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ynv精华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討論-第一百一十一章 自薦枕蓆看書-5c8c7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娘娘,夫人过几日便要过寿辰了,娘娘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春知去操办。”
穆习容对这事并不上心,便随意道:“你看着办罢。”
她垂眸,心中想得是另外一桩事。
自从那日在太医院见过雁笛后,那雁笛便好像有意无意在避着穆习容,哪怕穆习容有心找,他总能穆习容后脚到,他前脚已经走了。
穆习容更觉有异,这雁笛明显就是心虚了,不然,如何会避着她走?
那日她上门去见苏清翎,未曾遮掩,永安侯不可能不知道,雁笛又是永安侯的人,如果他真的身份有异,恐怕早已被吩咐过。
要是能回一趟药王谷就好了,就能知道那张脸究竟是不是她师父的,若真是……
她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她心中便一阵绞痛。
这些人贼人竟然让她师父死后都不得安息,简直死有余辜!
穆习容其实并非是什么良善之人,她可以对一些人保有善心,但对那些触碰到她底线的人,她必定会不惜一切叫那些人付出无可挽回的代价。
“娘娘……娘娘!”春知在穆习容耳边重声唤了一声,穆习容才回过神来。
春知忍不住嘟着嘴抱怨道:“娘娘这阵子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怎么了?”
“王爷方才派人来让您过去用午膳呢。”
穆习容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这阵子王爷和娘娘的感情越来越好,春知也是看在眼里的,以往二人那有什么交流,哪怕面对面,王爷也是冷冰冰的一副样子。
可如今却不同了,王爷虽然面上还是冷着,但对娘娘时嘴角却挂着一抹不深不浅的笑意,看向娘娘的目光也是透着柔和。
就算再忙,王爷也会回来陪着娘娘用膳。
只不过二人到现在还是分房睡。
但是不急,王爷如今已将娘娘放在心上,同房而眠自然只是水到渠成的事。
“王妃这几日倒是经常往宫中跑,怎么,王妃又在宫中藏了什么稀罕玩意儿,不让本王看见?”宁嵇玉在餐间,没忍住提了一嘴。
虽然他知道穆习容是想查清楚那个雁笛,但是之前百晓楼查出来的结果他也看见了,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而且,他们如今是夫妻,如果有困难之处,穆习容也应该适当寻求他才对,可她却对他只字不提,这叫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利。
“哦,太医院那边有些忙,所以……”穆习容说着抬头瞧了宁嵇玉一眼,发现他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她无意识地抖了一下,就算她再不敏锐,也该发现宁嵇玉这是不高兴了。
而且是非常之不高兴。
她急忙住嘴,斟酌着换了个说辞,道:“抱歉,我刚才说谎了,其实不是太医院那边的事,只是这件事我不知道从何提起,我也没想好该怎么说……”
宁嵇玉见她为难地蹙眉,无奈叹了口气。
放在之前,他那里会因为一个人蹙眉就不忍心追问。
那些关押在水牢里的犯人,全身上下被打得没有一处好肉,他都未曾有过什么其他情绪。
末日歌姬 祈言誓約
不可一世的二哥 小哥哥
他倒真真是栽到穆习容身上了。
總統閣下請矜持
“罢了,”宁嵇玉放下手中筷子,压下心中不虞,没舍得追问她,“你眼下没想好怎么说,就别说了,本王不急着问,你继续用膳吧,本王突然想起还有些要是处理,先去书房了。”
他说完,面上也没什么表情,起身就走了。
穆习容愣怔在哪里。
她……是不是惹他不高兴了?
穆习容咬着筷子,面色有些愁苦,但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娘娘怎么了?”
春知见穆习容面色不是很好,而且从刚才和王爷用膳之后回来便叹了好几口气,难道是和王爷闹不愉快了?
春知向来忍不住,当即问出了口。
“我……”穆习容自然不会将她和宁嵇玉餐间的那些事告诉她,便只道:“春知你说,若是你想讨一个人欢心,你会送那个人什么?”
前世她没有过心上人,更别说嫁过人了,如何知道怎样才能让宁嵇玉开心一些呢。
慈安天下:不一樣的甲午
况且,她刚才也仔细想过了,这阵子的确是她忽略了他,有事他与她说话,她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他会不高兴也是当然的。
能憋到现在才发出来,都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春知心中了然,面上故作苦恼,尔后眼睛亮了下,附耳在穆习容左侧低声道:“娘娘不如这样……”
穆习容听了,脸上不知不觉浮上一抹红晕,“这样……真的可行?”
“绝对可行!”春知立时肯定地直点头。
守財小皇妃
按照春知的经验,那个男人能逃得过心上人自荐枕席!
“你这丫头!平日里都在看些什么东西!”穆习容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春知的手臂,笑着骂她。
春知捂着手臂故作吃痛,嘟唇不满道:“诶呀诶呀,吃水不忘挖井人啊,娘娘怎么能利用完春知就扔了呢。”
“就你嘴贫!”
虽说甫一听见春知的主意,她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不可能、没商量。
但现在细细想来,他们如今倒也算心意相通,而且成亲的日子也并不短了,除了之前那一吻,倒是在没有其他什么接触。
活死人的黎明:生化末日
确实也是该……
而且谁说过女子就不能在这事上主动些了,她偏要做最与众不同的那个!
穆习容打定主意后便不再动摇,一心计划她的“自荐枕席”去了。
……
宁嵇玉处理完公务回到卧房已是将近戌时,他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平日里没有的香味。
“李立!”宁嵇玉沉声喊了一声,眸中冷若冰霜,“是谁在本王房中燃香的?”
宁嵇玉一向不喜过于浓郁的味道,哪怕用来熏衣裳的香都是淡的接近无香的香料,这样浓的香味已是犯了他的大忌。
他倒是要看看那个不眨眼的下人,行事如此没有规矩。
“这……”李立不知如何说,只能凑到宁嵇玉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
野性難馴小賊妃:妖夫如狼似虎 暗夜傾舞
宁嵇玉冰冷冷的表情立时缓和了,只不过情绪有些复杂。
他轻咳了一声,对李立摆手道:“你下去吧。”
李立早就想溜走了,自然忙不迭应下,心里还不忘感慨:他们这位王妃还真是总是做出一些惊人的举动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