容是一对情侣在面对战争前后的不同生活,傅酒仍记得在美国时自己与索菲一起去看,两人哭的眼睛红肿。
“打个赌,你一定看不懂里面的故事。”傅酒俏皮道。
“本帅会英文……”霍御乾淡淡道,傅酒听他这样回答,无奈撇撇嘴,“我是说,故事……”
“快走吧,两点要放映了。”霍御乾拉起她的手走不再与她辩解。
傅酒嘴角带着笑,上一次与他看电影,还是在三年前,记得那时还恰恰碰见了阿佳妮夫人与她先生。
不过那时,两人都是各怀心思,然而今日不同往日。
两人到场时,有些许迟了,放映厅都关上了灯。
“抓住我的手,仔细瞧着脚下。”霍御乾在她耳边低语。
“知道了。”傅酒低声道。
黑暗中,视觉的能力被减弱,其他感官更为敏感了。
霍御乾牵着她的手,傅酒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是那么烫,烫到了心坎里。
傾城醫妃擁帝寵:宮醫嘆
傅酒偷偷瞄他一眼,电影的光打在霍御乾的脸上,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看到了起伏有度的侧脸。
饱满的额头 挺拔的鼻梁,睫毛在光线下格外纤长,他的侧颜凹凸有致,散发着狂佞的气息。
光顾着瞧他了,脚下台阶一个一个不稳,她踩空了一阶,傅酒心猛然吊起来。
盜墓奇談 談笑蒼涼
“小心。”霍御乾瞳眸一缩,环腰揽住了傅酒。
“……”傅酒脸上带着尴尬,微微咬着贝齿。
一个多小时的电影结束,霍御乾突然伸出手罩住了傅酒的眼睛。
“怎么了?”傅酒疑问道,接着放映室的照明灯唰唰开启,傅酒的眼睛没有被晃到。
霍御乾的手掌移开,她红唇微微一笑扭头看向他。
从电影院出来,天色渐渐黑了,两人漫步在街道。
“电影里男主和女主为什么没有在一起,你看懂了吗?”傅酒脸上神情淡漠,她语气故作随意到。
霍御乾闻言,黑眸看向她,“因为他太懦弱。”
傅酒略有些无奈直视他,好端端伟大的男主,竟然被他说成了懦夫。
“你果然不懂,真正的爱是成全彼此。”傅酒沉声说道。
闻言,霍御乾冷哼一声,很是不屑,他黑眸亮着光端详着傅酒。
语气十分霸道狂妄,“本帅不懂那劳什子,本帅爱的那便想尽办法留在身边,说什么成全。”
“真的爱到骨子里的,怎么会愿意撒手放走。”霍御乾声线低沉磁性。
傅酒愣道:“听你这般说,当年我去美国,你又是为何放了我走呢……”
霍御乾顿了顿,表情有些难堪,他挑挑眉,“那……那是本帅知道你兜兜转转还是要回到本帅身边。”
傅酒用她那水亮的杏眸瞥他一眼,脸上浮起淡淡红晕,她努嘴道:“狡辩。”
女官
霍御乾闻言,爽朗一笑,声音浑厚有力。
“走吧,本帅带你去一个地方。”霍御乾重新勾起她的手。
傅酒略有些惊讶看着面前这一座欧式建筑的别墅,“这是?”
她脸上挂着惊恐,眼眶都瞪圆了瞧着霍御乾。
霍御乾睥睨而高漫,“送你的,准确来说,我们一起住。”
“不是……这太……不,我不能”傅酒语无伦次道。
霍御乾打开黑色铁栅栏门,“今日你生辰,本帅送你的。”
傅酒皱紧了眉头,她颤声道:“霍御乾,这太贵重了。”
“进来。”霍御乾拉着她走进去。
傅酒跟着霍御乾进了别墅内,她来不及打量这屋子内,被霍御乾径拉着直走到了楼上阳台处,这里可以清晰看到安市灯火阑珊的样子。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