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nlq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403章 誰更悍勇?阿姐開車讀書-7vyck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古往今来的无数战例中,使者是一个不可忽略的角色。
两军对垒,杀的昏天黑地的,但尸骸堆积太多,天气热容易导致腐烂,引发疫病,于是派使者去说说,两边休战,把尸骸清理了再战。
或是一方优势,得意洋洋的派出使者去劝降:此刻归降尚不失封爵,若是牙崩半个不字,管杀不管埋,顺带全家杀光。
使者的风险极高,在双方杀红了眼的情况下,一方绝望引发了兽性,轻则把使者的耳朵割了,重责一刀枭首,把头颅挂在城头,以示抵抗到底的决心。
洪夏是武勋之后,自然知晓这些前辈的惨痛教训。
他想拒绝,可贾平安的微笑面孔下,却是冷冰冰的杀机。
包东站在贾平安的身后,手握刀柄。
斩杀他自然是不能的,但这是一个姿态:你最好听从大统领的话,否则回头皇帝能弄死你。
劈腿一次,终身‘受益’。
这是民间的说法,而在帝王那边就成了: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老夫难道只能去送死吗?
好像只能如此啊!
洪夏强笑道:“老夫去试试。”
“长陵候威武。”
贾平安轻飘飘的鼓鼓掌。
洪夏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那些被蛊惑的将士先是一怔,接着有人喊道:“杀了这个奸贼!”
洪夏身体打颤,但知晓此刻自己有进无退……他再近前几步,说道:“毛起为某些人效力,在左屯卫引入奸贼……”
这个蠢货!
这时候说什么引入奸贼?
这时候该说只除首恶,余者不纠,那些将士的情绪自然就渐渐平息了。
不过让洪夏出头并非是贾平安的意思,而是……
“看好他,最好是殉职。”
沈丘的声音宛如毒蛇。
李治终究容不下洪夏ꓹ 于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他‘殉职’,如此他的眼光便能让人赞美:看看皇帝看重的洪夏ꓹ 果然是个忠心耿耿的臣子。
可……
这不是睚眦必报吗?
贾平安觉得这样的皇帝更真实。
洪夏的身体在颤抖。
“杀了这个小人!”
“砍死他!”
他们应当不敢吧?
洪夏觉得自己最多被威胁。
但……
一个军士双眼发红的冲上来。
老夫休矣!
跑!
他不敢!
那军士扔出了手中的横刀。
横刀打着旋飞了过来。
洪夏慌了!
他下意识的一个趴下,横刀飞过身体上空。
装晕!
洪夏果断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万个赞,然后趴着不动。
惡漢 丹東大米湯
“小人!”
沈丘很失望。
但那些乱兵已经开始失去了理智。
贾平安缓缓走了过去。
“武阳伯!”
沈丘低声道:“尽数杀了就是。”
“有人无辜!”
我始终做不到草菅人命ꓹ 这是不是说明我不配做一个枭雄?
呸!
我本就不是枭雄!
贾平安缓缓走过去。
“我的身后是骑兵,只需一次冲杀就能冲散了没有长枪的你们!”
贾平安的声音在回荡着。
“此次事件乃是毛起和兵部的胡康联手作假ꓹ 让你等洛阳籍的将士超额进入左屯卫,此事与士卒并无关联ꓹ 事后只需查问将领就是了。”
那些士卒的情绪渐渐平静。
横刀垂下ꓹ 眼中的血丝渐渐隐退。
这场混乱即将消弭。
“他在撒谎!”
一个将领冲了出来。
“此人乃是扫把星,他来了,大伙儿都要倒霉。”
这等撒比!
贾平安举手,“射杀!”
弓弦声起,将领身上中了两箭,缓缓倒下。
贾平安抬头,“弃刀蹲下ꓹ 没有参与毛起之事的,最多是遣送归家。”
有人弃刀!
前方突然闪开。
紅樓之凡人賈環
毛起手握横刀ꓹ 就这么冲了出来。
两个神箭手刚放箭ꓹ 还未曾准备好。
毛起已经冲了过来。
在此事发生之后ꓹ 百骑就调查过毛起。
——十五年前ꓹ 毛起在北方只是一个队正,就这么一步步的凭着手中的横刀杀了上来。
这样的人在军中堪称是悍将。
而贾平安也有悍将之名ꓹ 但却无法和这等老牌悍将相比。
包东变色ꓹ 疾步来援。
正在远处看着这边的程知节面色大变ꓹ “毛起乃是悍将,小贾危矣!”ꓹ 随后他发足狂奔。
毛起死死地盯着贾平安,那目光就像是尖刺,更像是箭矢,让贾平安浑身发麻。
这便是煞气!
贾平安身体一震,驱散了负面情绪,双手握刀,眯眼看着毛起。
在这等时候,害怕会让你十成本事只能使出两三成来。
贾平安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斩杀了此人!
双方接近。
毛起挥刀。
横刀匹练般的的划过双方之间的空间。
贾平安举刀。
间不容发的格挡。
铛!
火星在眼前迸发,贾平安只觉得眼睛花了,就像是被闪电炫了一下。
毛起吸气收刀,身体转动,旋转着再次出刀。
贾平安再度格挡。
铛!
从横刀处传来了巨大的力量,和三十多岁的毛起相比,贾平安在力量上还是输了一筹,连退两步。
这两步给了毛起发挥的空间,他连续劈斩,最后竟然腾空跃起,一刀斩杀而来。
“小贾!”
奔来的程知节恨不能把手中的长刀丢出去。
包东已经这么做了,把横刀冲着毛起扔了出去。
可远水解不了近渴。
弓箭手张弓搭箭……
贾平安看似毫无还手之力。
他抬头看着毛起,脚下横着移动。
横刀几乎是从他的鼻尖擦过,但凡晚一瞬,这一刀将会把贾平安的脸削平。
贾平安轻喝一声,横刀挥动。
这一刀平平而去。
毛起愕然,接着人头飞起。
包东的横刀这才从空中飞过。
两支箭矢落空。
奔跑中的程知节愕然止步。
那些骚乱的将士也安静的和一群鹌鹑一样。
“都蹲下!”
骑兵上来了。
那些乱兵纷纷蹲下,有人依旧站着,贾平安挥手,箭矢飞去,当即射杀。
在这等时候还站着的,必然就是自知必死的反贼,不杀留着过年?
我的輪回電影院
中原好不容易才安定了下来,那些老家伙们却不甘心,在各处布局落子,准备在关键时刻重演前朝的一幕。
王朝末年,千里无鸡鸣,白骨露於野!
要阻止那些野心家!
贾平安的信念从未这般坚定过!
啪!
身后的程知节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上。
“你可知毛起曾在征伐高丽时阵斩高丽将领?”
贾平安点头。
程知节后怕不已,“那你还敢和他厮杀?”
贾平安笑了笑,“卢国公,我也曾阵斩敌将!”
你不努力,那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上限在何处。
他当初练刀,从表兄到唐旭,到邵鹏,最终靠自己一刀一刀的去厮杀,去战阵上寻求经验。
但凡他软弱或是志得意满,那么今日的他已经变成了尸骸。
贾平安随后回去,把这里交给了左屯卫。
而沈丘随即进宫复命。
李治一直在等待左屯卫的消息,见他来了就问道:“那些乱军如何了?”
沈丘恭谨行礼,“陛下,先前数百乱兵被毛起蛊惑聚集闹事,长陵候去劝阻无果晕倒。”
李治的眼中多了讥诮之色,“无耻,还软弱无能!”
洪夏……聪明些就赶紧告病吧。
沈丘说道:“随后武阳伯相劝,大多人放下了兵器……”
李治的眼神依旧阴郁。
“随后有将领出来呵斥,武阳伯令人射杀。”
“杀得好!”李治眼中的阴郁越发的浓郁了。
“毛起突然暴起,和武阳伯激斗。”
李治眯眼,在此事之后,他就令人查过毛起,结论此人是一员悍将。
贾平安……
只要不死就好,随后封爵赏赐,如此武媚自然也无话可说。
“武阳伯一刀斩杀了毛起。”
李治一怔,“你说贾平安斩杀了毛起?”
“是!”
沈丘想起了自己和程知节等人当时不敢相信的心情,觉得皇帝这般失态也情有可原。
李治毕竟是皇帝,很快就平复了心情,“他是如何斩杀的?”
“开始看似不敌,但渐渐的就从容了许多,最后避过毛起的一刀,顺势枭首。随即那些将士皆弃了兵器。”
“一刀枭首……”
李治觉得自己需要仔细想想。
他慢慢转悠,一路去了武媚那里。
武媚抱着孩子相迎,想问问那事的进展,却觉得有些唐突。
“贾平安在左屯卫一刀枭首悍将毛起,镇压了乱兵。”
李治接过孩子逗弄了一下,给武媚整理心情的时间。
流年默相守 盛夏未央
“毛起可是平庸?”武媚抓住了要点。
“不,当年跟随先帝征伐高丽时,毛起曾斩杀高丽将领。”
武媚的心陡然一跳,喜悦之情就涌了起来,“平安竟然这般厉害了吗?”
“这也在朕的预料之外。”李治把孩子递给周山象,坐下后,有宫人站在边上扇扇子。
平安竟然这般了得,那婚事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
武媚第一个念头被她抛开,然后说道:“陛下,平安在家据闻操练不辍,每日闻鸡起舞,更是在百骑寻人拼杀,这般数年才有了今日斩杀逆贼的本事。”
作为皇帝,你不该赏赐他吗?
“是啊!”李治仿佛没听到弦外之音,“这等年轻人,朕自然是要用的。”
咱们慢慢来。
武媚笑道:“如此,臣妾以后为他张罗亲事就更方便了些,原先不敢想的也能想一想了。”
李治平静的道:“长安城中门阀权贵不少,家中的女子都是联姻所用。”
爆笑兵痞 寒雪獨立人(書坊)
你若是生于这个时代的权贵家中,不论男女,你的亲事都别想平淡,大多是联姻。
武媚也平静的道:“他并无根基,而权贵就算是肯嫁女给他,也是要有回报。那些回报不要也罢,陛下也能给。”
李治颔首,“如此也好。”
等李治走后,邵鹏松了一口气,“先前奴婢真怕昭仪说要寻门阀家的女子给武阳伯。”
若是如此,李治绝对会把贾平安踢出百骑,任由他和那些仇家纠缠。
“我有意提了一下,陛下……”
皇帝果然是这个态度,那么武媚就有数了。
“平安的亲事我早有主意,只是他滑不留手,每次提及此事就顾左右而言他……”
武媚有些恼火,“你等说说,他这是何意?可是不满意我说的人选?”
邵鹏点头,“可能。昭仪,奴婢在百骑多年,当初武阳伯进了百骑后,就经常跟着咱们去青楼,他相貌俊美,诗才无双,引得那些女妓自荐枕席……可武阳伯从未动过她们。”
武媚:“……”
阿弟莫非有问题?
这个念头一起,她就急不可耐,“去,寻了平安进宫,就说我寻他有事。”
贾平安刚回到百骑,正在接受麾下的崇拜,就被叫进了宫中。
“阿姐。”
贾平安判断阿姐叫自己入宫是为了今日的两次厮杀,大概是要叮嘱一番。
他早就做好了应对手段:男儿在世,当凭刀枪博取功名!
这样阿姐必然无言以对,进而生出愧疚心来。
武媚看着他,“抬头。”
这怎么像是审讯?
贾平安抬头。
武媚仔细看着他,最后干脆起身过来,近距离观察他的脸。
双眼有神,肌肤红润白皙,这不像是那等无用的男人啊!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
贾平安心中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阿姐这是想干啥。
难道是想看看我是否带着煞气?
贾平安有些心慌。
武媚摆手,所有人都出去了,她缓缓问道:“你对女子……可是觉着寻常?”
没啊!见到长腿妹纸和娃娃脸我就想调戏。
“没。”
“那你对女子……可是从未动心?”
怎么会不动心?
男人见到美好的事物总是觉得赏心悦目,进而动心。
比如说每次见到卫无双的大长腿,还有苏荷的……他都会怦然心动。
“动心。”
咦!
既然动心,那为何不动?
武媚觉得好奇,她都三十多了,在这个时代就算是称一声老身也使得。所以她径直问道:“那你去青楼为何无动于衷?”
竟然是为了这个?
阿姐竟然以为我是个无能之辈?
贾平安想叫屈,但他确实是没动啊!
“阿姐,我想着……”
“你想着什么?”武媚皱眉,“若是不妥,我便把周山象赏赐给你。”
救命啊!
幻龍臂 落非魂
贾平安狼狈的道:“阿姐,我正常着呢!真的。”
“那便正常给我看看。”
阿姐你别开车啊!
贾平安纠结的道:“这个……这个……”
“你正常有谁知道?”武媚有些绝望,想着老贾家就阿弟一个人了,这不就断了香火。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了香火,祖宗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
谁知道?
知道他器宇轩昂的人……
雅香知道,但青楼女子的话当不得真。
剩下的……
“不说?”
武媚的神色平静了下来。
瞬间贾平安就跪了,“阿姐,高阳公主知道。”
那次他藏器于身,不肯起来,高阳已经看到了端倪。
“高阳?”
武媚心中微松,淡淡的道:“那个随意你。”
但凡进了皇室的,对男女关系都是这般随便吗?
“你要抓紧了。”
武媚含蓄的警告着。
这是要让我去证明自己的男儿属性吗?
贾平安有些纠结的出了这里。
“武阳伯!”
贾平安回身,只见一个宫人飞也似的跑来,“萧淑妃叫你。”
那个娘们这是要报复吗?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道:“后宫之中,臣子不得擅入。”
林冲进白虎堂就是一个圈套,只要进去,生死不由人。
萧淑妃这等手段……落伍了吧。
宫人倨傲的道:“陛下已经点头了。”
贾平安不信。
一个内侍来了,贾平安记得在王忠良的身边见过此人。
“萧淑妃病了,陛下让你去看看。”
可我不会治病啊!
贾平安跟着到了后宫之中。
萧淑妃躺在床上,看着分外的……妖娆。
“哎哟!”
“我浑身酸疼。”
医官望闻问切都做了,可一筹莫展,看到贾师傅来了,就如蒙大赦般的道:“臣回去查查医书。”
咻!
这人消失了。
萧淑妃斜睨了贾平安一眼,“这是谁啊?”
贾宝玉!
贾平安不能乱了礼数,他拱手,“臣贾平安。”
“哦!那个奸贼啊!”
萧淑妃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
贾平安干笑一下。
下面怎么办?
他没啥办法。
宫人低声道:“武阳伯,出手呀!”
手……
贾平安看看自己的手,觉得今日不该出门。
“此事吧,其实臣不会看病。”
“是邪祟。”
宫人信誓旦旦的模样让贾平安觉得萧淑妃最后被弄死事出有因。
动辄说什么鬼啊神的,这不是给自己招祸吗?
“其实……萧淑妃要不试试麻将?”
“太难。”萧淑妃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其实……麻将是有口诀的。”
贾平安一句话让萧淑妃多了精神。
“什么口诀?”
“宁挨千刀剐,不胡第一把。谨慎每张牌,庄上也得傻。”贾平安尽量说快些,避免被这些人记住。
“开牌吃边卡,莫吃两头牌。先抓有用张,再等打出来。牌从门前过,不如摸一个。”
那些宫人都纷纷眯眼,一看就是在记忆。
“原则不放炮,职责看下家。金三和银七,危险二五八。”
贾平安拱手,“臣学艺不精,就这些了。另外,这次的邪祟看着可怕,臣不能镇压。”
萧淑妃冷笑道:“那我要你何用?”
贾平安:“……”
“臣推荐一人。”
“谁?”
李大爷,你老人家好久都没冒泡了,上次还听你抱怨皇帝越发的不肯给太史局拨款了,那我给你寻个要钱的借口吧。
“臣举荐太史令。”
……
李淳风正在太史局里如痴如醉的硏究着自己的学问。
“太史令!”
没动静!
内侍急了,刚想去拍。
“且住!”
小吏及时赶到,制止了他的行动。
内侍斜睨着他,“宫中有要紧事,若是错失了时辰,你可担当得起?”
小吏不慌不忙的道:“太史令正与天上的神灵沟通,看似平常,可早已神游域外了。你这般俗人得叫法是叫不醒的……”
那么牛?
内侍被唬住了,“那该如何?”
小吏上前,起身道:“太史令,发现新星!”
“在哪?”
李淳风瞬间精神抖擞。
……
求月票。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