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bs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表小姐》-第一百六十三章 吃喝相伴-m6wf7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常珂连春荫园都没有回,从太夫人那里出来直接去了柳荫园,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晞。
王晞都惊呆了,道:“施珠想干什么?”
“可能是想帮常妍出头吧?”常珂恹恹然地猜道,“我们这段时间都没有怎么理睬三姐,想必是有人觉得就这样嫁了出去,不免声誉受损。如果我们能和和美美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这名声也就保住了,我们再说她什么不是,那就是我们小肚鸡肠,没有姐妹情谊了。”
王晞冷笑着“呸”了一声,问常珂:“你准备怎么办?”
幻沫女王昔殿下 慕容凝萱
“富阳公主的插钗仪式我是不会去的。”常珂淡淡地道,“从前别人出门也没有想到过来,这秋天送团扇,是不是晚了点?谁愿意去谁去!”
王晞觉得常珂言之有理,道:“那太夫人那里你还是要打点好了,免得被别人拿着说事。”
一个“孝”字压下来,不要说常珂了,就是三太太也要被责难。
常珂点头,道:“我知道。我来了你这里,让我身边的大丫鬟去了我母亲那里。以我母亲的脾气,此刻只怕早已去了太夫人那里讨个说法了。”
“这就好!”王晞就留了常珂在她这里吃饭,还道,“免得有人找到你那里去,你连个借口都没有。在我这里用膳,好歹也是做客了。”
常珂直笑,道:“那就干脆一事不烦二主,把潘小姐也请过来吃个饭,我借花献佛,用你的厨房做几个菜,你们尝尝味道如何?”
她很珍惜和温征的婚事,想着温家人丁兴旺,这人一多,亲戚也多,姑娘妯娌里就是不想比照着也会被比照,她虽出身永城侯府,可她父亲是庶子,还是白身,如今也不过是仗着和永城侯府还没有分家,走在外面被人称一声“侯府的小姐”罢了,嫁去了温家要立得住脚,总得有拿得出手的技艺才好。
常珂就瞧中了王晞厨房的手艺。
美食要与人分享才有意思。
王家的厨艺是不藏私的。
王晞不仅让她灶上的厨娘告诉常珂做菜,还亲自在灶边指点常珂,甚至派了人去打听温征的口味ꓹ 专门给常珂定了一本菜谱,还开玩笑地道:“你可以留做传家之宝。不过记得传给你儿女的时候记得要告诉他们ꓹ 这是他们王家表姨送给他们的。”
羞得常珂满脸通红,追着王晞打闹了一通。
什么事都架不住“认真”、“勤奋”,常珂学厨的时候虽然短ꓹ 但有基础,因而进步神速ꓹ 做出来的淮扬菜还真有几分看头。
王晞自然是高高兴兴地应了,派了白果去请潘小姐ꓹ 还道:“我觉得你还要可以学两个拿手的点心ꓹ 只要是女的,就没有不喜欢吃甜点的,万一遇到万中之一不喜欢吃甜的,你就给她做道咸点心,总之,不能让人难倒了。”
常珂哈哈地笑,道:“瞧你说的ꓹ 好像那温家是龙潭虎穴似的,我就不相信了ꓹ 有你在旁边指点我ꓹ 我连个灶上的活都拿不下来。“
“那是!”王晞大言不惭地道ꓹ “要说做生意ꓹ 这天下能人多着,我们家是不敢称顶尖的ꓹ 可要是论吃的ꓹ 我们家肯定是最顶尖的那一拨人。”
两人你一句ꓹ 我一句胡扯着,常珂觉得在太夫人那里受的气都烟消云散ꓹ 心情又重新好了起来。
潘小姐来得有点迟,她来的时候常珂已经去了厨房。
她这些日子都在侯夫人那里“侍疾”,可大家都心知肚明,侯夫人这是在装病,潘小姐每天在侯夫人那里帮侯夫人吃着补品,又没怎么动,脸都长圆了一圈。
王晞和常珂来叫她,她像被放出笼的鸟儿,迫不及待地就来了。
“那你还来得这么迟。”王晞不相信她,笑着打趣她,“你肯定是为了哄我们开心,说的应酬话。”
潘小姐怕自己再胖下去,每次来了王晞这里就挽了衣裙跳百索。
她一面跳着百索,一面道:“我哄你们做什么。我是看了一会儿热闹。”
王晞睁大了眼睛。
潘小姐喘着气笑道:“听说施小姐要带常妍和阿珂去宫里参加富阳公主的插钗礼?施小姐还做中间人,让常妍和阿珂冰释前嫌?据说三太太气得不行,跑去太夫人那里骂闹了一场,把太夫人气得躺下了,找了我姑母去主持公道。我送了病着的姑母,在太夫人那里站了一会儿才过来。”
王晞立刻关心地问:“那谁赢了?”
这可关系到常珂进不进宫的事。
潘小姐抿了嘴笑,道:“当然是三太太和我姑母赢了,要不然我来得这么干脆利落?”
王晞闻音知雅,忙道:“那我代珂姐姐谢谢侯夫人和潘姐姐了。”
潘小姐笑道:“可不能空口白牙。我也不要别的,就把你那天招待我的蒙顶黄芽给点我就行了。”
“你可真敢想!”王晞笑道,“那茶我也只带了几两过来,都快喝完了,最多也就包一小包给你尝尝。”
两人熟悉了之后,发现彼此都是爽朗的性子,越说越投机,感情也一日千里。
王晞就真的只包了一小撮给潘小姐。
大猿 流浪的蛤蟆
潘小姐一面嚷着王晞小气,一面让贴身的丫鬟立马把那茶叶送回了春荫园,这才在柳荫园里吃了晚膳。
常珂做的一盘辣子鸡丁让潘小姐赞不绝口,喝着糯米桂花圆子羹,又用手对着嘴巴扇风直喊着辣还停不下来。
常珂呵呵地笑,非常的有成就感。
富阳公主的插钗礼施珠是带着常妍去的,常妍情绪有些低落,韩家不知情,觉得是难得的体面,来永城侯府送家具名册的时候听说后回去说给韩家的人听,韩小姐还给常妍送了朵宝石鎏金的鬓花。
王晞私底下和常珂、潘小姐道:“可惜了韩小姐,一朵鲜花放错了地方。”
常珂没有吭声,想到刘家的事,想到刘众,觉得潘小姐的婆家也好像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她不由叹气。
等到了富阳公主插钗礼之日,施珠带着常妍进了宫,王晞几个则在柳荫园里喝桂花酒。
金黄色的美酒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如流淌的黄金,只是味道还有点辛辣。
王晞道:“还要埋几天,可见还是得听师傅的,陈年的酒,配上今年的新鲜产的桂花,必须得埋整整六十天才能开坛。不过差十天,味道就大不相同。”
潘小姐却喜欢这口味,道:“我觉得还好了。比市面上卖的很多桂花酒都要醇厚。”而且她更爱这颜色,“看着就赏心悦目。如果能点缀点什么就更好了。”
常珂也喜欢这颜色,道:“像金箔似的。要不放点枸杞进去?或者是绿色的什么东西。”
“肯定是枸杞更好看。”王晞道,“不过久泡的枸杞会让酒发红,影响它的颜色。临时泡点进去呢,又容易沉在杯底,这还真是个技术活。恐怕要找善酿的老师傅才行。”
絕世癡纏之總裁太壞
蜜妻甜辣辣:軍少爹地,stop
潘小姐却趁着她们说话又呷了一口酒,道:“我看找善酿的老师傅也没有用。我在江南也喝过不少百年老字号的好酒了,可能酿到像你这样的,还是挺少的。你都弄不出来的,其他人也未必弄得出来。”
花開夫貴
王晞受了赞扬,很是高兴,和潘小姐、常珂两个说起她在蜀中酿酒的事。
白果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探了好几次。
王晞找了个机会拉她去院子里说话:“出了什么事?”
白果讪讪然笑了笑,道:“没什么事。就是陈大人那边让王喜带了话过来,说让我们把您看住了,今天哪儿也别让您去。”
情回北宋 羽白
这还不算是出事了?
王晞不解。
白果道:“是带信的人,什么也没有跟王喜说。王喜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可王喜也说了,陈大人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既然这么吩咐了,我们最好还是跟您说一声。”
王喜私下叮嘱她们让她们无论如何也要像陈珞说的哄了王晞留在家里,她觉得就不必告诉王晞了。
離王崩天
反正看王晞这样子,也不像要出门的样子。
王晞还寻思着在那金色的桂花酒里加点什么,想着白果说不明白那等她晚上去问陈珞好了,也没有放在心上,折回屋里,又和潘小姐、常珂说起酿酒的事来。
潘小姐还对王晞道:“你得酒酿得这么好,不如到了中秋节的时候办个宴会,请些朋友来家里玩耍?”
她觉得这样有利于王晞打响名声,对王晞的婚事有利——她们这些姻亲里,就王晞的婚事没着落了。
常珂也觉得好,道:“就算你觉得请客麻烦,这桂花酒也应该放在礼单里,各家都送一些。”
王晞就真的考虑起这件事来。不过,从前在王家的时候她都是帮她祖父酿酒,自己单独酿还是第一次,酒酿的不多,若是要送人,只能想办法在酒瓶上下功夫,每家尽量都多少分一点。
她们就讨论起用什么装酒来。
有事做,时光总是流逝的很快,可直到她们用了晚膳,决定好了装酒的瓶子,更夫也已经开始打更了,去宫里参加富阳公主插钗礼的施珠和常妍却还没有回来。
太夫人念叨道:“这不可能啊!宫里都要落锁了。”
施嬷嬷心里也打着鼓,却只能安慰太夫人:“怕是富阳公主有体己话要和施小姐说,把她们多留了一会儿。”
重生暖妻來襲 胡小氣
“就算是这样,也应该回来了啊!”太夫人不安地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