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vkb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653章 向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盟主‘Hanish’+更完)相伴-ve4wv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30~~~~~
~~~
~~
“贼?”
邪帝強勢寵:霸上毒醫小狂後
方年下意识扫了眼办公区,更遥遥的望了眼窗外。
众目睽睽的大白天,一个写字楼里闹贼?
这多少有点搞笑啊!
方年忍不住追问道:“你确定是……贼?”
即便他知道这位村长在上岗前就成了司机班班长,能力肯定很强,不至于开玩笑;
“小~语~姐~姐~我回来啦~”
方年掏出钥匙开完门,便拖长声音喊了起来。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陆薇语听到这声音,没来由的心一抖。
但陆薇语还是很快起身走出了客厅,不动声色的看向方年,嘴上道:“喝酒了?”
方年换好鞋子,偏头闻了闻衣服:“喝了半杯啤酒,一个同学不小心喝多了,送他回去沾上的。”
“衣服脱掉就没事了。”
说着,方年便脱下外套。
陆薇语伸手拿过方年的外套,反面裹起来,酒味便淡了许多,接着走去小阳台:脏衣篓在那。
方年则去洗手间洗脸。
再走回客厅时,陆薇语也刚好回到客厅。
方年故意又眨了下右眼,嘴上调侃道:“小语姐姐,你今天好像有点慌乱。”
陆薇语正欲辩解,方年忽然就把她抱了起来。
陆薇语习以为常的跨坐在方年腰上,小脑袋离地起码有二米。
“干,干嘛?”
方年嬉皮笑脸道:“陆女士,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陆薇语兀自镇定的狡辩:“哪有!”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方年面露玩味。
他是真不知道陆薇语因为什么原因,忽然慌乱起来。
说话时还不明显,把她抱在身上后,都能感觉到她身体有点发抖。
陆薇语颓然的坦诚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点慌乱。”
方年有些不解:“是工作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边说,边抱着陆薇语坐到了沙发上。
潛規則
陆薇语也没有从方年身上下来,摇摇头:“没有。”
“再有两周实习就结束了,现在公司给安排的工作事务都减少了许多。”
她实习的单位不是只招了一个实习生,在这个月结束实习的,不仅是她一个人。
公司也没在这个时候卡实习证明之类的。
也就是说,跟外物没关系。
方年更不解了,半狐疑半调侃道:“难道是长大一岁,所以我们陆女士忽然害羞起来了?”
“瞎说!”陆薇语咬着嘴。
接着面露思索,眉头轻蹙:“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那天在恒隆广场,阿姨忽然出现时的慌乱差不多。”
方年眉角轻翘,意味深长的道:“原来是觉得有偷么的感觉啊~”
陆薇语一拳丢在方年胸口:“哼!”
方年揉了揉陆薇语的拳头,笑眯眯的道:“疼吗?”
陆薇语咬了咬嘴唇:“……”
…………
稍晚些时候。
方年从茶几下掏出笔记本,点亮看了看。
跟往常一样,‘贪好玩’的公司邮箱里面躺了很多的邮件。
多数是略一眼就过。
被加注了重要的邮件会多看两眼。
多数事务只是汇总到方年这里ꓹ 不需要理睬。
陆薇语坐在一旁看方年轻松自如的处理公务,好奇道:“你们当老总的是不是都这样ꓹ 很多在员工层面觉得很大的事情都会简单略过。”
方年想了想,回答道:“首先你得把我跟其他老总区分开来。”
接着方年解释道:“像‘贪好玩’整体体系正在逐渐完善,包括建立直接面向员工的投诉邮件渠道ꓹ 每周处理一次等等。”
“我吧……我算是个吉祥物,公司的具体运营事务等ꓹ 几乎不插手。”
“举个例子,就比方说你是普通员工ꓹ 如果你在工作中表现不好、受了委屈、觉得不公平等等ꓹ 就算有邮件能到我这里,我也会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事实上,我的邮箱对普通员工并不公开,我能接收到的邮件,一种是温叶筛选过来,另一种是部门主管级以上管理直接发过来的。”
超級黃金眼 花間小道
陆薇语略作沉吟:“你的意思是说,不公平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ꓹ 老总是不会管这些小事的?”
方年否认道:“也不全是,投诉渠道就是为了处理这些小事的。”
陆薇语接着又问:“那在你看来ꓹ 怎么样的老总合格?”
“分情况ꓹ 如果是公司大股东ꓹ 总经理ꓹ 在我看来,要做的是会用人ꓹ 尤其要找擅长于在平缓或者逆势状态下运营公司的管理者。”
方年语气平静的道。
“‘贪好玩’这点就做得不好ꓹ 我跟关秋荷都不擅长用人。”
接着方年又说:“如果只是执行人的话ꓹ 就很简单,按照公司战略执行下去就好。”
“所以ꓹ 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涉及到关心普通员工的层面?”陆薇语角度刁钻道。
方年就笑:“那我先问你,你上班的梦想是什么?”
“不上班。”陆薇语飞快的回答道,“钱。”
方年摊开手:“所以问题很简单啊,人都有一个毛病,尤其是久居高位的,喜欢动不动跟人谈梦想,员工不关心这些的。”
“普通员工层面的事情,大公司有大公司的处理办法,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处理办法,哪种办法都轮不到老总事必躬亲。”
跟陆薇语聊天,有时候蛮能心情愉悦的。
因为她现在有对这个世界最大限度的好奇,以及对自己心理成熟的渴望。
方年现在已经很深刻的参与到了陆薇语的人生中去。
陆薇语的有些疑惑,不可避免的会被他解答。
见陆薇语似懂非懂的样子,方年语气认真道:“别觉得我说什么都是对的,要有自己的思考。
就如你所说,想不明白的事情慢慢想,总会想明白的。”
陆薇语笑着点头:“嗯嗯。”
方年合上电脑,望向陆薇语:“明天上午我有一点工作要处理。”
“你忙你的,我在家看会书。”陆薇语道。
…………
…………
周六,方年带上一个不常用的普通笔记本去了前沿公司办公室。
温叶和刘惜都被喊了过来。
温叶暂时从前沿社团那一团乱麻的事情中解放出来,心情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见状,方年撇撇嘴:“温秘,你要不要这么明显,这种事务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
“我怕瘦。”温叶超小声的咕哝一句。
然后看向方年,装作一脸认真的道:“方总,您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方年扬了扬手上的笔记本:“‘贪好玩’游戏平台第一个版本出来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温叶赶紧点头。
她可没忘记自己的正式工作是‘贪好玩’公司秘书、司机、战略。
方年道:“你跟刘惜一起用这个平台,有任何难用的地方,都记录下来。”
“然后整理成一份文档,提交给研发部门。”
温叶不解:“我不玩游戏,刘惜应该也不玩,不是游戏平台的目标用户都。”
“我看公司邮件上的说明,也只是让一小部分产品部员工进行测试。”
方年语气平静的解释道:“流程上没问题,实际上问题很大,公司产品研发的思路都还是老思路;
作为一款平台型产品,最重要的就是用户体验感,这种体验感最简单的体现就是,哪怕是一个电脑白痴,打开都会用的地步。”
温叶立马明白过来:“您的意思是,建议公司产品部门加入这个测试流程?”
“只针对这个游戏平台。”方年道,“你记得在周一的公司例会上提一嘴。”
在方年曾经的工作生涯中,因为身为程序猿,无数次听到过一句话:要把用户当成傻瓜,就什么都不懂,也一样会用。
说归说,能做到的很少。
现在还未命名的游戏平台对‘贪好玩’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尽管方年开始忙活自己的事业,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儿,却也不至于完全撒手不管‘贪好玩’。
温叶记下来以后没再多说。
因为还是一个纯粹的内部测试软件,所以还得链接到公司内网,访问内部机房的服务器资源。
重生歸來:邪王寵妻上天
操作并不复杂,‘贪好玩’有专门搭建内部的虚拟专网(VPN)。
根据邮件里提供的文档在电脑上创建一个VPN连接即可。
还好温叶不太笨,自己就能搞定……
…………
一个多小时后,温叶开口说道:“方总,我们测试完了。”
正忙于网上冲浪的方年头也没抬,道:“讲一讲体验。”
温叶有条不紊的说道:“注册流程比想象中的要麻烦一些,这个好像因为还是内部版本的缘故,只是模拟注册流程。”
“关于之后的体验,方总您一边看我一边跟您说,会比较清晰。”
方年嗯了声,起身走到了温叶跟刘惜的身后。
“方总,您看,这是刚刚登陆之后的页面……”
“首先页面就不是很协调,按照现在看到的,分不清主次了……”
“既然这是个有交易的平台,完全可以参考一下淘宝之类的网站……”
“……”
方年光是看着就发现了很不协调,明明在提出游戏平台这个概念时,他就顺便做了一定的策划。
可是在没想到,结果会相差如此之远。
六宮之主 唐寅才子
或许在2010年,就没有几个产品策划过分重视用户交互体验。
没有简便的搜索,没有分门别类,没有比较友好的下载跳转,充值按钮做得大得离谱……
特工皇後太狂野
以方年的眼光来看,这就是一个山寨土老帽不入流,根本没法当做什么平台使用。
之所以让温叶体验的原因也在这里。
方年都没指望现在产品策划的脑袋能有那么注重用户交互体验。
让温叶她们这些不玩游戏,只摸电脑的人用用,能接受了就算勉强达标。
现在这就是一坨辣鸡。
听完温叶说的,方年语气认真道:“抓紧整理成文字资料,在周一上班之前提交给产品研发。”
“平台的发展关键就在今年,公司研发部门磨磨唧唧,这个东西就跟糊弄鬼一样,好意思拿出来测试!”
温叶连忙应下来。
她不是很能听懂方年的意思,心里认为可能是如果没发展起来,‘贪好玩’不太好撑不过今年。
其实方年想表达的是,今年如果没把平台做起来,往后再做平台可能就是个笑话。
因为……
现在国内游戏审核门槛还不高。
往后会越来越严格。
方年记不清具体时间节点,但大概应该是在2011年往后。
趁着现在的时间节点发展起来,拉着行业共同富裕,孕育良好生态。
这样即便未来缩紧游戏审核,也有共同承担风险的能力。
至少有一点很清晰,不管审核如何缩紧,游戏这个行业在往后十年里,是越来越发达的……
忙完‘贪好玩’公务,方年回家把窝在书房的陆薇语拉出了门。
陆薇语虽然被方年给半哄半拉带着出来。
却一副咬牙,不大乐意的样子。
方年笑着调侃一句:“你别不是在寻思,跟我谈恋爱影响你变得优秀吧?”
陆薇语轻哼一声:“知道就好。”
“到时候我不够优秀配不上你怎么办?怎么办嘛!”
方年捏了捏陆薇语嘟起的嘴唇:“我会弯腰。”
陆薇语想说的话,硬是被捏成了阿巴阿巴,气呼呼的瞪向方年。
方年便改为捏陆薇语的小脸,陆薇语一边生气,一边说:“那你就不能跟我一起在家安静的看看书,写写字什么的吗?”
“啊,我怕我安静不下来。”方年一本正经道。
陆薇语:“……”
方年火速转移了话题:“中午想吃什么?”
“想吃东北锅包又。”
“走走走……”
“……”
…………
周日申城再次大放晴。
气温更是节节攀升,一扫之前的雨雾天气。
很适合出门走走。
陈清慧约了陆薇语去静安逛街,陆薇语把方年给拉了去,讲说是陈清慧特别要求的。
方年跟陆薇语到了以后才知道,陈清慧实习结束,买好了21号回家的车票。
眼瞅着大年马上就要到了,打算买带回家的七样八样,张瑞因为加班没跟着来。
陈清慧喊方年的目得,是希望方年帮忙参谋一二。
别的不说,知道方年懂得多以后,陈清慧很相信方年购物的眼光。
走在路上,陈清慧随意问了句:“小语,你没打算提前回家吗?”
“实习还没结束。”陆薇语轻咳两声,道。
陈清慧正左顾右盼,没能关注到陆薇语的神情,不解道:“你不是在前天就结束实习了吗?”
陆薇语连忙咳嗽起来。
不用转头就知道方年正看着自己。
然而,陆薇语还要硬着头皮解释:“我们公司延长了实习期,要到29号才结束。”
这下陈清慧反应了过来,哦哦的点着头:“原来是这样啊。”
“……”
方年看穿了陆薇语的小心思,但没有拆穿的意思。
延后两周结束实习也没什么,无非是能不用找借口,不用多言,便可在申城多待几周。
于是方年主动岔开话题:“先去超市看看,买完东西可以寄存在包裹处。”
“好的。”陆薇语大松一口气。
“……”
…………
…………
周一,上午10点,‘贪好玩’公司例会。
多媒体会议室坐着‘贪好玩’部门主管级以上高管。。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