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ue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討論-447 不光是講情懷鑒賞-opk8i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欧阳看着好像不怎么说话,其实老太太比张凡还紧张。深怕张凡的命令出现混乱,深怕政府的物资不完备,深怕医院的医生们不配合,说实话,张凡当组长比她自己当组长,还累。
这就是一场考试,还特么是突如其来,不给考生一点点准备,也不会提前划重点的考试。
当张凡出发的时候,市医院真的是捉襟见肘了。几乎一线的医生已经抽调完了,欧阳凭着自己的脸面让很多要退休的医生不得不延迟退休,然后就是老带新,刚进医院没几天的医生跟着老医生已经开始管理危重病号了。
茶素医院已经进入了刺刀见红的时刻了。如果还控制不住,患病数量继续跳跃式的增长,估计只能向上级政府求援了。
奪情盛寵:總裁的百日情人
在医院里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越是危重的患者越是锻炼医生,越是能让医生进步的迅速。话是没错,可医生们就不同了,这个锻炼太残酷了。说是提心吊胆绝不夸张。
神劍仙旅 幽竹
吃着饭,寻思着自己的病号,为啥血气分析还没效果呢。这几天里所有的住院医,彻底不能回家了,二十四小时在医院待命。女朋友要分手?对不起,出不去。
所以,当住院医的时候,最好不要谈恋爱。
尋龍密卷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很多医生一辈子或许都遇不上这样的情况,而有些医生,几年就能碰到一次,茶素很多私人诊所已经开始关门,甚至明确拒绝发热患者和幼儿。
茶素市区的好几辆120出发了,车上坐满了市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但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一个个的男医生胡子拉碴,女医生略微好一点,但也好不到那里去。
糾纏gl
车里没有往日的喧哗,没有了叽叽喳喳,有的靠在窗户上已经开始打起了瞌睡ꓹ 有的早就进入了梦想。
张凡睡不了,他现在还在协调各个方面。作为抗疫的组长ꓹ 哪里能轻松,别人是身体累,他是身心都累。有时候ꓹ 明明告诉对方,必须严格消毒ꓹ 必须就地治疗,可还是跑了很多人。
弄的好像就张凡一个人是恶人一样。可这个恶人ꓹ 没人做不行。
这次出发的几乎都可以说是茶素医院的内科中坚了ꓹ 处理完各方的协调,张凡还要动员自己的这帮同事。医生也是人,这种时刻,非医疗行业的人可以认为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但作为上级不能这样认为。
欧阳的鼓动大法张凡学不来,到目前为止,学的反正有样子没内涵ꓹ 估计和经历有关,张凡说不出那种能让人瞬间热血沸腾的话。
可张凡也有他的招数。
龍刺之海盜船 陽朔
“各位同志们ꓹ 我们现在朝着疫区出发。杭盖不光是疫区还是牧区ꓹ 大家自我保护一定要做好ꓹ 千万不能大意。都是专家ꓹ 具体的事宜我就不对交代了。”张凡拿着车上的对讲机开始了他的张氏鼓励。
非洲大牧場 夢想依在
“鉴于此次支援任务的紧迫,最近一段时间的劳累ꓹ 我决定在这段时间内ꓹ 市医院所有在职在岗的医护人员每日工资按照正常工资的三倍发放。”
说完张凡停顿了一下。
前后几辆120里的医护人员ꓹ 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心里估算了一下数目ꓹ 嘴唇略微上翘了一点。大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而且觉得跟着张院,还是有前途的。
头车上跟车的政府干事,崇拜的望着张凡,羡慕的看着一群同车的医生护士,心里不停的骂着娘,我怎么没遇上这样的领导,为啥不给老子一天三天的加班费。
都说医生工资高,都说公务猴的收入多,其实大家说的都是医生和公务猴中层次比较高的。比如张凡,比如主管卫生的领导。其他普通医生,普通公务猴,其实也就那样。
也就是茶素的房价不高,大家的幸福感略微高一点,可近几年,随着茶素市医院的崛起,茶素市区其他地方的房价还好说,可市医院附近的房价隐隐的已经开始追上鸟市的脚步了。
網遊之暴力刺客 寶寶奶嘴
一个月多几千钱块钱的幸福感,还是能让人心里舒畅的,反正这个活,就算不发钱也要干,可要是发点钱,哪就更好了不是吗?
等大家略微错愕了几分钟后,张凡接着说道:“考虑到最近大家没日没夜的吃住在医院,我决定按照误餐补贴,给在岗医生一天三次的误餐补贴。特别是赶往疫区的医生,再特别补发一份出差费。
只要我们顶住这波传染浪潮,钱不是问题!”张凡说这话绝对不是吹牛,也不是假大空,大家都明白,在医院的领导里,要论赚钱的速度,张院绝对是有目共睹的。
前后几辆车里,原本死气沉沉的气氛一下变的生动起来了。聊天的也有了,说笑话的也出现了。这就是张凡要的效果,光谈情怀有时候也挺操蛋。
黑萌寶貝火爆娘親
坐在头车里的政府干事都快哭了,他都想说,市医院要干事吗,我也想来。
不过因为政府的领导也在,他说不出来啊。
当张凡喊完话以后,政府的领导皱着眉头,心里暗暗嘀咕,“市医院真特么有钱。可惜啊……”
“张院,这样补贴好像没有先例啊。你这样操作,以后怎么办啊!”领导笑着对张凡说着。
末世女配翻身記 九裏溪
张凡也是微微笑着对领导说道:“也没条例说不让发啊!”
如同软钉子一样,噎得领导笑容都收不回去了。领导脸上的肌肉僵硬了,瞅了一眼身边口水都要流下来的干事,领导转头不说话了。估计想着回去是不是商量一下怎么规范这种补贴,不然以后队伍还怎么带啊!
张凡没那么大的宏观目光,他不懂什么为了全局,为了以后的院长考虑。他只是知道,自己的这帮同事不容易。现在借着机会发点钱,谁都没话说。
而且,发的还不是财政的钱!这是张凡最大的底气。
杭盖县,说它是个盆地吧,有点说的它大了,如果说茶素地区像个介字挂在天上边上的话,杭盖就是人字下面的最靠里的部分,背靠天山,脚踩湖泊和森林。
自然资源相当的丰富,除了冬天冷一点以外,这里的木材、矿场、畜牧业甚至旅游业都是让内地很多很多县城羡慕的。
不过因为背靠天山,冬天的温度也是相当的低。茶素市区的人还没穿羽绒服的时候,这边的人已经套上了大皮袄。而且县城区域的海拔落差也相当的大,从海拔三千跨度到海拔一两百,所以这地方气候环境相当的复杂。
早几年的时候,人们只能靠着国防公路在夏季时候才能出行,一旦过了十月份,就如同被外界隔离了一样,出不来进不去。用有钱人的话来说,这地方是世外桃源,用没钱人的话来说,这就是个环境优美的大监狱。
08年以后,国家修建了打通天山南北的高速路后,这个县城的年轻人们忽然一下好像被释放了一样,能出外打工的就不会留在这里。好像这里的自然环境一点都比不上外面的高楼大厦一样。
所以这个县城除了一些政府和各个事业单位的年轻职员以外,其他几乎都是老人和孩子,其他的成年人大多都去外地打工了,也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如同候鸟一样回到家乡稍事休息。
或许大城市里的人感受不到这种宁静。可以想象一下,硕大的广场上,只有一些晒太阳的老人和一些学着走路的孩子,就连城市里的公交车都如同爬行的蜗牛一样,悠闲而缓慢的移动。
如果是秋天,县城的人就如同生活在公园里一样,走在街上,火红的枫叶慢慢的飘落,真的,就像是电视里的北海道一样。张凡以前来这边飞刀的时候,一进入这个城市,就会想起当年看过的一部丸子国的爱情电视剧,东京的爱情故事。
就如同这里的宁静和风景让他粗糙的心弦上会拨动一下一样。真的,这种感觉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当120的车队进入城市后,如同进入了一座空城一样,街上根本看不到人,原本不多的小商店,小饭馆全都关门歇业,只有门前大树上的枯叶在那里摇摇欲坠。偶尔一阵西风吹过,枯黄的树叶随风飘走。
车队抵达医院的时候,才看到进进出出的人群,才能感受到这里还是有人的。
因为年轻人少,老人带小孩,很多知识都是落后的。孩子发烧会给吃安乃近,小孩咳嗽,老人也不注意自己防护,给点甘草片,生怕孩子生病的时候营养跟不上,鸡鸭鱼鹅,反正觉得孩子吃好了就能抗过去一样。
所以,往往都是一家要是有孩子患了流感,那么这一家人差不多都能患流感。
其实,在生病期间,除了一些特定的疾病,消耗性比较大的疾病以外,其他的疾病只需要满足正常的消耗即可,无须增加大量而油腻的食物。因为这个时候,吃大量而油腻的食物,往往带来的后果就是上吐下泻,得不偿失的。
因为城市的人口结构的特殊性,这次也造成了患病的特殊性。刚开始孩子生病,紧接着老人生病,然后有时候,一家三口同时出现病重的情况。
这种交叉感染,对于医生来事实在是棘手。
老居,茶素地区呼吸科的专家,自封茶素呼吸第一人,多少年都没在呼吸上得过病,每当呼吸科的医生得了呼吸疾病的时候,他永远都会痛心疾首的说道:“你怎么当的呼吸科医生,平日里我是给你们怎么说的,怎么讲的,你们就是不用心,你看看现在好了吧,生病了吧!”
结果,这一次,老居病倒了。不光是老居病倒了,第一队的医疗组中,好几个医生都病倒了。
不然,就老居脖子比倔驴都硬的人,怎么可能会求援呢。
张凡进入杭盖县医院的时候,县医院的蒙族的院长一步并着三步的赶了出来。
边疆好多地方的地名去是都是蒙语音译的,比如鸟市边上的奎屯,据说就是当年老成的士兵们捂着耳朵喊出来的名字。比如赛里木,其实也是蒙语。
所以,很多地区都有蒙族人,而且茶素这边蒙族人往往一说,就会说自家当年是金帐篷的后裔,什么外蒙,都是以前给他们家放羊牧马的,真不真的,张凡也不知道。
“我的张院啊,您终于来了啊,您再不来,我都要上吊了。”极具蒙人特色的高颧骨,还有西部县医院院长特有的红鼻头,这是喝酒喝出来的。
“巴院长,现在什么情况。”张凡也没多寒暄,一边指挥着人从车上搬物资,一边问巴特尔具体的情况。
不问还好,一问,巴特尔委屈的都快哭了。原本发红的酒糟鼻,更加的红艳艳了,挂在脸上,就如同挂了一个红丢丢的小果子一样。
“医院本来就没几个儿科医生,你们医院扩编,几个本科生考上资格证连招呼都不打就跑了。我总不能把医院的儿科关门了吧。不得已,只能让妇科的医生将就着来顶班。
千小心万小心的,没想到还是出事了。你说妇科的医生能见过几个手足口病啊。妇科医生自己家的孩子也得了手足口病,她自己也被传染住院了。
居院长来了以后,结果也被流感给打倒了。不是我们不上心啊,是这次的传染病来的太凶险了,您一定要给我们说说话啊,政府领导说要把我免职。
你说说,这是我能抵挡的吗,市医院的专家都倒下了,我一个看门的怎么办,还说要拿我们妇科医生追责,你说这不寒人的心吗,本来就没一个医生,以后这个医院还打算不打算办下去了。”
别看挂着果子的巴特尔好像是个粗人,其实贼的很,他知道,只要张凡能说句话,这事情就好办了。
要是以前的张凡,绝对会被他委屈要落泪得表情给感染了。说不定就会帮着说句话。
可现在不一样了。对于巴特尔,张凡还是了解的。
“行了,赶紧招呼你的人来搬物资,其他的事情完了再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