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eme超棒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159章 印象深刻的女人鑒賞-smxv5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按照倪月杉的指示,一众人赶到郊外一处庄园,倪月杉率先翻身下马,到处一片乱象,哀嚎的人,打翻的东西,洒了满地的血迹。
“我的同伙呢?”倪月杉用脚踩着一人的胸膛,质问出声。
男子哀嚎着:“别,别打我,在,在里面!”
倪月杉转眸看去,朝着里面快速飞奔而去。
她在逃离前,一直大喊着清风的名字,最后清风及时出现,让她先离开搬救兵,而清风,冲进了密道,搭救景玉宸。
“和他们动手的是二皇子?”邹阳曜狐疑的声音在倪月杉身后响起。
倪月杉没去看他,只淡淡应了一声:“嗯。”
刚走入密道,便看见坐在地上,靠着石墙的景玉宸。
火影之遠傳 陳幽王
倪月杉飞快跑去,“你怎么样了?”
景玉宸抬眸,一手捂着胸口,唇角微勾了勾:“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的衣衫整洁,并无狼狈,只不过倪月杉清楚,他身上指不定有多处伤痕。
“清风呢?怎么不见人?”
倪月杉着急询问,清风武功高,但不代表可以以一敌所有。
“他追人去了。”景玉宸有些虚弱的回答着,他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邹阳曜,“邹将军也来了?也好,将军快些带着人,去追一人。”
景玉宸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看着邹阳曜谈不上多么意外,声音很淡,却带着命令的口吻。
邹阳曜皱眉只是一瞬,“二皇子可是在调查硫磺一案?”
“嗯,快去追!”景玉宸加重了语气。
邹阳曜即便心中不满,但并未发作,最终转身走开。
倪月杉扶着景玉宸:“二皇子不如先回去找大夫看伤势,这里就交给邹阳曜了。”
“你为何寻他?”景玉宸纠结的开口询问。
“路上遇见的,并不是故意搬救兵找的他!”倪月杉无奈解释,景玉宸此时不该感谢邹阳曜的到来吗?
邹阳曜带领相府家丁定能成功追到秦爷。
“那好,我们走。”
景玉宸放开了撑着墙壁的手,反趴在倪月杉的身上,倪月杉感觉到了压力,心里隐约不悦。
“你伤的这么重?”
到了必须趴在她身上才能行走的程度?
“疼,本皇子全身都疼,若不是清风及时赶到,我就被人从背后刺穿了内脏!”
他一脸害怕的往倪月杉身上更加凑了湊。
倪月杉无奈的扶着景玉宸,这人装的吧?
“那情况这么危急,我应该让人将你送回去先,我要去增援清风了!”
景玉宸抓住倪月杉,“邹阳曜不是去了?你去了只会添麻烦,快,带着本皇子离开。”
倪月杉郁闷的搀扶着景玉宸,朝马匹走去,而相府的人操着手中各种各样的武器,追赶邹阳曜的踪迹。
倪月杉翻身上马,对景玉宸伸出手,拉着他上了马儿。
景玉宸顺势就趴在了倪月杉的背上。
“快些吧,本皇子需要紧急求医。”
倪月杉至始至终都不相信,景玉宸伤的这么重。
“你别装了,这里可没有外人!”
倪月杉催动着马儿,她风风火火带了那么多人来,若是知道景玉宸根本没事,小题大做,她就不会来了!
“本皇子是真的痛啊。”景玉宸趴在倪月杉的后背上,手抱住了倪月杉的腰,闭上了眼睛。
倪月杉心里狐疑,加快了马速,朝城中行去。
二皇子府,她去过,倪月杉认识路。
只是景玉宸趴在她的身上,二人举止看上去太过亲密,路上不少百姓指指点点,倪月杉无奈道:“二皇子强撑一下,莫要凑的这么近了!”
景玉宸却是没有半点反应,趴在倪月杉身上,倪月杉感觉到重量越来越重,她郁闷道:“二皇子,别装了,这么多街坊邻居看着,我尴尬。”
但倪月杉的话,景玉宸好似没有听见,依旧趴在她的身上,压着她。
倪月杉这才有了几分警觉,轻唤:“二皇子?”
只是这声呼唤,并未得到回应。
倪月杉这才清楚,景玉宸是真的受了重伤,一开始是故作轻松与她说话。
倪月杉神色多变,催快了马儿。
二皇子府外,倪月杉勒马停下,对里面的下人着急提示道:“快,传大夫!”
景玉宸一声疼都没喊,只是一直压着她,她还以为是景玉宸在耍滑,却原来是真的伤的很重!
卧房内,景玉宸被放在了床榻上,下人已经去请大夫。
倪月杉记得景玉宸一直都在捂着胸口,她伸手掀开了景玉宸的外衫,里面已经被鲜血濡湿。
緋聞影後:總裁非誠勿擾
超神崩壞系統
穿越之白狐 驕夏
“大夫呢?”倪月杉严厉询问,一旁下人有些着急的说:“已经去请了,应该快到了!”
倪月杉凝眉看向景玉宸,早知道他伤的重,就不应该先带回来,找个路上的医馆先治疗治疗。
她守在景玉宸身边,想掀开里衣,看看究竟是多么重的伤,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道声音响起:“二皇子不是一向有随从跟着的?怎么这次,受了重伤?”
倪月杉看见来人,皱了起眉,这是谁?
爭仙
见倪月杉盯着她看,也没起身行礼,她怒斥一声:“大胆,见到本郡主,还不起身行礼?”
倪月杉错愕不已,郡主?
一旁的下人赶忙替倪月杉说话:“宁央郡主你别动怒,这位是相府的倪大小姐,刚救了二皇子回来,许是受惊过度,反应迟钝。”
然后下人对倪月杉一阵使眼色。
倪月杉只觉得莫名其妙,一个王爷的女儿跑来二皇子府上耍什么威风?
“见过郡主。”
倪月杉不卑不亢的行礼,声音有些冷。
褚宁央不屑的冷哼一声:“本郡主当是谁呢?原来是邹阳曜休的弃妇倪月杉?你倒是个有本事的,让皇上亲自给你这个弃妇再度下旨赐婚,既然还没过门,那就滚吧!”
褚宁央倨傲的扬着下巴,对她极为不屑。
抗戰之第十班 拉風狂人掃天
若是褚宁央客客气气的与她说话,提示她一个未过门的女人不该在这里逗留,或许倪月杉真的会走。
可这般不客气的说话……
倪月杉眸光眯了起来,“郡主?你又是二皇子府上的什么人呢?你是不是也应该滚蛋?”
褚宁央没想到倪月杉还有胆子还口,她瞪了瞪双眼:“大胆,你怎么和本郡主说话的!”
她一身桃色锦缎长裙,头上戴着金步摇,因为动怒,金步摇下的流苏跟着晃动的厉害,她怒目而视,雪白肌肤的小脸涨红,颇有几分严厉,但更多的是刻薄。
“来了,大夫来了!”
随着一个下人带着大夫走进来,褚宁央瞪着倪月杉的眼神才移开,她上前拉住了大夫,着急道:
“二皇子据说伤的很重,你可一定要好好给二皇子诊脉,若是出了什么事,落了什么病根,本郡主让你全家陪葬!”
大夫还没有接触到景玉宸,就被褚宁央这样威胁了一下,大夫身子一抖,就要下跪。
倪月杉汗颜:“再不过来把脉,二皇子可是要凉透了!”
褚宁央刚刚被转移的怒火,再次被点燃,她瞪着倪月杉:“好啊你,诅咒二皇子?”
说着扬起手掌要给倪月杉一巴掌,倪月杉鄙夷的让开身子,她扑了个空,不甘心的瞪着倪月杉:“你这个丑妇,反了!反敢躲本郡主的巴掌!”
奶爸的商業王國 白雲遊
倪月杉看了一眼大夫:“快些给二皇子诊脉!”
然后,倪月杉大跨步的朝外走去,懒得与这位难缠的褚宁央多相处。
倪月杉抬步离开,将褚宁央的目光吸引走了,她不依不饶的快步跟上:“倪月杉,你别走,本郡主还没处置你!”
倪月杉朝外走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向褚宁央,她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从前从未听说你这号人物,今日一见,当真让人记忆深刻,跋扈,嚣张,无脑又冲动!”
说完后,倪月杉这才抬步离开。
褚宁央指着倪月杉的背影,气的直哆嗦:“你,你你,站住!”
替身皇子 紫色木屋
倪月杉脚步根本就没停,走的飞快。
身后的褚宁央被气的不轻,她被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着,指着门口站着的守卫:“将人拿下!”
但倪月杉与景玉宸是什么关系,他们再清楚不过,所以一时没人动弹。
倪月杉朝外走的脚步,顿了顿,然后看向守卫:“住在府上的虞菲姑娘,现在哪里去了?”
这个褚宁央这么嚣张跋扈,无理取闹,不用说,虞菲定然搬出去住了。
“好似在东大街买了宅院。”
“多谢。”
得到了讯息,倪月杉头也不回的走了。
重生之豪門棄婦
褚宁央恼怒的瞪着府中守卫:“你们等着,等二皇子醒过来了,本郡主要你们好看!”
穿越HP 多木木多
在卧房的大夫听着褚宁央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嚣声,眉头紧紧拧着,噪音,太噪音了!
倪月杉翻身上了门外的马儿,然后朝庄园赶去。
相府的人出动,她还是要去看一下的。
待赶到时,看见官兵正缉拿着一个个贼人朝外走来,而邹阳曜正在听人汇报。
“庄园上下,清点过,一共一百零九人,目前抓获了九十七人,剩下的不知所踪,大概是在逃,现在正在确认逃跑的都有什么人,然后进行抓捕通缉。”
邹阳曜神色冰冷的挥了挥手,禀报的官兵退下了。
而邹阳曜一抬眸,看见了倪月杉。
他唇角微扬,朝倪月杉走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