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tr9優秀都市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愛下-354 洛陽風雲讀書-mjq7t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晚秋。
武極戰帝 砒霜拌飯
洛阳。
清晨,一骑快马驰骋入城,马蹄飞快,哒哒哒清晰的落在了石板上,冲散了薄雾,马上人披蓑戴笠,满面风尘,背后斜斜背着一柄刀,血红的刀衣显得格外惹眼,犹如血染……
“关中刀王也来了!”
小仙有毒(絕世好毒)
这人甫一入城,沿街两侧的酒楼客栈,便已多了许多双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人。
不止这人。
这人只是在前,后面还有人。
“嘿!”
呼啸声动,却见一顶漆黑的轿子震着铃响,自城外飘了进来,那轿子四四方方,封的极为严实,犹如一口棺材。
而那抬轿的四人,却是极为诡异,或者说不是人,这四人面上阴白无血,眼窝泛青,形神枯槁,身材俱是高瘦枯干,前面二人白帽白衣,后面两个黑帽黑衣,唯独这嘴唇鲜艳吐血,只似那城隍庙里供奉的无常般,脚下轻飘如飞,扛着轿子点足而至。
“西山鬼王!”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瞧见这架势,不少江湖人很是忌惮,这老鬼起初倒也名声不显,充其量只能算个二流货色,可十几年前也不知从何处得来一种名为“阴风掌”的邪门武功,练就了一双极为骇人的毒掌,掌心尸毒汇聚,中招者无不是化作一滩脓血,尸骨不存ꓹ 死的惨不忍睹,近年来更是凶名赫赫ꓹ 威震西北。
“哼!”
却闻雾中一声冷哼,铿锵有力,如金石坠地ꓹ 听的人心头暗颤。
众人闻声看去,却见一冷面道人率着几位弟子驾马而来。
此人蓄发浓密ꓹ 色如银霜,面颊生棱ꓹ 瞧着已年过半百ꓹ 然拧眉瞪目,却是气势狂霸逼人,身形体魄更是不显老态,壮硕魁梧,好比青壮,当真威风。
“旁门左道!”
瞥着那顶黑色轿子,道人眼露不屑。
城中高手却是认得来人ꓹ 纷纷惊呼。
“独孤一鹤!”
一声厉啸,忽闻鬼哭神嚎之声ꓹ 飘散雾气骤然狂涌ꓹ 那轿子里却是探出一只腥红骨爪ꓹ 对着道人遥遥劈出一掌ꓹ 本是涌动的雾气忽一凝滞,随后翻动如飞ꓹ 化作数十只漆黑掌印ꓹ 朝道人袭去。
俨然是一言不合ꓹ 已要动手。
马上的道人嗤笑一声,仍旧驱马前行ꓹ 可他身侧一刀一剑却已颤鸣出鞘,刀光冷冽,剑光森寒,只在空中翻飞一转,已被道人接入手中。
雾气一涌,众人只觉眼花缭乱,尚未看清,却已见一声痛呼。
待风停雾散,长街上只剩道人一行人,那顶黑轿却已不见踪影,唯有地上溅落了几滴污血。
众人瞧的鸦雀无声。
“啧啧啧,想不到这青龙宝藏竟然把独孤一鹤都引来了,这下倒是热闹了!”
“不止如此,我听说白云城主叶孤城也已被人瞧见,这一次,江湖上但凡有名有姓的高手,只怕都要露面,毕竟,我可听说那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其中不但有数不尽的财富,更有世上最玄妙的武功!”
“嘘,我听说,那里面有长生不老的秘密!”
“听说少林寺的那群和尚也都忍不住想要来凑个热闹!”
“这一次,只怕是江湖上百年来最大的盛会了,也不知道最后鹿死谁手,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
如此变故,乃是因月前,有一个惊天隐秘,不知自何人口中传出,甫一传出,登时便引起了群雄动荡,一时间江湖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这个秘密,据说连那皇上也已坐立不安,更是暗自派遣了宫中高手,乃至动用军队,欲要分一杯羹。
天底下的高手,无分正邪,那管什么白道黑道,短短不到一月,已纷纷动身齐至洛阳。
深深的愛 此曾廂識
所来皆为“青龙宝藏”。
据传此宝藏为昔年“青龙会”所有,任谁得到,便足可号令天下,威震武林,甚至有可能裂土称王,做皇帝都不在话下,但最令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宝藏中竟还有长生不老的秘密。
纵观古今,谁人可长生啊?
哪怕是那横扫八荒六合的始皇帝,苦心孤诣,不也功亏一篑,难得长生么,可如今,这宝藏中居然就有。
与长生不老相比,所谓的名利以及武功,在此刻似乎都显得黯然失色,无足轻重。
谁都心中火热,万一呢,万一是自己得到了呢,人活一世,庸碌百年,与其在这江湖上过着刀口舔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倒不如放手搏上一搏,倘若老天眷顾,得了那长生法,管他天王老子,大不了远遁中原海外,只要不死,那就肯定会出头,直至一步登天,称霸天下。
到时候,什么仇家,什么皇帝,什么天下第一,都不过是笑话。
重生之易帝傳說
人总是喜欢想,想的多了,欲望自然也会涨。
而现在,也不知何人,将那“青龙宝藏”拓印了出来,许是数十张,又或是数百张,天天都有人抢,天天也都有人死,抢到最后,这些人才发现,本来被他们视若珍宝,九死一生才抢来的东西,转眼就已经烂大街了。
也有人说是假的。
可人心不死,欲望怎能灭,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就怕是真的,所以,当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真假已无关紧要,他们不亲眼看着,终归是不死心的。
这古都之内,如今可当真是热闹啊,热闹极了,街道两侧,酒楼客栈都住满了人。
他们也都在等。
毕竟总有人等不住,要先去那山中探探究竟,可结果呢。
“回来了!”
一声呼喝。
那些原本饮酒谈笑的人,全都齐刷刷的瞧了去。
就见城外进来了十数辆马车,那些等不住人的果然回来了。
可惜,命却丢了。
马车上,全是一具具死状各异的尸体,有的中了暗箭,脑袋被射开了花,有的中了毒,有的则是残缺不全,如被猛兽撕扯过,有的干脆血肉模糊,成了一滩烂泥。
“都死了,那山中遍布机关暗器,重重凶险,举步维艰!”
侥幸回来的人也多是神情惊骇,余悸未消。
但这个消息,也更加证明了一件事。
隨身攜帶異空間:仙家有泉 萌鳥
那山里,果真藏有东西,倘若不是如此,哪谁又会吃饱了撑的,在山里埋下那么多的手段,暗器,机关陷阱。
有的人白了脸,有的人红了眼,有的人已开始做着称霸天下的春秋大梦。
而苏青呢?他现在又在干些什么?
賢侄你好
他在喝酒。
他正倚着一扇绿窗,扶着脸颊,懒散随意的瞥着这些已似昏了头,迷了心的江湖中人,喝着酒,轻低的道:“人啊,看来都喜欢做梦,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人和人做梦是有区别的,有实力的人,能将梦化作现实,可没实力的,却只能做着白日梦!”
“见过先生!”
而他身旁,有一位锦衣华服的中年汉子正恭敬站立在侧。
“想不到他竟然让萧家退出武林了,倒是看的开,放得下!”苏青瞥了眼身旁的人,似有意外。“他是你什么人?”
“为在下曾祖,这是本族族谱,还请先生过目!”
男人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簿册,递到了苏青面前。
翻开首页,为首者名为“肃”,肃龙。
而后绵延三代。
“连姓都换了!”
苏青叹口气,有种说不出的怅然。
“曾祖早年统摄武林,威震天下,然人至暮年,见惯昔日仇敌、对头尽皆老死,世家于恩怨仇杀中逐一没落,加之亲友亡故,不免感叹生死无常,遂有彻悟之心,同时为保后世子孙,故而令我们改名换姓,退隐江湖,方才延续下血脉!”
“呵呵呵,好一个萧四无,纵观我平生所遇之人,倒是就他看的透,好!”
苏青眼眸微亮,毫不吝啬的赞道。
“想来,你如今见我,便是为了那三个请求,莫非,你们已到生死存亡之际?”
中年男人点头。
“先生猜的不错,曾祖不愿我等踏足江湖,曾说不到族中生死存亡之际,便不能劳烦先生,但眼下,已有人探得吾等身份,欲要血洗我肃家,还请先生替吾等做主!”
苏青喝着酒,望着窗外纵马而过的江湖人,漫不经意的问道:“谁?”
男人忙回道:
“霍休!”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