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yjxk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00、反其道而行之熱推-phfah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顾晨仔细查阅了视频博主的相关信息,发现视频博主远没有那么简单
除了名字上的哗众取宠,给自己取了一个“高桥混蛋”的网名,内容也基本上都是以刘文静失踪案作为噱头。
可以说,这是一个专门为了刘文静失踪案而开设的账号。
再加上刘文静出事的地点,就在高桥国家森林公园的公路上,那么这个高桥混蛋,是否就是绑架刘文静的人呢?
顾晨想到这些,但暂时还无法确认这人的身份。
似乎跟之前纰漏何梅失踪案件的博主,两人是同穿一条裤子。
普通网友看到的,只是博主发布刘文静失踪案件的进展情况,但顾晨透过现象看本质,还是能够发现一些本质问题。
那就是,前期疯狂吸粉,后期的动态开始变得不客观,似乎带有明显的个人观点也引导在里面。
顾晨之前还在猜测,这名博主的目的是什么,原本以为博主会隐藏的更深一些。
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之前的是发布动态新闻的账号,另一个则是真人出镜,但并没有暴露真实面容,可是采取用表情包遮住脸颊,用变声器伪装声音的做法,传播效果的确更好。
但是后来就开始带节奏,矛头直接指向了刘文静男友庄文。
可见真正的目的,似乎根本不在刘文静这里,而是庄文。
想到这些,顾晨感觉,与其跟其他人一起在搜山方面大海捞针,还不如从庄文这里入手,反其道而行之。
“这个‘高桥混蛋’很有问题。”就在众人茫然的同时,顾晨将手机放在桌上。
卢薇薇瞥了一眼,赶紧拿在手里查阅起来。
许思彤和袁莎莎见状,也都凑了过来。
片刻之后,卢薇薇问顾晨:“所以顾师弟,你又有什么新想法?”
“卢师姐,你觉得这个‘高桥混蛋’如何?”顾晨问。
卢薇薇再次看了眼手机,这才说道:“我觉得高桥混蛋这个博主ꓹ 纯属过来蹭流量。”
“而且从目前话题讨论来看,他的动态流量ꓹ 应该是讨论最高的。”
“对。”袁莎莎也道:“而且我怀疑他跟之前那个神秘博主是一伙的,疯狂炒作刘文静失踪的话题,之前账号已经涨粉10万+了ꓹ 恐怕这个会涨粉更多。”
顾晨摇头:“你们还没猜到重点,他的真实目的ꓹ 其实并不是涨粉。”
“并不是涨粉?”闻言顾晨说辞,大家顿时面面相觑。
而此时的王警官ꓹ 也用手机查阅了情况ꓹ 这才说道:“依我看,之前的动态只是引子,后边才是目的。”
“这个高桥混蛋,之前都在吐槽刘文静,但后边就开始将矛头盯上了庄文,而且是痛批庄文,感觉跟庄文好像有仇似的。”
移獵蠻荒 莫仁
“这么诡异?”卢薇薇若有所思ꓹ 道:“你们说这个人……会不会是刘文静本人?”
“什么?高桥混蛋是刘文静?”听着卢薇薇的大胆推测,许思彤有些茫然道:“这也不太可能吧?她刘文静跟庄文又没仇ꓹ 她为什么要将矛头指向庄文?”
“完全有可能。”
就在许思彤话音刚落之际ꓹ 顾晨忽然赞同了卢薇薇说辞。
这让在场所有人一阵茫然。
“顾晨ꓹ 你说这个高桥混蛋是刘文静?”王警官有些惊骇。
但顾晨却是点头解释:“其实大家也并不用反应这么激烈ꓹ 大家可以用常理来想想看,我们从调查到现在ꓹ 都有掌握哪些线索?”
见顾晨提出疑问ꓹ 大家瞬间安静下来ꓹ 开始回忆之前调查所掌握的线索。
卢薇薇道:“刘文静是在高桥国家森林公园合江村旁边的大榕树下出的车祸,随后失踪ꓹ 而且她有酒驾嫌疑,拒绝了司机的报警帮助,以及在路边警察到来之前消失不见。
袁莎莎也赶紧补充道:“搜索刘文静的出租屋时,发现了刘文静留给庄文的一封信件,似乎对庄文非常不满,而且还搜到了避yun药。”
“后来庄文也主动承认,曾经跟刘文静有过肌肤之亲。”
王警官想想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刘文静失踪之后,到我们警方开始调查,就一直伴随着各种舆论压力。”
“之前没有曝光,网络上风平浪静,可一曝光,全民讨论,似乎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
许思彤也想了想,说道:“还有,刘文静买了登山书籍,很明显是要去高桥国家森林公园去爬山,不过大晚上赶到高桥国家森林公园,这点有些说不过去,而且还是一个人。”
“对。”
就在许思彤话音刚落之际,顾晨直接插话道:“这些看似诡异的线索,如果串联起来不难发现。”
宮道 朵朵小可
“第一,刘文静的突然消失的,这种消失有几种可能,一种是被人绑架,还有一种就是自己躲起来,不让人发现。”
“但是从刘文静躲避警察来看,似乎可能性更大,而如果,我是说如果,假设一下,刘文静的车祸是自己故意造成的,再加上那些留在车内的红酒,以及那本登山书籍。”
“如果是刘文静故意放在上面的,那她的目的,你们觉得是如何?”
感觉顾晨的推测太过大胆,大家甚至都不敢猜想。
可既然顾晨抛出话题,似乎也有讨论的必要。
卢薇薇率先回答道:“如果这些是刘文静故意放在车上的,而且从那之后,自己就消失不见,那我们警方调查,方向肯定是在高桥国家森林公园。”
“对。”顾晨肯定了卢薇薇说辞,又道:“如果这一切属实的话,那么很简单,她故意制造了自己失踪的假象,然后将警方引导去了高桥国家森林公园。”
“方向一旦调查错误,不论我们警方增派多少人力物力,那都是无济于事,因为如果刘文静不想让我们找到她,那她必定会躲起来。”
“但这里可能还牵扯到另一个人,因为光靠刘文静一个人,似乎她根本没有能力将自己隐藏起来。”
“一旦出来采购食物,那必定会被人认出,所以我认为,如果是刘文静故意隐藏起来,制造自己失踪的假象,那么必定有另外一个人在替她提供影藏地点,还要负责给她采购饮食。”
话音落下,现场鸦雀无声。
如果说大家之前的重点,都在如何利用高科技和人力,将高桥国家森林公园地毯式搜索的话。
顾晨的这一番言论,着实让大家眼前一亮。
许思彤有些迟疑,弱弱的问道:“顾队长,那按照你这么个理解方式,我们接下来的调查目标,应该是庄文?”
“对。”顾晨点头回道:“从话题来看,如果没有持续的热度,很快会被其他新闻话题所覆盖。”
“但是这个刘文静失踪案件的热门话题,却一直能够保持高流量支撑,时不时还会给你透露些线索。”
“而且我也看过每条动态下方的评论,简直是人均福尔摩斯,大家从刚开始吃瓜看热闹,变成了现在的集体讨论案情,而且矛头似乎开始转移到庄文身上。”
“所以我认为,这个庄文可能是这件案子的重要突破口,我们在庄文身上,恐怕还有许多没有了解到的相关信息。”
“这简单。”许思彤微微一笑:“我们再把庄文叫到警局来问话。”
……
……
晚上10点。
西萍市城东分局,二号审讯室。
庄文有些疲惫的坐在对面,看着面前一众警察,心中不免有些排斥。
“警察同志,该说的上次都已经说过了,你们还要找我来干什么?”
“当然是关于刘文静的情况了,不然你以为叫你来干什么?这大晚上的,我们这些警察难道不累吗?”
许思彤也是有一说一,直接反怼了回去。
见庄文有些心不在焉,顾晨则直接问他:“我来问你,你最近有没有跟谁结仇?”
“结仇?”被顾晨突然一问,庄文表情一呆。
可仔细回想之后,庄文却是摇了摇头:“没有啊,我怎么可能跟人结仇?”
“我劝你还是仔细想想。”卢薇薇躺靠在座椅上,也是不由分说道:“刘文静的失踪,现在闹得满城风雨。”
“而且现在网络上的矛头,已经从刚开始的西萍市警队,转移到你庄文身上。”
“你现在被众人贴上渣男的标签,甚至还曝光了你,让刘文静怀孕之后就冷暴力。”
“你现在可以说是被全网讨伐,所以我们才让你再仔细想想,毕竟知道事情经过的人并不多,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被卢薇薇这么一点醒,庄文感觉是这么回事。
难怪自己的社交账号,这段时间多了不少攻击自己的键盘侠。
起先还感觉莫名其妙的,可后来想想,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
顾晨继续催促道:“你在好好想想,想到赶紧告诉我们。”
“好像……真没得罪什么人?”庄文挠挠后脑,感觉莫名其妙。
即便自己努力回想,但似乎都是徒劳。
顾晨转而又道:“那你在刘文静失踪之前,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是否很亲密,是否经常在一起?”
被这么一引导,庄文瞬间点头道:“是,是亲密过一段时间,但是在刘文静失踪前一段日子,我们两个见面很少。”
“我知道,刘文静对我有感情,但我好像并不上心,还有就是……对了。”
就在庄文交代的同时,他似乎又想到些什么,于是赶紧道:“我跟刘文静交往的那段时间里,还有一个男人,跟她似乎也走的很近,而且这个男人好像对刘文静特别有意思。”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感觉总算问出些眉目,王警官也是没好气道。
庄文委屈巴巴:“这我满脑子都是电子竞技那些时,一时间忘了。”
“你呀你,满脑子都是你的电子竞技,女朋友重要还是电子竞技重要?”许思彤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感觉这男人傻逼吧?
这么重要的线索,他竟然会忘记?
见庄文尴尬不已,顾晨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而是继续问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是谁我不清楚,但他好像是高桥那边的人。”庄文说。
闻言,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高桥人?高桥混蛋?
大家瞬间将这些线索拼凑起来。
“难道说,那个网络上的高桥混蛋,就是之前追求过刘文静的那个男人?”卢薇薇感觉细思极恐,似乎这里面还藏着某些重要阴谋。
而且那名男子竟然是高桥人?那就更加诡异了。
顾晨赶紧问道:“他是高桥哪里人?”
“不清楚。”庄文摇头。
“那你见过他没?你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的?”顾晨又问。
庄文很无奈,也是有一说一:“那人我是见过一次,但也只是背影而已。”
美人計:至尊皇後
“而至于怎么知道的?那是因为有一次跟刘文静吃饭,她跟我提起过,说有个高桥那边的男人,曾经想邀请她去那边玩,她还暗示我,说那个男人想追她。”
顾晨:“所以呢?”
不滅仙魔 清閑的石頭
“所以……所以我认为刘文静只是想让我紧张罢了,她想让我知道,她并不是没人追,之所以跟着我,那是因为看中我的才华。”
“噗。”听闻庄文的说辞,袁莎莎忍不住憋笑出声:“你这人也太自恋了吧?”
庄文无奈道:“那有什么办法?在我们学校,大家都叫我音乐小王子,电竞圈的吴彦祖。”
袁莎莎:“……”
卢薇薇:“……”
许思彤:“……”
感觉自恋到这种程度,已经无药可救了。
顾晨则是继续问道:“那你对这个男人还了解多少?”
“呃……让我想想。”
庄文似乎之前对于这名刘文静的追求者,并没有那么上心。
毕竟他认为刘文静根本看不上这个追求者。
可现在警方让自己将这件事情捅了出来,再回想起来,似乎印象也没那么深刻了。
庄文也是想破头皮,这才不确信道:“我只知道,他在一家新开发的高档楼盘里面做保安。”
“哪个楼盘?”感觉就快接近答案了,顾晨赶紧追问。
庄文挠着头皮回答道:“好像……好像是西萍状元府。”
“西萍状元府?”顾晨对西萍这边不太熟悉,转而看向许思彤。
许思彤则解释道:“西萍状元府是西萍市新开发的高档楼盘,属于西萍市楼市价格第一梯队,地理位置极好,一开盘就备受瞩目。”
“可是要知道具体是谁,这有点困难啊,毕竟状元府的保安也很多,我怎么知道是谁?”
“这不难。”顾晨犹豫了一下,问庄文:“你知不知道那名男子,单独跟刘文静在一起的时间?”
“好像知道一些。”庄文顿了顿,努力回想了几秒,这才说道:“上个月的最后一天,还有这个月的3号,我记得白天和晚上,他都有跟刘文静接触。”
“因为那几天,刘文静买了些大件物品找人帮忙搬运,而帮忙的正是那名男子。”
新婚總裁狠神秘 棉小溪
“刘文静还曾经怪罪过我,说我没点担当,连这个忙都不帮,只顾打游戏。”
顾晨将这些线索记录在案,嘴里也是喃喃道:“也就是说,上个月最后一天,还有这个月的3号,那名在状元府当保安的男子都没有上班。”
“只要按照这个标准找,找到那名男子并不难。”
感觉案件有了新突破,许思彤略显激动,于是赶紧又问庄文:“那除此之外,你对这名男子又了解多少?”
“呃……我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啊,又怎么会关注他呢?”
庄文感觉这个问题有点困难。
自己压根就瞧不上这个男人,也就谈不上关注了。
但许思彤却是没好气道:“就比如身材什么的?总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吧?”
话音落下,庄文努力回想,还是点头说道:“好像还是有点印象。”
“你说。”顾晨右手转笔,准备记录。
庄文道:“板寸头,身材有些魁梧,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吧,好像皮肤挺黑的,像个庄家汉子。”
顾晨记录完整后,抬头问他:“完了?”
錯抱總裁亂終身
“对,完了,我只记得这些。”庄文实话实说。
顾晨摇了摇头,感觉这庄文也够奇葩的。
不过好在从他这里,顾晨了解到新的线索。
而这个线索,很有可能解开那名叫“高桥混蛋”的真实面目。
而且顾晨也确信,这个“高桥混蛋”,或许跟刘文静的失踪案有关。
否则刘文静服用避yun药这种隐私,他怎么会知道?
要知道,在调查刘文静的失踪案件中,仅仅也只有少数人清楚这些线索。
如果从警方这边透露出去得可能性很低,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刘文静在伤心难过时,被这名男子钻了空子,以至于取得了刘文静的信任,从而向他倒苦水,将这些隐私透露出去。
而根据刘文静的兼职同事也不难看出,刘文静在失踪前,情绪很不稳定,经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而现在想想,顾晨也感觉,应该立刻对这名状元府保安展开调查。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